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而来?

杨风也在询问自己。

星剑客见湖灵,是为了情路。朱雀见我,是为了玄蛇树,我又是为何而来?

乌龟好整以暇,淡淡的看着杨风,一点也不着急:“你好好想清楚,再告诉我。”

杨风稍微沉默了片刻,凌乱的眼神重新凝聚起焦距,然后道:“我是为我自己的宏愿而来。”

来到这个地方,特别让人容易沉凝,平静。

去除了浮躁,让人可以很好的思考自己的东西。

杨风道:“我小的时候,从我记事开始就是个没有人要的孤儿,我在大街上靠偷东西为生。经常被人毒打。又一次我偷了一个包子铺的几个馒头,结果被店老板抓住暴打了一顿,把我扔在垃圾填埋场。我差点都死了……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认识了我的师父,后来我才知道他叫做活阎罗。老不死的带着我四处闯荡,最后来到了夕阳村。”

“夕阳村?就是那个被诅咒的地方么?”乌龟略感好奇。

“你知道这个地方?”

“被中下世代残咒的地方不多,夕阳村就是其中之一,我当然知道。”乌龟微微道:“好歹我也是活了上千年的老乌龟了。你继续说吧。”

杨风点点头,缓过神来:“你说的没错,夕阳村那里有三千族人。但是,上天在和夕阳村开玩笑——每个人生下来都有残疾。耳聋,眼盲,哑巴,缺胳膊少腿……

世世代代都是如此,延绵了不知道多少年。多少父母都盼望着能够生出一个健康的孩童,结果等来的全部都是绝望。

更可怕的是,只要是出生在夕阳村的人,无论他们在村内结婚生子,还是去外面的世界找外面的配偶结婚生子。所生的小孩,世世代代都同样是残疾……这种绝望笼罩在夕阳村每个人的头上已经有很长的岁月。老不死的就是在夕阳村出生长大的孩子。老不死的身上肯定也有个地方有残疾,但是他那么牛掰,我到现在都没看出来他那个地方残疾了。”

“解除夕阳村的诅咒,是老不死一生的追求。也是老不死祖上世世代代的愿望。我十岁那年,认识了一个叫做林奇的女孩。她很天真,很善良,我们都叫她小七,她,很喜欢我……但是她没有右手。而我是个正常的人,她很羡慕,在我面前她经常感到很自卑。她没有老不死那么伟大的愿望。她只想让她自己变成正常的人,然后可以堂堂正正的喜欢我,追求我,甚至给我生个娃。我说过,我不介意。那个时候的我很纯真,虽然我嘴上说不介意,但是我内心是有疙瘩的。林奇肯定是看出我的心事了。因此尝尽各种办法找医生,结果都没有办法。最后,她跟着村里的求医队外出,寻找解决的办法。”

“那一天阳光明媚,我送她离开村落。此后我每天都在担心,在等待。足足等了五年。我十五岁了,那一天,天下大雨。求医队回来了。还抬着一副棺椁,里面装的就是小七的尸体,尸体碎片!求医队的队长说她拜入了一个千年医药世家,医药世家说要来夕阳村医治病人可以,但是小七必须承受千刀万剐之刑!最后她放弃了自己的个人幸福和愿望。选择了村落。她生前留给我的最后一封信,我都还记得上面的每一个字——”

“她说——风哥哥,对不起,我没有遵守我们之间的承诺。在你和村落之间,我选择了村落。如果牺牲我一个人,能够让我们夕阳村世世代代的获得新生,我不能犹豫,我没有选择!请你不要生气。小七配不上你,我只愿活在你的心中,做你永远的小七。”

“那天的雨特别大,我亲自埋藏得小七,我用自己的血亲自给小七的墓碑刻的字。我在小七的坟前许下宏愿——我一定要为夕阳村解除世代诅咒,一定要把那个让小七千刀万剐的千年医药世家从世界地图上抹去!我用血在小七的墓碑上刻了十个字——解诅咒,灭医家,此生不负!”

说到这里,杨风的声音开始变得洪亮:“上古神农尝百草,中古诸子归人心,今我许愿化神医,解咒灭门不负你!”

