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回到住处,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然后泡在浴缸里,脑海中仔细的盘算起来。

考虑自己的未来。

这可是极大的事情!

“普度门走到现在,我也走到现在。无论是从个人角度还是从普度门的角度,都是时候找一个靠山和门派了。以来是增强自己的修为,二来也是让普度门有一个依靠!”

杨风很清楚现在的局面。

一个门派掌门人最优秀的特质,并不是此刻有多么的强大。而是他是否能够判断未来,在关键的时候做出正确的选择。

未来是什么样子,全部在于你此刻做出的选择。

对杨风来说,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诸夏江湖藏龙卧虎,比我强悍的人不知道多少,比我天赋高的人也不知凡几。我虽然登上淮东南王,但切不可狂傲不进。这个时候,必须冷静下来好好沉思。”

比如常年待在西北的罗氏家族,当年星剑客都没有征服他。现在的自己也不可能征服西北罗氏。

再比如称霸整个七大水系的华江流域霸主华兴门,那就更加强悍了。实力自然是远远秒杀普度门。

至于阴阳道宗和圣剑宫,那都是诸夏最顶级的大宗门,传承数千年底蕴。据说连夏武盟都比较忌惮。人家随便一个手指头就可以灭掉自己。

在这等可怕的江湖面前,杨风必须好好的驾驭普度门这艘小船。

否则,一旦小船倾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杨风感受浴缸里那冰凉的冷水,让自己的思维保持清醒:“我对阴阳道宗,圣剑宫和华兴门都不太了解。现在做选择为免太仓促。既然躺着也想不明白,那不如走一步算一步!”

杨风苦笑摇头,离开水缸,起身穿上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出门!

会客室。

孔海平,楚金阳,凌破,晓月和诸葛青云五个人都在场,坐在首席的位置。

小琴在一边小心翼翼的伺候招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杨风却迟迟没有出面。

凌破很是不爽:“杨风好大的架子啊,明知道我们几大宗门的人来了这里,还让我们等这么久,真是一点都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这个家伙,为免太狂傲了!”

楚金阳道:“确实有点这么个味道。”

小琴再三解释,道歉。大家的情绪才稍稍缓解。

过不多时,杨风穿着一身灰衣,缓缓走进大门,抱拳道:“诸位前辈,晚辈养伤花费了些时日,让诸位前辈久等了。”

楚金阳和凌破两人则是冷哼一身,不给好脸色。孔海平和晓月则表示并无关系。

待杨风坐落下来后,晓月开口道:“杨风,才三天时间你的伤势就恢复了。年轻人的身体真是好啊。现在没事了吧?”

“多谢前辈关怀,我现在已经没事了。”杨风恭敬开口。

晓月微微道:“我知道杨公子是个敞亮人。那我也开门见山了。鉴于之前杨公子的出色表现,我代表圣剑宫,正式邀请杨公子加入我们!”

说着,萧羽手上拿着一个卷轴,交给小琴,由小琴递给杨风。

杨风接过后并未翻开,晓月继续道:“这上面由我开出一些条件。如果公子愿意加入我圣剑宫,我愿意为公子介绍一位剑师来教导公子剑术。我想公子手握七星剑,如果有剑师教导,剑术必定会突飞猛进,更上一层楼。”

“多谢晓月前辈的一番好意!”杨风很谦虚。

“晓月,你这就不对了。剑术只不过是千万法门中的一门而已。我阴阳道宗乃是道法发源地,集千万道法于一身。我们阴阳道宗的道法何等博大精深。岂是你们圣剑宫的剑术可以比拟的!”孔海平自信满满的道:“杨公子,我代表阴阳道宗,郑重其事的邀请你加入我阴阳道宗!”

说着,孔海平拿出一份卷轴,递给小琴。

杨风收下卷轴,知道上面是孔海平开出的条件:“多谢孔前辈的一番好意!”

华兴门诸葛青云道:“杨风,我诸葛青云是个很直接的人。我华兴门虽然不如圣剑宫和阴阳道宗。但是我能够保证的是——如果你加入我华兴门,我会举荐你成为我们华兴门掌门的亲传弟子,由我们华兴门的最强者来教授你!”

