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门阀盛会还剩下两天的时间。

龙城开门迎客。

无数的江湖人士进入龙城。

原本比较宁静的龙城,顷刻间涌入了几倍的人流,顿时变得格外的热闹!

万宝楼,是最繁华的一个地方,每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身为总会长的慕紫嫣,更是亲身出现与此,每天都十分的忙碌。毕竟有一些大人物来到万宝楼的时候,身为总会长的慕紫嫣还是要亲自出面的。

赤练身为慕紫嫣的保镖,这几天跟着慕紫嫣忙前往后,都显露出十分疲惫的姿态。要知道赤练可是大丹境的高手啊,都被累成这样……

这一天,慕紫嫣忙完了一天的活儿,晚上十点左右,回到万宝楼顶层的办公室,坐下来休息,双手揉着太阳穴,没过多久就微微的沉睡过去了。

赤练站在旁边,眼睛里带着几分心疼,然后靠在位置上安静的看着慕紫嫣。赤练知道,慕紫嫣内心一直都很矛盾。

由于在观念上和杨风有一些不和,导致她和杨风很少沟通。曾经慕紫嫣多么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是可以帮助杨风的。

但是一个半月前的普度门宴会上,杨风一句话就灭了朱耀明,扶慕紫嫣做了三洋商会的总会长!

还罢黜了七宗商会的总会长李长河,扶持武嫣红上位。

如此行为,让慕紫嫣感觉自己的所有努力在杨风面前都不值一提!

带这种纠结和焦虑的心情,慕紫嫣最近一个多月来一直都全身心的投入工作,达到了一个几乎癫狂的地步。连赤练看了都感到心惊。

过不多久,慕紫嫣醒来,翻开账目,准备核对账目。

“啪!”

赤练伸手压住账目封面:“总会长,你再怎么努力工作,也要考虑自己的身体吧?你这样疯狂的压榨自己,身体会出乱子的。”

慕紫嫣道:“我还撑得住!”

赤练皱眉,积压已久的情绪开始爆发:“总会长,你说你和杨风叫什么劲啊。他是个男人,本就应该比女人多做一些。而且他有他自己的行为方式。江湖纷争,是何等的险恶?如果杨风不是一个杀伐果断,霸道无边的人。他早就死在别人的屠刀之下了。岂会有今日的盛况?杨风一路走过来,也并未亏待与你啊。一句话罢黜朱耀明,这难道不好么?之前朱耀明还想要霸占你呢。朱耀明不该死么?杨风现在替天行道,你怄气什么啊?”

慕紫嫣神色凝滞,面露苦涩:“你说的我都知道。”

赤练道:“难不成你还想和杨风一较高低?”

慕紫嫣释然苦笑:“我没这么想。”

赤练道:“你现在身居三洋商会总会长,已经是东南数一数二的大人物了。就知足吧!”

慕紫嫣靠在椅子上,一言不发。赤练继续道:“杨风的天赋,他吃过的苦,他承受的压力,他面临过的生死和危险,都不是你能够想象和比拟的!”

慕紫嫣释然:“你说的对。我安静的做好一个三洋商会的总会长就可以了。”

赤练道:“你非江湖人,不知江湖险。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

慕紫嫣伸了个懒腰,仿佛真的释然了:“后天就是门阀盛会了,杨风为何还没回来?”

赤练微微叹息:“听说杨风在淮湖修行的是以后遭遇了兽潮,也不知道是否还活着!”

“什么?兽潮?!!”慕紫嫣这一年来也算半个江湖人,知道了很多江湖的事情,自然也知道兽潮意味着什么。

赤练道:“是啊,这件事情在东南都传开了……”

……

杨风在淮湖遇到兽潮的消息在东南开始传开。

很多人为此担心,也有很多人为此欢喜。

两日后,神龙门的城堡大门开放。

无数人鱼贯进入神龙门的龙斗场!

