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撼!

这两个字在场上每个人的心中荡漾!

加上刚刚笛老出场时候表现出来的气势修为远超过场上的其他人,大家都被深深的震撼到了。

陈倩尔眉头一锁,冲杨风低声道:“杨风,这个笛优真是说话跟放屁似的,之前还说不报仇了。这一次又把前任楼主给带过来了。早知如此,当时你在山庄里就不应该对他仁慈!”

杨风没说话,只是打量着笛撼。笛撼的气势很强,很强。让杨风想到一个曾经的故人——药家老祖宗。

药家老祖也是活了上百年的老古董,靠着灵陀罗树来续命。

只是药家老祖修为低下,碎暮沉沉。但是这个笛撼却气息饱满,高深莫测,让杨风有种不安的感觉。

酒洋强忍着伤势,态度不敢嚣张,恭恭敬敬的站着,好像一个犯错的小孩儿。

黑纱道:“原来你就是之前被萧鹤击败的那个笛老!大家都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还好端端的活着。”

“咳……”笛老忽然咳嗽起来:“百年往事,何必再提!”

笛优这时候开口道:“当时的情况并不一样。萧氏门阀三大高手围攻我爷爷,我爷爷才落败。否则又怎么会有今日的萧氏门阀!”

黑纱警惕的道:“笛老,你今日来此是为了给楼余青报仇吧?”

黑纱有意无意的把矛盾引向杨风。

笛撼微微笑道:“我的本意,的确如此。”

黑纱指着站在角落上的杨风,大声道:“杨风就在那儿,笛老你尽管去。至于这页岩树,笛老你就不必染指了吧?”

笛老嘴角含笑,很阴森:“页岩树乃是天下奇树,老朽虽然年过一百岁,却未曾见过页岩树。如今有幸得见,我岂能不染手呢?”

黑纱顿时紧张不已,皱眉道:“笛老,你这样就有些不厚道了吧。这页岩树乃是我们廷尉府的人发现的。你莫不是要和我们廷尉府的人做对么?”

笛老道:“小姑娘你不要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嘛,不过是我们机缘巧合共同发现了页岩树,各凭本事得奇树而已。谈不上和你们廷尉府做对。”

黑纱目光微冷,想要反驳,却不敢直面笛老的实力,当下气呼呼的站在那儿。

笛老看了杨风一眼,目光含笑,绵里藏针:“杨风,你的脑袋我先寄存在你的脖子上。待我拿了页岩树,再来取。”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笛老人朝湖边走,然后正要迈出脚步踏上冰湖湖面。

恰这时候,山洞入口处再次传来“隆隆”之声。

只见一个轿子飞出,四个健壮的轿夫快速的飞驰而来。

“诸位好雅兴啊,有页岩树这么好的东西,不告诉我楚天华,为免太不厚道了吧!”楚天华高坐在轿子上,神态自若,大有一股指点江山的味道。

楚天华!

阴阳道宗的弟子,楚家的公子。

就连笛老的风采都被盖下去了。

“楚公子好!”

笛优开口。

其他人也都纷纷开口。楚天华微微点头:“这页岩树,便是我楚天华的了。诸位都没有异议吧?”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开口。这时候,楚天华又看了眼笛老:“笛老,你没意见吧?”

貌似在征询,但是话语里明显带着不容置喙的味道。

笛老也没想到这时候居然会冒出一个楚天华。或许楚天华的实力不算很强,但是他的背景很硬。大家都不敢在明里得罪楚天华。笛老很不悦:“页岩树乃是天下奇树,有缘者得之,各凭本事。如果楚公子有能力得到这页岩树,我自然无话可说。”

楚天华很是满意,又问辰少:“辰少,你说呢?”

辰少冷淡道:“楚公子出手取宝,我绝不阻拦。如果楚公子有缘得此页岩树,我也绝无二话!”

楚天华满意的点头:“如此说来,我便第一个取宝了!”

楚天华冲四个轿夫道:“你们四个,把页岩树给我取来!”

