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大叫,传遍全场。

大家看到杨风的嘶吼后都纷纷大感诧异:“杨风居然回来了!而且口气这么大,直接不把龙门主放在眼里。也不知道杨风这是拿来的自信啊?”

岳柏龙乃是东南神龙门的掌门人,平时都以淮东南王自称,在东南人人敬仰。即便是萧战这样的门阀之主,平时也都尽量避免和岳柏龙起冲突。

虽然上次萧战为了杨风在神龙门单独留下来对抗岳柏龙。其实萧氏门阀整体的行事作风还是很低调的。再说江湖门阀之间分分合合,今日争斗明天和好,这都是正常的。

可见萧战处理事情还是有分寸的。但是像杨风这种处处都争对岳柏龙的,整个东南也就只有杨风一人。

杨风快步走到妯百阅身边,轻声道:“军师。”

“门主。”妯百阅起身让位,要把首席位置让给杨风。杨风握着妯百阅的肩膀,把妯百阅按在座位上:“军师不必起身。冯东,在军师旁边加个凳子。”

冯东照做,杨风在妯百阅旁边坐下,还主动翻起妯百阅的酒杯,亲自给妯百阅倒上一杯酒。杨风自己也满上一杯酒:“军师,第一杯酒敬你。一来表示歉意,二来是感谢军师。”

说完,杨风一口饮尽。

妯百阅很欣慰,也一口饮尽。

“好,好!”

普度门的人疯狂起哄,似乎看到这样的场面让他们格外的激动。

一个是门主,一个是军师,都掌握着普度门的绝对权威。只有这两个人携手合作,才能够带着普度门走向更高的地步。

杨风压了压手,又给萧战倒了一杯酒,自己满上后道:“大哥,我第一杯酒敬我的军师,第二杯才敬你,你不会介意吧?”

萧战坦然一笑:“怎么会。在我看来百阅上师更是你的红颜知己。男人嘛,为了女人做点事情,做大哥的能理解。”

“大哥果然是同道中人,我先干为敬!”杨风起身,一口喝完。

萧战亦一口喝完。

杨风接下来又敬了一圈,包括两大商会的人。不过对两大商会的人,杨风只敬了三洋商会的董事局副主席慕紫嫣和七宗商会的武嫣红。

至于两大商会的其他人,杨风则是直接略过了。

连神龙门的岳柏龙,杨风都没有敬酒。这让岳柏龙神色很尴尬,周围不少大佬也都觉得杨风做的或许过分了:“只是宴会而已,其实杨风不必如此争对龙门主的。给龙门主一个面子又何妨?再说那可是淮东南王啊,真动起手来,杨风普渡门肯定必死无疑。不作死就不会死,杨风还是有点作了。”

正时候,杨风再次抬起头,目光落在岳柏龙身上,玩味开口:“岳柏龙,军师说过,今日只是我普度门宴请的朋友宴会,似乎并没有邀请你吧?”

岳柏龙强忍着要爆发的冲动:“我是来执行东南规矩。”

“规矩,就是向你缴纳利润俯首称臣么?”杨风冷淡开口,语气里带着几分玩味。

岳柏龙霸气道:“不错。”

岳柏龙身后的三剑奴也都纷纷站直了身体,怒瞪着杨风,仿佛随时准备出手杀灭杨风似的。

杨风给自己倒上一杯酒,然后把玩着酒杯,一脸玩味的表情:“看来你和我接触这几次,对我还不够了解啊。我来东南,就是为了打破东南规矩。”

“哦?你想打破规矩么?”岳柏龙仿佛听见了一个很大的笑话:“这么说来,你既不想俯首称臣,也不想缴纳利润了?”

杨风玩味笑道:“不错。”

岳柏龙目光冰冷:“这不可能。东南多年来,从未有过这样的例外。”

西南王穆苍海这时候道:“龙门主,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既然杨门主如此热情的款待你,你就破一次例嘛。”

穆婕斯也道:“龙门主家大业大,也不在乎普度门上交的这部分利润。善人做善事,可以为子孙后代积福呢。”

穆苍海加了一句:“如果龙门主非要搞什么臣服这一套,我们西南欢迎杨先生到来啊。”

岳柏龙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原本杨风一个人捣乱他就够头疼了,现在西南王穆府的人也跟着瞎搅合,就让岳柏龙感到更加难办了。

岳柏龙感到棘手,阴沉着脸:“穆苍海,这是我们东南内务,你干涉不合适吧?”

