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穆苍海看到自己的师父逃出几千米外,整个人仿佛松弛了一些。

只要穆水青离开了,就还有希望复仇!

将来,总有机会灭了杨风!

但是杨风接下来的一句“阎罗咒杀”,直接泯灭了穆苍海最后的希望!

只见原本冲出几千米外的穆水青忽然就一动不动了!

仿佛被什么强大的力量给束缚住了。

接下来,只听穆水青发出骇人的惨叫声。全身血液剥离!

化成干尸!

紧接着,干尸内的血脉筋脉一根根的抽离,最后变成了一堆皮囊,从半空掉落下来!

彻底死绝了!

“啊啊!!!杨风,你太残忍了!!你会不得好死!”穆苍海疯狂的嚎叫着。

“残忍?我为你们穆府的穆军报仇,为你们清楚叛徒穆云山,解救穆英穆熊。最终你们却引动兽潮来攻击我?你们的心,比蛇蝎还要狠毒!”杨风冷冷道:“牙允,牙小江,熔岩蛇,绿鳞王蛇,三头蛇王,老乌龟……哪一个不是无辜的受害者?你们穆府还有何颜面活在世界上?”

穆苍海后悔了!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得罪杨风这个恶魔!

这就是个恐怖的恶魔!

但是眼下,穆苍海知道自己无路可退了,嘶吼道:“杨风,我们穆府只要有一个人还活着,就会穷尽一生去灭了你,让你永世不得安宁!”

杨风神色冷漠:“想法是美好的,但是你们穆府不会有机会了!”

“为什么?”

杨风道:“因为我已经派人前往穆府诛杀满门!”

啊!

穆苍海最后一口气都咽不下去,这个人居然如此狠毒!

诛杀满门!

“你,你……你杀得完吗?我们穆府是个大家族,很多核心成员都不在西南区域。你杀得完吗?”穆苍海不甘心的怒吼。

用最后一口气在怒吼。

“当然杀得完!”杨风咬牙,一字一句的道:“阎罗咒杀的第一重就是血液杀,第二重是千脉杀!但是,阎罗咒杀的最高境界就是——传承咒杀!”

“传承咒杀?”

杨风道:“不错。根据亲属传承,不论空间,不论时间,承上杀尽你祖上九代,传下杀尽你后世九代!杀尽上下十八代!”

杨风冷冷道:“等我练成传承咒杀,我会对你穆府的血脉,再杀一次,杀尽上下十八代!”

“嘶!!你!!!”

穆苍海再也说不出话来,直勾勾的倒在地上!

死了!

不甘的死了!

恶魔!

可怕的恶魔!

全场鸦雀无声,过了好一会儿人们才疯狂的炸裂:“一招杀了西南穆府所有顶尖级高手!一招灭了西南王穆府!这是何等的神通啊!杨风简直就是个恶魔!”

大家对杨风,只有无穷无尽的畏惧!

这简直不是人啊!

神龙门的人,东南王林府的人,都目瞪口呆,一句话说不出来。就连普度门的人都仿佛第一次认识杨风似的。

杨风如此疯狂的一面,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呼!”

杨风深吸了口气,收起阎罗咒杀!转身一步步的踏空,走向十号看台。

“门主!”普度门众人对杨风恭敬的行礼。在他们眼中,杨风不再是以前那个和蔼可亲的杨哥了,而是成长成为杀伐果断的门阀之主!

杨风点点头,在妯百阅旁边坐了下来:“军师,我来晚了,让你们受惊了!”

妯百阅摇头,淡然道:“不晚,刚刚好!”

邵青道:“之前你去过西南穆府?”

杨风点头:“恩,去灭门!”

杨风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但是周围的人听了却倒吸一口冷气!

去灭门!

然后西南穆府就被灭了!

这是何等的气魄啊!

全场,久久都没缓过神来。岳柏龙愣是好半晌没缓过神来,杨风何止是强大啊,简直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然而这也更加坚定了岳柏龙今日要剿灭杨风普度门的决心!

岳柏龙到底是东道主,此刻站起来开口道:“好了,杨门主的私事已了,接下来我们继续我们门阀盛会的正题。”

一句话,继续正题。仿佛对于西南王穆府的灭亡,他一点都不关心。

然而场上每个人都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撼中缓过神来!

那可是西南王穆府啊,被杨风反掌之间就灭掉了!

大家如何能够淡定?

林崇山这时候继续道:“正题?我记得刚刚龙门主貌似提出了要和杨风进行生死战吧?”

一边的林啸这时候道:“何止是生死战啊。刚刚龙门主还命令龙血十八子准备前往灭了普度门和萧氏门阀的驻地呢。”

这两个人,明显就是在火上浇油了。

岳柏龙脸色有点难看。

杨风道:“我的私事已了,可以接受岳柏龙的生死战!”

岳柏龙的脸色更难看了,原本他是有这个打算的。但是现在看到杨风的绝世神通后,他似乎改变了主意,微微道:“杨门主莫着急,你刚刚经历了大战,现在就举行生死战,对你不公平。再者,既然你回来了,那么我们还是继续按照门阀盛会的规矩来吧。”

“都可以!”杨风耸了耸肩。这一次杨风既然来了会场,那么一切都不着急了。再者,神龙门的血蛟龙,杨风也还是比较忌惮的。

一切都不要着急。

岳柏龙道:“门阀盛会的下一个流程就是天才展示实力天赋了。近些年来,我东南区域,西南区域,东北区域和西北区域都诞生了很多年少有为的天才。此次门阀盛会虽然属于我东南神龙门,但是其他几个区域的天才也都来了,那是空前的盛事。现在,正好让我们这些做长辈的看看如今淮河流域的年轻一辈天赋如何吧。崇山兄,你意下如何?”

林崇山看了眼杨风,发现杨风态度冷淡,也就没有坚持,转而笑道:“如此甚好。我东北的天才也带了几个过来,正好和神龙门切磋切磋!”

说完,五号看台顿时走出两个青年。

其中一个高个青年道:“在下林东,今年二十五岁,魄丹初期修为。特来讨教东南区域的天才们。”

另外一个健壮的青年道:“在下林春,今年二十七岁,魄丹中期修为,特来讨教诸位英才少年!”

岳柏龙微微含笑:“果然英雄出少年。我东南区域内的诸位年少天才们,不论你们是否为门阀弟子,只要有实力,岁数在三十以下,都可以上来挑战切磋。要知道,这可是你们出头的好机会。一旦你们在门阀盛会上展露头角,非但可以进入我神龙门的视野,有机会成为我神龙门的弟子。更重要的是,本次门阀盛会,也有一些宗门的人来挑选人才。明天,宗门的人就会来到现场。今天只是一个海选!”

这话一出,全场都炸裂了。

大小宗门都有人来观战,挑选人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