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鳞片,散发出耀眼夺目的金光。

面对那铺天盖地席卷而下的力量,杨风一点儿也不紧张,只是曲指在鳞片上轻轻一弹。

“嗡嗡嗡~”

朱雀鳞片发出金属嗡鸣的声音。

杨风念着口诀。

“孽畜,给我出来!”

话落瞬间,一头百丈长的熔岩蛇忽然从领域空间内忽然跃出。

“给我灭了他它。事后我重重有赏,还你自由!”杨风传音给这头熔岩蛇,然后手指楼余青的方向。

这熔岩蛇刚刚出来,原本想要直接灭了杨风。就是这厮让自己困在里面过着暗无天光的地狱生活。不过联想到这个金色鳞片,再联想到当初那个和杨风走的很近很强悍的女人,熔岩蛇还是不敢造次。

当下点点头,直奔楼余青而去!

百丈熔岩蛇,浑身上下都是熔浆,冒着熊熊熔岩火!

这可不是一般的火焰,而是有着超高温度的熔岩火。周围的人都感觉置身在一片火海之中!

无穷无尽的熔岩火迅速朝楼余青蔓延而来,方圆千米之内的温度迅速提升!

“这是……熔岩蛇?!”见多识广的楼余青很快明白过来,当下二话不说往后爆退。当年他也是去赤焰半岛的,自然听说过熔岩蛇的故事。据说熔岩蛇是赤焰湖的湖灵,是赤焰半岛最强的怪兽!

“好强的熔岩火!这家伙哪里搞来的熔岩蛇?!”楼余青变了脸色,大量的音波在熔岩火的挤压之下开始往后收缩。

方才还技压群雄,貌似不可阻挡的楼余青,顷刻间就遭到阻截,不得不后撤:“花雨楼所有人听令,后撤!”

楼余青爆发一掌音波力,稍微阻断熔岩蛇后便带着所有的园丁等人快速后撤,顷刻间冲出十里外,不见人影了。

熔岩蛇盘旋在山谷之中,仰天怒吼:“马的,你们这些垃圾,居然敢得罪老子,真是不想活了。来一个,老子弄死两个!吼吼吼!”

场外诸人面面相觑,这熔岩蛇简直太狂暴了,把楼余青都吓跑了。他们哪里还敢上前啊。

萧老,雷利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杨风哪里弄来这么可怕的熔岩蛇?

要是他们知道杨风的这枚朱雀鳞片之中还有一头更可怕的熔岩蛇王的话……只怕下巴都会掉下来。

数里之外的一个山头,岳柏龙和无数护龙卫在山头上观望。

刚刚楼余青和萧老准备动手的时候,他们就来到这里停下,准备坐山观虎斗……谁能料到杨风居然弄出一头恐怖的熔岩蛇来,这就很吓人了。

站在岳柏龙身边的一个青衣男子,看到这样的景象,脸色很不好看:“门主,杨风居然驾驭了熔岩蛇。这熔岩蛇出自赤焰湖,看来这厮是去过熔岩湖了。”

岳柏龙:“朱雀带他去的?”

青衣男子道:“极有可能。朱雀这种级别的存在来到东南,没有理由不去赤焰湖一探究竟。如此说来,赤焰湖珍藏了很多年的秘密,只怕已经落到朱雀的手上了。”

岳柏龙满脸愤怒:“朱雀还真很会挑地方啊。堂堂诸夏八王居然跑来我们东南搜宝!”

青衣男子道:“门主,我以为这熔岩蛇虽然强大,但是并非不可破,如果门主亲自出手,必定能拿下它。”

岳柏龙转投看着青衣男子:“岩魂,我也是这么想的。这黑灵矿脉,我神龙门志在必得!”

岩魂道:“恩。楼余青这个胆小鬼,被这熔岩蛇吓破了胆,真是枉为门阀之主。不过这样更好,接下来我们拿下这头熔岩蛇,黑灵矿脉就是我们神龙门的了。”

顿了顿,岩魂又道:“至于萧老,自然也不在话下!”

“行动!”

岳柏龙一跃而起,带着隆隆之声冲向石矿村祖山,很快就引起了石矿村周围江湖人士的注意:“还有人胆敢过来?谁这么大胆子,连熔岩蛇都不怕啊!”

众目睽睽之下,岳柏龙和岩魂两人驾临全场!

岳柏龙身上气息浑厚,宛若一个高高在上的顶级霸主,俯视天下。那漠视的眼神,仿佛与生俱来。

这一刻,岳柏龙的气息隐隐盖过了熔岩蛇,成了全场高不可攀的存在。

场外诸人看到这一幕,都生出一种顶礼拜膜的冲动:“是神龙门门主岳柏龙!不愧是东南第一门阀的掌门人啊。那种独霸全场的气息无可撼动,比楼余青强悍了不知道多少!他来,多半是可以击杀熔岩蛇了!”

岳柏龙的风采自然毋庸质疑,全场霸主,连熔岩蛇都仿佛变得黯淡无光。

“师父!”

“父亲!”

剑无双,萧若雪和岳蓉儿三人恭敬的弯腰行礼。

岳柏龙微微点头:“恩。无双,你到我身边来。”

“是,师父!”剑无双一步跃到岳柏龙身边左侧,和右侧的岩魂相映成辉:“岩魂师叔。”

岩魂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三人为首,身后站着数百护龙卫。岳柏龙居高临下的看着雷利杨风两人,傲然道:“杨风,原本我念在朱雀的面子上,没有要杀你的意思!没想到我的纵容,居然导致了我神龙门花老燕九重两位首座因此丧命。我乃东南之王,今日就不会再允许你活在世上了!”

淡淡的声音,仿佛在宣布了杨风的死刑!

“闭嘴!”杨风仰头,冷喝一声:“你有什么资格给朱雀姐姐的面子?我杨风活在世上,什么时候需要你的允许了?”

岳柏龙并不生气,声音仍旧高高在上:“因为我是东南之王!我让你生则生,我让你死……则死!”

“东南之王么?”杨风喃喃自语,然后眼神变得格外坚毅:“我杨风没有承认,你也好意思自封为王?”

“你会承认的!”岳柏龙缓缓抬起右手。

风起!

八方来风,群山呼啸。群山上的所有树木杂草和巨石都跟着他的手飞上半空。

“我现在就来告诉你何为东南之王!”岳柏龙的手继续往上抬。

云涌!

天上的云层都受到了影响,不断的翻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