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头蛇王的话,在全场引起轩然大波。

杨风,要去见湖灵了!

多少人羡慕嫉妒恨,可偏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杨风的实力,杨风的天赋,足以证明的一切。

那般的风华绝代,是他们八辈子都赶不上的。

虽然他们也不知道湖灵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湖灵是淮湖的灵,是整个淮河流域的灵。哪怕强悍如血蛟龙这样的存在,也比不上湖灵。

所有人都看着半空站着的那个少年,只见那少年风度翩翩,遗世独立,散发出无尽的风光。

“青翼小蛇,我下去见湖灵这段时间,你把他们给看好了。如果你想吃人,记得别对穆英下手。”留下一句话,杨风便一步踏在三头蛇王的头顶之上。

“哗啦~”

三头蛇王转身一头扎进淮湖之中,消失在水面上。

翻腾的淮湖湖面,顿时平静下来。

林破喃喃道:“杨风,这就去见湖灵了……难道他会成为淮河流域几百年来第二个见到湖灵的人么?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重伤的剑一也失魂落魄:“他居然赢了三头蛇王,要去见湖灵。那可是湖灵啊,凌驾在血蛟龙之上的存在啊……我神龙门,难道真的要被这个少年给撼动么?”

林秋这时候大声嘶吼着:“放我们出去!快放我们出去!”

剑二等人也道:“快放我们出去!我们要出去!”

“嘶!”青翼蛇王一跃过来,俯视的看着他们:“你们这群蝼蚁给我闭嘴,我讨厌你们瞎嚷嚷!”

剑二嘶吼道:“青翼蛇王,快放我们出去!我可是血蛟龙罩着的,我们神龙门乃是星剑客前辈的后人。你就算看在星剑客前辈的份上,也不应该为难我们。”

“放屁!星剑客都挂了那么多年!别跟我提他。再者,当年若不是得到湖灵的点化,星剑客怎么可能一统淮河流域!在湖灵面前,星剑客也不过是一个小人物罢了,你给我放尊重点。”青翼蛇王目光冰冷。

剑二大声道:“那我们也是血蛟龙罩着的。你难道不给血蛟龙面子么?”

“血蛟龙?呵呵呵,如果不是它偷吃了禁果,又怎么可能进化成蛟龙。最终也不过和三头翼蛇王一样的终极。”青翼蛇王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既然你也承认血蛟龙比三头蛇王强大很多,那你还不快放了我们?难道你就不怕血蛟龙前辈找你们报复么?”剑二似乎想通过血蛟龙给青翼蛇王施压。以谋取生机。

“哈哈哈,你们真是搞笑了。这么愚蠢的人活在世界上,简直浪费世界的粮食,拉低世界生物圈的平均智商。难怪杨风公子都不正眼瞧你们。”青翼蛇王冷冷道:“绿鳞蛇,把他们全部灭了。留下穆英即可。”

“是,翼蛇大人!”

四头绿鳞王蛇同时出手,发出惊涛骇浪,同时攻击周围的人群。

“啪啪!”

重伤的剑一和林破同时被击碎,身体都化成了碎片。

攻击,还在持续!

剑二终于感觉到了绿鳞王蛇的可怕,当下快速在小空间内逃命。

林秋疯狂逃跑,一边大声嘶吼着:“去妮玛的剑二傻比,你装什么比啊。都是因为你才激怒翼蛇王,我们都要被你害死了!”

“剑二,我化成鬼也不会放过你。”

大家都在小空间里疯狂的逃窜,但是根本没用。

一个个高手被绿鳞王蛇斩杀!

一片的鬼哭狼嚎!

最后只剩下穆英和穆熊两个人。其实穆熊本来也要被击杀的。但是由穆英阻拦,绿鳞王蛇不好下手。纷纷转头看着青翼蛇王,等待它的号令。

青翼蛇王看着穆英死死的护着穆熊,微微道:“那就一起放了吧。让他们回到岸边。然后我们也应该下去了。”

“是,翼蛇大人。”

四头绿鳞王蛇放开两人,还护送两个人来到岸边,随后跟着青翼蛇王一点点的潜伏下水,消失不见。

穆熊穆英两个人坐在岸边,恍如隔世,绝处逢生的感觉让人两个人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穆熊轻声道:“真像做了一个梦啊。刚开始我们还大言不惭的要请湖灵,没想到杨风的出现让我感觉我们当初的行为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

穆英清理着湿润的头发,哑声道:“要见湖灵,必须击败可怕的三头翼蛇王。那是何等的可怕啊!三头翼蛇王的强大估计都达到七魄境的尾端,甚至都有可能达到七魄境巅峰或者超越七魄境了。”

穆熊毫不隐晦的点头:“应当是在七魄境之上了。杨风三招就击败三头翼蛇王,我简直无法想象杨风有多么的强大。”

“杨风太可怕了。距离门阀盛会还有七天时间,到时候这个少年必定会震动整个淮河流域。成为淮河流域内不可阻挡的新星!”穆英充满了期待:“就算我们西南穆府年轻的青年穆少阳,恐怕也远非杨风的对手。”

“穆少阳?”穆熊仿佛想到了很可怕的存在:“在见到杨风之前,我一直以为穆少阳的风采是淮河流域第一人,现在看看,我也觉得穆少阳怕是不行了。”

穆英道:“东北林氏最强的年轻年是林咏春,据说天资极强,可与剑无双媲美。但是我看也是不如杨风的。远远不如。”

穆熊感叹一声:“真是没想到啊,门阀盛会,最后变成了杨风这个少年天才的舞台!走,我们赶快回去,把这里的一切告诉府主。”

穆英忽然迟疑道:“穆熊,我看杨风似乎不太想别人知道他的实力。我们还是不要告诉父亲吧。”

穆熊道:“那不行,杨风的实力,整个淮河流域的人都低估了。如果我们西南穆府能够在盛会之前知道杨风的实力,对我们西南穆府接下来的部署会有好处。说不定我们西南穆府还能够占得先机呢。”

“可是,杨风救了我们。是我们的朋友,我不想违背朋友的意思让朋友难做。”穆英略显迟疑。

穆熊道:“穆英,你傻啊。朋友归朋友,但是西南穆府的利益才是第一位,你可不要舍本逐末啊。为了穆府的利益,把这个消息告诉府主又有何关系。”

穆英有心反驳,但是穆熊把话说到这份上,穆英实在不知道如何反驳。离去的时候不忘回头看了一眼淮湖的方向。只见淮湖湖面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似的。

……

“哗啦哗啦~”

三头蛇王快速的分开两侧的湖水,笔直潜伏向下,很快就潜了上大几百米的距离。

下方的水越来越冷,水压越来越大。

即便是三头蛇王这样的存在,分开两侧湖水的距离也越来越小。

但下潜超过千米的时候,这里已经极度寒冷。水压也很大。

周围一片黑暗!

水面上的光线已经无法照射到这里。

继续下潜一段距离,前方忽然出现了一个很灿烂的光点,黑暗中的一点光。不管靠近后发现这是一座地下的城堡。

有点类似当初赤焰湖下方的七星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