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主持人报出朱耀明赠送的礼物的时候,全场的人明显的引起一阵轰动。

一对龙凤如意,二级灵宝!

力压全场!

韩总连忙道:“朱老大出手就是不凡!全场最好的礼物,非朱老大莫属了!”

江夫人也道:“三洋商会就是财大气粗啊,二品灵宝。东南之内,不可能有人送出更贵重的礼物了。”

李长河:“朱兄豪爽!”

朱耀明脸上也不掩饰谦虚,含笑道:“我和龙门主和楼主都有不错的交情。如今楼主再婚,我自然不能吝啬。”

顿了顿,朱耀明道:“再说了,一对二级灵宝龙凤如意,对我三洋商会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说话的时候,朱耀明还有意无意的看了杨风一眼,眼神之中颇为不屑。

“那是那是。”

但杨风说礼物是作曲的时候,坐上的人都笑了。

韩总更是忍俊不禁:“周强,你这个什么朋友啊,是专门来搞笑的么?”

周强脸色尴尬:“我也不知道他居然这样……早知道我就不引荐他给你了。不好意思阿韩总,朱老大。”

朱耀明微微道:“无妨,看看好戏也不错啊。”

周强道:“说的也是。”

但是很快,周围的人群就开始躁动了。神龙门仅存的三百护龙卫忽然从广场的周围一跃而出,纷纷围住杨风,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杀气。

同时,花雨楼带来的数百园丁也纷纷剑拔弩张,围着杨风。

如此场景,让全场愕然。

韩总都吓了一跳:“这少年什么身份?居然让神龙门和花雨楼如此紧张?”

江夫人也感觉到眼前这个少年的身份不一般,看了李长河一眼:“李会长,你不是认识他么?谁啊,让花雨楼和神龙门如此紧张?”

李长河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淡淡道:“杨风。”

江宁黑灵矿脉之事,虽然轰传东南。但是在一些大人物眼中,传言为免太过夸大其词了,他们更多的愿意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以及相信神龙门和花雨楼不可撼动的地位。

李长河显然就是这样的人,在座的都是这样的人。

江夫人眉头一皱:“原来是杨风啊。当初为了武嫣红,他可是胁迫我们七宗商会总部呢。这件事情还没和他算呢。”

韩总不以为然的笑道:“这小子虽然还可以,能够得到灵脉也不知道用了什么不可告人的手段,江湖传言听听也就罢了。但是跑到神龙门的会上来无礼,这就不自量力了。”

朱耀明泰然自若:“猴子耍戏,我们看看嘛。”

杨风此刻距离三十三号桌不到十米,毕竟这个桌子本来就在广场的中央。

杨风朝他们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默然略过,转头看着一号桌位的岳柏龙,楼余青等人:“岳柏龙,楼余青,别来无恙啊!”

场上诸人看到这两个门阀之主都毕恭毕敬的,但是杨风却直呼他们的名字……大部分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岩魂冷然道:“杨风,你好大的胆子,连我神龙门的婚宴也敢来。就不怕我们用你的鲜血来给宴会助兴么?”

杨风道:“我是来送礼的,你们神龙门不会连这点气度都没有吧?”

杨风把话说到这份上,岩魂也不好多说了。

岳柏龙微微含笑,很是大度的开口:“今日是神龙门亲传弟子若雪大婚的日子,来即是客。杨风你要送礼,我自然是欢迎的。只是不知道你打算送上什么礼物呢?不会只有一首曲子么?”

“你放心,我送的礼物,必定比二品灵宝龙凤如意要珍贵无数倍!”杨风淡淡开口。

这话朱耀明听了就不悦了,一边的韩总忍不住开口:“杨风,你好大的口气啊。居然大言不惭的说要送比二品灵宝龙凤如意还珍贵的礼物。”

杨风没有回答韩总的话,目光凝望着一号座位上的岳柏龙。

岳柏龙含笑:“好啊。我听闻你深得萧战的琴术精髓,今天正好让大家开开眼!”

“一定会让你们开眼的!”

杨风不再言语,双手拨动琴弦。

琴声飘飘然而起,一阵金戈铁马,战场杀伐的高亢的意境,每个人都仿佛感觉到一个少年决战一个老者的场景,然后少年战败,坠落一片悬崖之中。

悬崖之下,少女若雪,伸出援助之手。

琴音忽然变得温柔婉约,带着无尽的情义。

每个人的脑海中都显现出模糊的画面,仿佛再现了当初周家老祖和杨风大战的场景。只不过人影是模糊的,山崖的景象也是模糊的……但是给人极强的意境。

很快琴音继续变化,少年捡起一串珠子,离开矿洞。此后路途漫漫,少年长途跋涉,最后场景出现在花灯节。

一阵刀光剑影,少女只手起舞,为少年挡下白武天的山岳掌力。

再一变,万宝楼上,少女挨得一巴掌,牢狱之中,少女的无助……

琴声低沉,悲怆,绝望,仿佛一片冰凉的天地,找不到出路……

最后,琴音又开始变得高亢,杨风的声音也铿锵有力的隐藏着:“山崖下青衣温玉,华登上刚柔情深,宿命无路,我为你开窗;淮水涛涛,我为你搭桥。彼岸有我就有情,你若归来就是家。”

最后一个“家”字气息绵长,悠悠无尽。

一曲毕!

当琴音落下的时候,每个人都仿佛经历了一段瑰丽的故事,大部分人都被这股意境所感染,忍不住落下了悲伤的泪水。

哪怕不懂琴的人,也被刚刚的意境亲身感念,怆然泪下。

广场诸人深深震撼:“少年好高的琴艺,居然能够化出意境来,如此琴艺我此生还是生平仅见!少年不得了,不愧是萧战的传人。就不知道变琴术修炼到第几重奏了。”

东药子这时候感叹一声:“这是变琴术第六重奏,意境奏!整个萧氏门阀年轻一辈,你应该是第一个达到第六重奏的吧!此曲叫什么名字?”

杨风凝望着远方的花楼,萧若雪此刻就坐在花房里,杨风声音朗朗:“此曲,名为‘出路’。”

话音落下,花房里的少女,失声的哭泣着:“你何必来,这里有为你布下的天罗地网,你何必来!!!”

只是少女无声的呐喊怕是没有人听见了。

东药子深深叹息,仿佛想起了自己的前程往事:“好妙的曲子。这份礼物,的确价值不菲。但要说能够胜过二品灵宝龙凤如玉,似乎还有所不如。”

杨风道:“这份礼物不是送给你们的,是为萧若雪所奏。它的价值,不是你们能够评判的。”

东药子没有再说话。

主持人这时候出来打圆场:“杨先生,你是还有别的礼物要送给龙门主么?”

“是的。我有两件礼物要送给岳柏龙。”杨风淡淡道。

主持人欢喜道:“那请杨先生出示你的礼物吧,大家都要等不及了呢!”

杨风收起古琴,双手负背,凝望着一号桌位的诸人,目光落在楼余青身上:“楼主,请你退婚!”

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了场上每个人的耳朵。

全场死静!

每个人的心跳声都骤然加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