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淮湖的湖灵!

虽然杨风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是亲耳听到乌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中还是狠狠的抽了一下。

妮玛啊,淮湖的湖灵,居然是一头乌龟!

两米高的乌龟!

如果不是亲眼相见,杨风万万不会相信淮湖湖灵居然是乌龟!

这家伙怎么震慑三头蛇王和血蛟龙这等存在的?

这乌龟的发家史,很不简单呐。

大概察觉到杨风的想法,乌龟微微开口道:“怎么,你是不是觉得我一头乌龟当上淮湖湖灵,很诧异啊?”

杨风也不隐瞒,微微道:“是有一点诧异。毕竟您身上的气质偏向温柔一派,三头蛇王,翼蛇王和多种鳞蛇,甚至血蛟龙都是刚猛霸道的风格,两者风哥格格不入啊。”

乌龟微微笑着:“你们人类有句古话叫做以柔克刚。说的真是好啊。”

“您说的对。很有道理!”杨风感觉这乌龟说话大道至简。

乌龟双目温柔似水,平静如海:“听闻你今年才二十一岁,三招就击败了三头蛇。不错啊!有当年那两个人的风采。”

“那两个人?莫非也包括星剑客前辈么?”杨风好奇。

乌龟道:“是啊,我第一个见的人就是星剑客。那得追溯到四百年前了。当年我见到他的时候,他也和你一般天赋过人,风采照耀。都是风华绝代的天才少年。”

杨风道:“前辈谬赞了,我岂能和星剑客前辈相提并论!”

乌龟微微含笑道:“你也不必谦虚了。虽然当年星剑客是战胜了血蛟龙进来的。三头蛇王自然不如血蛟龙。但是你决战三头蛇王的时候明显没有尽力,只是随便出招罢了!如果你使用全力,未必就不如当年的星剑客。”

杨风仍旧很谦虚,恭敬的道:“星剑客是我尊敬的前辈,我自然不能和前辈相媲美。”

“哈哈哈,你小子倒是知道谦虚!”乌龟含笑不已,眼睛里闪现着对杨风欣赏。

杨风道:“不瞒前辈,星剑客一直都是我很尊敬的前辈。我在剑术上能够有所成就,就是因为得到了星剑客前辈的点拨。”

乌龟微微道:“这么说来,星剑客手中那消失了将近四百年的七星剑,也落到你手上了?”

杨风顿时紧张起来,凝望着乌龟。

七星剑是自己剑术上最大的依仗,虽然在东南已经广为人知,不是秘密了。但是七星剑乃是顶级的灵宝,如果乌龟也动了心思……

想到这里,杨风心跳都在加快。

这时候乌龟开口道:“小子,你还提防我贪图你的七星剑啊?哈哈哈……真是可爱啊。当年星剑客那小子来见我的时候就带着七星剑了。若非如此,他岂会是血蛟龙的对手。”

杨风松了口气,顿时坦然。如果这乌龟想要自己的七星剑,自己完全没有能力抵抗啊。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再说它自己都说了,当初星剑客来的时候也带着七星剑,结果这老乌龟也没抢走。

“是的,我就是在中海市机缘巧合得到了星剑客的传承,顺便也得到了七星剑。从此以后,我的剑术就以七星剑术为主了。”杨风和盘托出。

乌龟道:“恩,你还算老实。和星剑客这小子当初一样的简单。”

“来,坐下说!”乌龟虚空一指,百米外的一把椅子自动的出现在杨风的身前。杨风不客气的坐下。

双方隔着一座水池,互相对望。

杨风微微道:“前辈,我想听听星剑客前辈的故事!”

乌龟道:“你为何对星剑客的故事如此感兴趣呢?只是因为你继承了他的剑术么?”

杨风摇头:“实不相瞒,这的确是一方面的原因。另外一方面我在领悟七星剑术的时候,遇到了一些瓶颈。我想了解星剑客前辈的故事,是想知道当初星剑客前辈做了什么,是如何领悟七星剑术的关卡。或许这有助于我领悟其中的瓶颈。”

乌龟点点头:“你真是个实诚的孩子。我很欣赏你的坦诚,无妨,我就把星剑客那小子的故事告诉你。”

“多谢前辈,玩呗洗耳恭听。”杨风满脸期待着星剑客的故事。

乌龟缓缓的讲述着:“星剑客来见我的时候二十三岁。年少天才,风度翩翩。他来见我,并非为了权势修为,只是为了一个女人。一个他深爱着的女人!那个女人叫做秋露。是婆娑山的一名女子。婆娑山严禁女子和外界通婚,特别是珠女。可惜,星剑客深深的爱上了婆娑山的珠女秋露。两个人相爱,却受到婆娑山的反对。”

“当时的星剑客已经是淮河流域成名的强者了,为了珠女秋露不惜抛家舍业,追上了婆娑山。结果遭到婆娑山的强烈反对。星剑客性格倔强,带着秋露想要逃离婆娑山,结果被重创,扔进了蛇窟,承受万蛇撕咬的罪行。行刑的时候,秋露就站在蛇窟的岸边,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承受万蛇撕咬!”

“秋露最后为了跪求婆祖放过星剑客,主动执行剥皮之刑!从此秋露剥去了全身的皮囊,变成了一个无皮的人。星剑客被释放,死里逃生。从此离开了婆娑山,一生愧疚。星剑客来我淮河见我,为的就是求教未来的出路。”

杨风听得胆战心惊:“真是没想到星剑客前辈如此痴情!他们的爱情虽然注定了是个悲剧,但是情动天地。”

这一刻,杨风心中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乌龟微微点头,继续道:“你说的没错,我当时听了他的讲述都感动了。后来点化星剑客。从此星剑客离开淮湖,在东南和秋露初遇的地方建立神龙门,带着神龙门征服淮河流域,成为淮河流域内无可争议的霸主。事后,星剑客以淮河流域第一霸主的身份再度登上婆娑山,向秋露求婚。”

杨风听了很紧张,失声问道:“后来成功了吗?”

乌龟摇摇头:“秋露失去皮囊之后被婆娑山的人所瞧不起,被人视作怪物,备受冷落嘲讽。性情变得孤僻,天天抱着星剑客的相片癫狂度日。她变得自卑,自虐。她怕星剑客见到自己的样子,她怕星剑客不喜欢她。她害怕……星剑客在门外等了七日不得见,听说了她的经历后,星剑客发下誓言,要去请诸夏第一神医出手为她恢复皮囊。她让秋露等着他把第一神医请过来恢复皮囊,到时候一定在万盏红灯之下结婚,永结同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