龙斗场,比江宁斗场要大得多,足足十万个座位,能够在这里买到座位的,都是东南内外顶级的大人物,有钱人。

首日,爆满!

神龙们门主岳柏龙,自然成为了最耀眼的那个人。只见穿着一身红色长袍的岳柏龙星光闪耀,站在首席看台上,迎接一个个到来的大人物。

西南穆府的高层,全数到来。

岳柏龙显得十分热情:“穆苍海府主,婕斯长老,穆铁长老,欢迎到来我东南神龙门参加我东南的门阀盛会!”

穆苍海大笑道:“龙门主客气了。这本来是你们东南内部的门阀盛会。这一次我不请自来,龙门主不会介意吧?”

岳柏龙微笑道:“哪里哪里。这恰恰说明我东南神龙门的影响力覆盖淮河流域,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龙门主果然心胸似海!”穆苍海微微笑着。

岳柏龙含笑道:“来人,带穆府主前往四号看台!”

十万座位,除此外还有很多个视野极佳的看台。从一号到十号逐一不等。穆苍海等人来的比较早,被安排在四号看台,虽然略显不爽,但这里毕竟人家才是主人,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一行人缓缓前往四号看台。

接下来萧战等人到来,安排在九号看台。

“东北王林崇山到!”

一行人在一个光头的带领下走了进来。岳柏龙热情上前:“崇山兄,欢迎。”

林崇山微微点头,态度傲然:“恩,龙门主风采依旧啊。”

岳柏龙道:“崇山兄也是魅力不减。你身边的这位想必就是东北林氏年轻一代中最强的林啸了吧?”

林崇山微微点头,林啸道:“我只是偶得奇遇,林氏英才辈出,我不敢妄称第一。”

林啸虽然表面上表现得很谦虚,其实言语之间透露出来的锐气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

岳柏龙微微笑道:“不错不错,年少有为啊。崇山兄请入座五号看台。”

林崇山等人没说什么,入座五号看台。

很快,越来越多的大人物进入会场,但是大部分都没有资格坐在看台上。只有门阀才有资格。

过不久,普度门的人来临。

为首的人豁然是妯百阅,雷利,冯东邵青等二十多个人来临。岳柏龙态度较为冷淡,直接让他们入座十号看台。

除了西北王的人没来,淮河流域的门阀尽数来齐。

大家都期待着门阀盛会的召开。

岳柏龙坐在一号看台,压了压双手,气势如虹,大声道:“诸位,又到了我们东南多年一次的门阀盛会了。此次来参加门阀盛会的势力门派包括东南五省一百三十二市。按照江湖规矩,东南之内所有的争端,都可以在斗场通过江湖的方式解决。每一次门阀盛会都是门阀崭露头角,重新划分势力的机会。我神龙门会为各位主持公道!”

很快,一个中年男子大声道:“龙门主,我是淮江省兴城市的山泉派的掌门刘泉。最近兴城市的另外一个门派汉兴派总是霸占我们的地盘,我不服气!”

岳柏龙俨然是以一副东南王的姿态开口:“恩,汉兴派掌门何在?”

“龙门主,李乐在此。我就是汉兴派掌门!”另外一个男子站了出来。

岳柏龙冷漠道:“江湖规矩,山泉派掌门刘泉,汉兴派掌门李乐,上斗场。如果李乐你输了,你就把霸占的地盘交还给刘泉。如果你赢了,你霸占的那些地盘永久归你。我岳柏龙亲自见证,不得忤逆!”

“是!”

刘泉和李乐两个人上场,以武制武!

大战还是比较激烈的,最后刘泉输掉了。

岳柏龙道:“从此你所霸占的地盘鬼你李乐了。双方不允再争论,否则就是对我神龙门不敬。”

“是!”刘泉虽然很不服气,但是技不如人也没办法,治好悻悻的下台了。

接下来,无数的江湖矛盾都放在这里解决。

对于门阀来说,这只是开胃菜,大家都不太关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普渡门所在的十号看台。每个人都很惊慌,除了杨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