“真怂啊!”杨风对张武摇了摇头,一脸的鄙视。

“杨哥,不怪我啊。是我的双腿不听我的指挥!我也想为杨哥冲锋陷阵,展现我霸气外露的一面。但是我的双腿不给力,我的思想是正确的啊杨哥!”张武哆哆嗦嗦的叫着。

“自己找个地方藏起来,一会被波及死了,我可不负责!”杨风话音刚落,张武这厮居然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跑的比兔子还快,几下就不见人影,不知道藏哪里去了。

“厄……你爷爷的还说双腿不听使唤思想正确。正确你爷啊!”杨风都对这家伙彻底无语了。

不过眼下不是计较的时候,杨风深吸一口气,看着前方黑暗中的人影:“阁下是谁?为何挡我的路?”

“呼呼呼~”

狂风呼啸,席卷四野。

那人影全身都裹在黑衣之中,连面部都被裹着,看不清楚他的样貌,他的声音也格外的冰冷:“你就是杨风?”

“不错!”杨风神情坦荡:“你找我有何事?”

那人道:“听说你杀了血蛟龙?”

“不错。”

“听说你还拥有玄蛇树和页岩树?”那人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杨风便知道此人的来意:“你是想抢夺我的玄蛇树和页岩树么?”

“算你还算聪明!”黑衣人道:“既然你知道我的来意,那就别废话了,赶快把玄蛇树和页岩树交出来吧。”

杨风目光冷峻,手上捏着剑诀,随时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阁下张口就要我把玄蛇树页岩树交出来,在这之前,是不是先告诉我你是谁?”

“你要是不愿意交出页岩树,那么我治好硬抢了!”黑衣人行动非常果决,出手就是一道刀气!

如龙似虎,化成一道匹练撕破长空,转瞬斩向杨风!

“好强!”杨风眼神都变了:“被黑剑奴要强很多。就算是血蛟龙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杨风纵然全力闪避,但是终究还是被刀气夹带的气劲划伤。

下一刻,杨风身体仿佛被刀气击中,直接向后仰倒,坠落山崖!

身后,就是一片很大的山崖!

杨风借着刀气击伤的劲儿,向后坠入山崖。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被刀气击中了一样。

“该死!”

黑衣人一跃来到山崖边上,向下看去,夜光下的山崖显得格外幽深。黑衣人二话没说就跳了下去。

山崖下方是一条河流。

黑衣人在河流周围找了很长时间都没找到,最后气急败坏的喝道:“这个杨风还真是狡猾啊。居然让他从我手上跑了!”

黑衣人反复找了几次,没发现杨风后便转身离开了。

他走后,杨风才从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后方走出来。杨风捂着身上的而伤口,眼睛里面闪过一丝后怕:“这人好强!随时都可以杀死我。到底是谁呢?”

杨风心中惊讶。

这时候张武这厮居然站在河边大声的叫喊着杨风,一副死了爹娘的哭丧模样。杨风实在看不下去了,喝道:“别叫了,我还没死。”

“哇哦,杨哥你活着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你挂了呢!”张武一把鼻涕一把泪。

杨风无奈摇头:“走吧,赶快去萧氏门阀。”

杨风快速前行。张武跟在旁边,喃喃问道:“杨哥,刚刚那个人谁啊?好像挺猛的样子。”

杨风道:“何止挺猛,是非常猛。如果不是我借机逃跑的话,我都会被他杀了!”

“什么?你都会被他杀了?他这么厉害?”张武大吃一惊。

杨风沉重点头。

张武脸色泛白:“难道是三大宗门的人?”

杨风目光沉凝:“不排除这个可能。这一次来龙城的高手当中,也只有三大宗门的那几个人有这样的实力。但是也不排除我拥有玄蛇树页岩树的消息走漏后,有其他的高手专门前来抢夺!”

张武道:“我看多半就是楚金阳或者凌破你那两个家伙了。这两个老家伙一直就看杨哥不爽!”

杨风回想着之前和楚金阳凌破的冲突,心中也有这个念头——难道真的是这两个人中的一个?

张武道:“这些宗门的人修为强悍,城府很深,高深莫测。杨哥接下来和他们的相处,要格外小心才行啊。”

杨风并不否认:“恩,你说的是。接下来要格外小心才是!我今天可以侥幸逃脱,下一次呢?未必就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张武心事重重,只觉周围的黑暗中隐藏着无穷的杀机:“到底是谁呢?楚金阳?凌破?”

……

萧氏门阀。

一如既往的安静。不过萧氏门阀成员的精神面貌却是极好的。除却了神龙门这个东南大患,等于是除掉了萧氏门阀头顶上的疑云,大家高兴的很。

萧战和萧鹤以及一干核心成员在一起吃饭喝酒。

一向很少喝酒的萧战,今天喝了很多,也说了很多话:“杨风这小子,争气啊。说灭神龙门就灭了!真是东南的福音啊!”

萧老道:“是啊。此前神龙门霸占着东南之地,对旗下的所有势力都压榨得很厉害。更可恶的是还纵容手下胡作非为,给东南的江湖带来了极大的不良之风。杨风上位后,妯百阅首先就颁布了法令,接触税额,不再压榨小势力,同时严禁江湖作恶!虽然才短短三天的时间,但是东南的风气已经焕然一新!”

萧战道:“我们做不到的事情,杨风做到了!他也是我们萧氏门阀的骄傲!你们这些年轻人可要好好的向杨风学习!”

萧水灵道:“师父放心,我一直都是拿杨风做为榜样的。”

萧步云也道:“我也是呢。现在东南的局面稳定下来,接下来我们萧氏门阀也可以好好的静下来发展自己了!”

萧战脸色有点发红:“是的,我们萧氏门阀太需要平静的时间来发展自己了。之前总是受到花雨楼和神龙门的侵扰和打压。致使我们内部发展一直不好。现在机会来了!”

萧老道:“等杨风小子恢复了伤势,我可要和这小子好好的喝上几杯!”

萧战道:“上一次决战血蛟龙,杨风伤势很重。这一次我准备了几副上好的药材。明天一早,你们都跟我去看看杨风小子。”

“好的师父!”

大家的心情都很好。

就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打杀的声音。

大家顿时警觉起来,纷纷起身准备冲出大门。

就这时候——

“轰隆~”

一个萧氏门阀的弟子砸破大门,摔在众人身前。

此人一身的鲜血,伤势很重。

萧步云顿时大怒道:“到底是谁?胆敢来我萧氏门阀放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