“是,公子!”

四个人化成四道光芒,茫茫的冲向冰湖湖面,结果冲到第七步的时候就再也无法前进了。强大的寒气四处席卷而来,半步难行。

楚天华高坐在轿子上,大喝道:“你们搞什么?才七步就要放弃了么?就你们这样还怎么做我的轿夫?继续冲啊!”

其中一个性格比较激进的轿夫猛喝一声,踏出第八步。

这一步踏出,他顿时就后悔了,只觉无穷无尽的寒风冲来,还没缓过神来就化成了冰雕,然后碎裂成无数细小的冰块。

楚天华大吃一惊,喃喃道:“这四人都是血丹后期的高手,怎么才走出七步就化成冰雕了?”

剩下三个轿夫快速折了回来,不敢往前。

“废物!”楚天华大喝一声,同时一步跨出,走出湖面,一步步往前。

强大的能量不断爆发。

魄丹!

远远超过血丹的能量笼罩着楚天华往前走。最后走到了第十二步,楚天华停了下来,身外的寒气风暴不断爆发,他感到自己的魄丹之力都不太够用了:“好强的寒气风暴!”

众目睽睽之下,楚天华又迈出一步。第十三步。已经是众人最高的记录了。

楚天华脚下的鞋子已经开始隐隐结冰了,楚天华的表情格外凝重,风暴冲击之下,他不敢再迈出第十四步。

黑纱这才松了口气,楚天华没过去,就说明这页岩树还有机会到手,当下大声道:“楚公子,看来你和这页岩树并没有缘分啊!”

“那可未必!”楚天华忽然大喝一声,从身上拿出一把黑色的雨伞。

“嗡嗡嗡~”

强大的力量从雨伞上散发出来,笼罩楚天华全身,隔绝掉了身外的寒风。他微微一笑:“这是三级灵宝御风伞!”

嘶!

场外诸人都十分羡慕:“三级灵宝御风伞,不愧是阴阳道宗的人啊!出手真是阔绰!这一次,怕是他真的能够到达彼岸了。”

御风伞散发出强盛的力量,包裹着他的身躯。楚天华大笑之下继续往前踏步。

十四步,十五步,十六步……

直到二十步!

御风伞都结冰了!

可怕的寒风仿佛随时要钻过御风伞直达楚天华的体内。

楚天华都感到害怕了,当下一动不动,不敢再往前走了。

他到底还是停下来了……黑纱道:“楚公子,看来你还是无缘啊。按照之前的约定,你出手我们并未阻拦,是自己无缘呢,接下来就轮到我们各凭本事了。”

开什么玩笑……我楚天华魄丹前期,加上御风伞都只能走二十步,你们还有什么本事呢?

楚天华冷冷道:“你们若有本事得宝,我也无话可说!”

“咻!”

笛老当下不再言语,迈入冰湖,身上笛音环绕,闲庭散步一般,笔直往前走。

十步……十五步……十八步……二十步……二十一步,二十二步……二十三步!

到此,笛老的脚步慢了下来,眉头也皱起。每往前走一步,周围的寒气风暴都成倍的提升,下一步,笛老无论如何也无法迈出去。

前方的寒气风暴,实在太可怕了。

辰少也走出了二十步,发现前方的寒气风暴太强,无法前进。饶是如此,浑身上下的大丹之力都催动到极限。坚持不了多久。

场上诸人完全被这冰湖的威力吓呆了:“连辰少,笛老和楚天华都止步了。这冰湖的威力太猛烈了,要想得到页岩树,怕是没可能了!”

黑纱和酒洋满脸惊悚,酒洋道:“真是可惜啊,我们廷尉府花费几个月的时间侦查,发现了天下八大奇树之一的页岩树,却没办法得到。真是可恶。”

黑纱道:“酒洋,你现在快点出去找个有信号的地方,把这里的情况告诉廷尉府,让府里派遣高手来拿这页岩树。要快,否则消息传开后很多顶级宗门都会派人来争抢。到时候就不妙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