杨风猛然站起身:“老不死的说过,为了解开夕阳村的诅咒,他奋斗至今都未能完成。我若想完成这个宏愿,必须站在诸夏的巅峰才有可能。”

乌龟听了,久久荡漾:“你和星剑客以及朱雀都不一样。你不但有情有义,而且胸中有天下。如你所说,你若要解开夕阳村的诅咒,的确要站在诸夏的巅峰才可以。因为能够种下世代诅咒的,整个诸夏,只有两个地方可以做到——婆娑山,或者……神医门!如果是前者,你此生或许还有希望,如果是后者……”

乌龟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如果是后者,你这辈子都不可能。

杨风似乎注意力不在这上面,而是沉浸在往日的回忆之中,大声道:“现在我出在东南,我来找湖灵,只有一个所求——灭神龙门!”

乌龟点点头:“你倒是很直接,很霸道很刚猛。”

杨风道:“我对血蛟龙没有底。就算星剑客前辈当年以七星剑战胜了血蛟龙。但是那毕竟是四百年前的事情了。如今血蛟龙又生存了四百年,它的可怕,肯定远远超过四百年前。”

杨风现在的修为,自然是强悍得很。连三头蛇王也是三招搞定。但是对于血蛟龙,杨风的确很担心。

这也是杨风来这里的目的。

灭神龙门一战,杨风输不起!

乌龟点头:“既然你如此直接,那我也就实话实说了。我淮湖虽然人杰地灵,可以孕育出无数强大的异兽。但是也还不足以孕育出蛟龙这种可怕的洪荒异种。你可知道血蛟龙为何能够成为血蛟龙?”

杨风摇头:“为何?”

乌龟道:“因为它偷吃了真正的龙血!加上它的天赋奇高,远在三头蛇之上。勤学苦练之下,身体就从蛇王蜕变成蛟龙了!”

真正的龙血?

杨风心脏狠狠的抽着。

乌龟裂开嘴:“我也吃了龙血,这才成为湖灵,否则我还是一头奔奔跳跳的傻乌龟呢。不过它的天赋虽然比我高,但是性子却比较暴虐,不如我宁静,眼光也不如我看的长远,因此久而久之,我们的修为拉开了距离。最后它也就成了我的守卫。后面,它的修为进步需要我的点化。”

杨风越听越吃惊,这血蛟龙和湖灵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呢。

乌龟道:“刚开始在我身边做守卫的时候,这家伙性子还是比较平静的,被我逐步感化。后来跟着星剑客出去征服淮河流域,杀伐之气就越来越重。但是有星剑客压制着,倒也没出什么祸患。后来星剑客死了,剑百尘不太能够压制它。等剑百尘有能力压制它的时候,剑百尘已经进入圣剑宫高升了。从此这孽畜就越发的肆无忌惮了。在外面不断作恶。我老了,不能离开这城堡。不然我必定要出去清理门户。你此行来为灭神龙门,正好合了我的意思。我就助你一臂之力吧。”

说完,乌龟大手一挥。池子上方的那个锦盒顿时缓缓飞到杨风身前。乌龟道:“你打开它。”

杨风打开锦盒。只见里面有一滴橙色的液体,大概有人的大拇指头这么大。

这么一大滴的液体,还不会散开,倒是很少见。

杨风能够感觉到里面荡漾着的强大的威力和极高的生命气息。这生命气息的高级程度居然超过自己的古神体。

妮玛,可怕啊!

“这是什么?”杨风好奇。

乌龟道:“这是一滴龙血!”

“龙血?”杨风倒吸一口冷凉气!

乌龟道:“当初淮湖这片广袤的湖面上有异龙经过,掉了三滴异龙血沉入湖底。机缘巧合被我得到。一滴给了我自己,一滴被血蛟龙这孽障给偷吃了。这是第三滴龙血,也是最后一滴龙血。今天我把它送给你,一来助你完成宏愿,二来也是希望你能够帮助我清理门户,铲除血蛟龙这个孽障。到了我这个年纪,我可不想这孽障在外面作恶的业果报在我身上!”

杨风的手都在发抖:“老乌龟你可别骗我,这世界上真的有龙啊?这不可能吧。”

乌龟笑了:“我问你,如果血蛟龙未来修炼成大丹极限,甚至突破大丹成为了传说中的元神境界。那么它的血液是什么?就是龙血啊。”

杨风满脸震撼,乌龟继续笑道:“总之,这是非常强大的异兽生命的血液。至于它有多么的强大我也不知道,就姑且叫做龙血吧。”

杨风微微点头:“你说的也是哦。修行本就是生命级别的进化。异能境的生命级别就是远远高于普通人,内在生命结构甚至基因排列都不同。而大丹境的生命结构就更加高级了。如果有更可怕的生命体,它的血液自然能量强大。那么就姑且叫做龙血吧!哈哈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