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无双身上的伤口裂缝越来越大,压榨出来的鲜血越来越多!

全场只听剑无双那凄惨的嘶鸣,让场上每个人听了都心脏发憷,狠狠的抽动着。

杨风,居然一掌就击败了剑无双!

一掌!

这给东南内外的人造成了多么大的震撼啊!

往常,剑无双在众人心中就是一个不可战胜的天才!他的光芒,冠绝东南,无可匹敌,无人可以争锋!

他是东南所有年轻人的偶像,高不可及的存在!

但是,现在被杨风一掌击败!

在杨风面前,宛若蝼蚁一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多少人都陷入了疯狂之中!

“这可是剑无双啊?居然被杨风一掌拍死?拍苍蝇一般?这杨风是何等的霸气啊?!”

“何止是霸气,简直是霸气。我多年的偶像都被拍得毫无还手之力!杨风太可怕了!”

场上无数年轻人都纷纷起身,眼睁睁的看着剑无双跪在杨风的脚下。他们仿佛感觉到,东南的一个时代快要结束了。另一个全新的时代,即将跃然而出。

那个少年,就这么双手负背的站在那儿,冷漠的看着脚下的剑无双。

无数神龙门的人看到这一幕,都彻底陷入了疯狂!

在他们心中,剑无双俨然已经是神龙门的少主了,是未来神龙门门主的继承人。现在他们心中的少主跪在杨风的脚下承受着死亡的威胁和巨大的侮辱!

剑齿,龙血十八子纷纷冲入斗场,站成一排,冷冷的盯着杨风!

仿佛,这已经不再是两个少年的比斗,而变成了真正的生死之战!

剑齿嘶吼着:“杨风,快收手。放了剑无双,否则我们整个神龙门会不惜一切代价的灭了你!”

龙血十八子气势浑厚,杀气弥漫,整个斗场都杀气纵横。

岳柏龙站起身,双目喷火:“杨风!你若再不住手,你会后悔一辈子!”

杨风不动容,神色冷就十分淡然:“如果这就是你们的态度的话,那你们还是不要白费口舌了。”

说完,杨风缓缓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竖直放在胸前,冷漠的盯着剑无双:“再见了,剑无双。”

说完,杨风口中默念着心法。

每个人都察觉到杨风要干什么。

剑齿咆哮:“杨风,你敢!!”

龙血十八子:“不要!否则我灭你九族!”

岳柏龙咆哮:“你敢?!!

一号看台上,凌破终于忍不住动容,站起身道:“住手!”

杨风的手指微微停滞,抬头看了眼一号看台上的凌破。凌破冷冷道:“剑无双已经是我的学生了,你今天战胜了剑无双,已经证明了你的天赋和实力。不必再战了,收手吧!”

声音不大,却带着一股极强的命令口吻,让人不可抗拒。

晓月这时候道:“杨风,我晓月愿意做你的引荐人,引荐你加入圣剑宫!”

阴阳道宗阴九门的孔海平也道:“杨风,我孔海平也愿意做你的引荐人,引荐你加入阴阳道宗!”

楚金阳都微微动容,表示愿意收纳杨风。

至于华兴门的诸葛青云,说话就更直接了,直接开出此前最高的条件。

上一个得到三大宗门同时认可的,还是度小寒。

但是这三大宗门对杨风的兴趣远远超越了度小寒。

杨风仍旧站着不动,冲晓月道:“晓月大剑士,你是第一个愿意引荐我加入宗门的人。我感激你,但是我有个条件。”

晓月道:“你说!只要我晓月能满足的,一定答应你。”

杨风道:“要我加入圣剑宫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请你们诛杀剑无双,剑庆牢!”

这话一出,场内外的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们都没有想到,杨风的胃口居然这么大。

剑无双是凌破的学生,还是剑庆牢的孙子。如今剑庆牢都是小剑师,级别比晓月还高。这然晓月很为难,一脸的迟疑。

晓月无言。

凌破大声喝道:“放肆!剑无双是我的学生,剑庆牢是我的老师。你有什么筹码让晓月这么做?你为免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虽然你天赋不错,但是像你这样的人,我圣剑宫内一抓一大把,休的狂妄。”

晓月无言以对。大概是默认了凌破的话。

孔海平略显开心:“杨风,既然圣剑宫对你没有诚意。我阴阳道宗十分欢迎你。如果你答应加入我阴阳道宗,你刚刚的条件,我阴阳道宗可以答应你!”

嘶!

场内外的人再次倒吸一口冷气!

这阴阳道宗的人说话还真是霸气啊!为了让杨风加入阴阳道宗,居然愿意帮助杨风诛杀剑无双和剑庆牢!

这口气……完全就是不鸟圣剑宫!

凌破和晓月的脸色都很难看,特别是凌破,冷冷的道:“孔海平,你这话为免太张狂了吧。我圣剑宫的人,岂是你阴阳道宗说杀就能杀的?”

孔海平道:“我们阴阳道宗对人才向来是尊重的!”

凌破目光阴沉,一语不发,转而冷冷的盯着杨风。如果杨风真的答应加入阴阳道宗的话,有阴阳道宗从中作梗,剑庆牢且不说,今天剑无双的确难逃一死了。

杨风道:“海平前辈!我大哥萧战也曾经是阴阳道宗的学员。而且因为楚天华的事情受到阴阳道宗的拍击和迫害。如果阴阳道宗内的楚家家主愿意出面给我大哥当面道歉的话。我可以考虑加入阴阳道宗!”

孔海平倒吸了一口冷气!

楚家是阳九门其中一门的门主,势力很大!

压根不是他孔海平可以做主的。再说了,眼前的这个楚金阳,就是阳九门楚家的人!

孔海平虽然很欣赏杨风,但是他也认为杨风的口气太大了,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楚金阳直接冷冷道:“杨风,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呢?还想让我们楚家的家主给萧战道歉?开什么玩笑,当年我们没有灭了萧战就已经法外开恩了。你以为你是谁呢?让门主道歉?你有这个分量么?”

孔海平略显失望道:“杨风,我阴阳道宗分为阳九门和阴九门,每一门掌握阴阳一门道法,楚家是阳九门的一门道法执掌者。位高权重,以你的分量,想让楚家家主道歉,我看还是不够筹码的。这个要求我无法满足你。你可以提别的要求?”

楚金阳不悦的盯着孔海平:“孔海平,你什么意思?杨风对我楚家提出这么无礼的要求,你还打算要他加入阴阳道宗么?”

孔海平不以为然:“楚金阳,楚家和萧战的事情是你们阳九门的事情。和我们阴九门没有关系。难不成你认为整个阴阳道宗要因为你们楚家而放弃一个人才么?”

楚金阳愤然,一语不发。

杨风摇头:“没有别的条件,只此一条。既然你们觉得我分量不够,那么就算了。”

孔海平觉得很遗憾,一脸的惋惜。楚金阳则是一脸傲然,冷冷的吐出几个字:“不自量力!你根本有筹码和我阴阳道宗谈条件。我们愿意收你,就是给你面子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