这话一出,阴阳道宗和圣剑宫的四个人都微微一震。

诸葛青云继续道:“阴阳道宗和圣剑宫虽然强大,你的天赋也很高。但是你在这两大宗门的年轻一代之中可不算太出色。就算加入其中也只是芸芸众生的一员,无法得到宗门大人物的教导。而我华兴门就不同了,由掌门亲传与你!”

孔海平和晓月两个人都紧皱眉头。诸葛青云说的是事实,这的确是他们无法给出的条件。

“多谢诸葛长老!”杨风抱拳道。

楚金阳道:“杨风,我们的时间很宝贵,快点告诉我你的决定吧!”

楚金阳早就不耐烦了。

杨风道:“诸位前辈,我只是边荒之地的一个小人物,对大宗门都不太了解。很难一时间做出决策。诸位前辈的好意,我杨风感激不尽!”

说着,杨风站起身,对着三人深深抱拳作揖。

楚金阳目光微冷:“杨风,我们带着如此大的诚意来邀请你,已经给足你面子了。你居然还跟我们玩虚的!”

凌破也道:“不错,大家来一趟东南之地本就很遥远了。我们的时间很宝贵,还请你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给个痛快话!”

孔海平和晓月没开口,显然也隐约有默认的意思。

毕竟大宗门的人,时间都非常宝贵。

杨风道:“既然楚前辈和凌破前辈都这么着急要知道答案。那么我也就实话实说了。之前在斗场的时候,我就说过了。要我入阴阳道宗,除非楚家家主向我大哥道歉!至于圣剑宫,除非灭了剑庆牢。否则不入。至于其他的条件,我并不感兴趣!”

刷!

楚金阳和凌破两个人同时站起身,怒瞪着杨风。凌破道:“杨风,你还没资格让圣剑宫为你出手灭剑庆牢老师。我老师乃是小剑师,修为高绝,岂容你这般玷污?!!”

楚金阳道:“我们楚家乃是阴阳十八门之一的门主,怎么可能为为了你给萧战道歉?你做梦!”

晓月和孔海平的脸色也很难看。

要圣剑宫杀剑庆牢,要阴阳道宗的楚家道歉,那都是不可能的!

楚金阳道:“杨风,你太自信了。居然想要和我们楚家扳手腕。可惜你的分量在我楚家面前连蝼蚁都不如。阴阳道宗永远不可能为了你迫使我们楚家给萧战道歉!永远不可能!”

凌破道:“楚金阳说的对,杨风你太过狂妄。圣剑宫也永远不可能为了你舍弃剑庆牢老师。在剑庆牢老师面前,你渺小得连蝼蚁都不如!”

凌破和楚金阳已经把话说到极致了,他们毕竟无法代表整个宗门发表讲话,否则就不是这样了。

孔海平和晓月略显为难:“杨风,你看可否有其他的要求?”

杨风道:“海平前辈,晓月前辈。那么对不起了,我拒绝加入阴阳道宗和圣剑宫!”

杨风的语速很慢,说的也很有礼貌!

但是这话在场上却引起了轩然大波!

公开拒绝阴阳道宗和圣剑宫的邀请!

要是换成别人,能够得到这两大宗门的邀请,只怕早就笑得合不拢嘴了。但是杨风却公开拒绝!

实在让人太过震撼了!

楚金阳咬牙道:“好大的口气!胆敢拒绝我阴阳道宗的邀请。杨风,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

凌破道:“拒绝圣剑宫的邀请,那就是不给我们圣剑宫面子了。杨风,这个后果你承担得起么?”

杨风道:“你们两家的诚意尚且不如华兴门。难不成天下人生而就要舔你们两大宗门的脚么?不好意思,我杨风不是这样的人!”

楚金阳道:“拒绝我阴阳道宗,那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你承担的起么?”

杨风道:“你威胁我?”

楚金阳道:“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严肃的事实!”

楚金阳的目光里面闪烁着一股浓浓的杀气,令人不敢直视。仿佛他要在这儿就灭掉杨风似的。

杨风站起身,迎上楚金阳的目光,神色不变。对于杨风来说,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和敌人是生存之道,但是坚持自己的坚持是活着的意义。如果为了生存而苟且般的活着。那就会像之前罗一刀在龙湖上说的一样——我就算活着,也痛不欲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