穆苍海道:“杨先生乃是我们穆府的朋友,我自然要为朋友说话了。有什么不合适的?”

岳柏龙猛然站起身:“杨风要破我东南数百年来从未变过的规矩,你干涉合适么?”

穆苍海淡淡道:“我虽然不干涉,但是我支持杨先生做出的任何决定。哪怕杨先生要破你东南的什么鬼规矩,将我穆苍海也支持到底。这都是朋友之义,你别给我扯到什么干涉内务上。”

显然,穆苍海的口气很重了,带着浓浓的火药味儿。

周围的人也没想到穆苍海居然会为了杨风直接开罪岳柏龙。就连杨风自己都感到吃惊,看来这个穆苍海是真有几分仗义。

岳柏龙狠狠点头,俯视着杨风:“杨风,我最后重申一遍,东南几百年流传下来的规矩不可破。你今天若拒绝,我岳柏龙决不罢休!”

岳柏龙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旦这个延续了数百年的规矩今日被杨风打破的话,以后东南之内更多的门阀大佬都想办法摆脱神龙门的阴影。

届时,神龙门对东南的控制力会减弱。一旦对东南江湖失去强有力的控制,神龙门就岌岌可危了。

杨风看了妯百阅一眼,妯百阅道:“门主,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杨风点点头,随后站起身,凝望着岳柏龙:“岳柏龙,我杨风建普度门于中海市,靠着普度门所有成员的不不屑奋斗,如今才能够屹立在东南之地。这一切,我们都是凭借自己的本事争来的。和你神龙门毫无关系。现在你要我向你俯首称臣,还每年缴纳五成的利润,你是在痴人说梦么?”

四目相对,场上气氛凝滞!

岳柏龙怒喝道:“看来杨风你是决定死扛到底了?”

杨风道:“我只是坚持做我的自己认为应该坚持的事情,如果你非要阻挡我,那么就看你有几分本事了。”

岳柏龙道:“好大的本事啊。连我神龙门的规矩都不放在眼里!三剑奴!”

三剑奴同时拉开架势,在岳柏龙身后站成一排,剑气弥漫,释放出一股股阴冷可怕的气息。

周围的人只觉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

杨风玩味笑道:“岳柏龙,你这是要他们动手么?”

岳柏龙道:“不错。我毕竟是淮东南王,对你出手,别人说我以大欺小。”

杨风道:“我若是赢了,该当如何?”

“你赢?开什么玩笑。这是三剑奴,比我神龙门的三大首座还要厉害很多!你以为我神龙门的底蕴就是区区几个首座吗?首座不过是来掌管事务的,我神龙门以剑术见长,剑奴才是真正的剑术高手。”岳柏龙说到这里显得很傲然。

萧战这时候道:“神龙门的剑奴的确名气很大。杨风,你要是能够战胜剑奴,我想龙门主或许可以为杨风破例吧?”

这话一出,性质就不同了。

穆苍海加了一句:“我也久闻神龙门的剑奴乃是一绝,视剑如命,以鲜血和生命养剑,剑术没一招一式都是致命的绝强杀招。如果杨风能够战胜三剑奴的话,那么足够说明杨风有能力让龙门主破例吧。”

穆婕斯也道:“府主说的有道理。我也看出来,龙门主对自己的三剑奴格外的骄傲和自信。既然这样,何不给别人一个挑战权威的机会,然后把别人的希望彻底泯灭。如此岂不更显得龙门主的神威浩瀚,强大无边了么。从此以后东南之内谁还敢效仿杨风呢?这不是自己找辱么?”

穆婕斯看着是在为岳柏龙说话,其实是在为杨风博取一个破例的机会。

穆苍海道:“如果我是龙门主,就会对自己的剑奴有绝对的自信!给别人挑战权威的机会。像我穆府在西南屹立多少年了,但凡有人想要挑战我们穆府的权威,我穆苍海都是给机会的。用绝强的实力向江湖证明——我穆府实力绝强,不可战胜。真正的权威,是用绝对的实力铸就的。我希望龙门主能够明白这个到底。毕竟现在整个东南的大佬可都在场上呢。”

岳柏龙面若寒霜,他们说的话直中岳柏龙心中的要害,思索再三,岳柏龙对三剑奴有绝对的自信。他们都是承受了黑剑奴的疯狂历练存活下来的绝对强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