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尽头,一处大湖泊。

湖水湛清,鸟语花香。

湖边却搭建了一个很大的祭台。十几个少女儿童绑在柱子上,面朝湖泊,跪拜在地,仿佛在参拜神明。

度公子完成对少女儿童的捆绑后来到两个男子身边,恭敬道:“度卞二叔,度青三叔,人我已经带来了。经过测算,他们都是童子童女身,身体精神都很纯净。王蛇肯定会喜欢。”

度卞一身雄壮:“恩,做的不错。祭祀礼结束后,我多给你几滴王蛇血。”

度公子十分欢喜:“多谢二叔。”

度青抬头看了看天:“还有一个多小时,祭祀时间就到了,一切都猪呢比妥当,就等时间来临了!”

度青一脸的期待,道:“小度,这段时间溶洞的情况都好吧?”

度公子道:“一切都好。牙禧又从外面请了一个什么医生来看病。真是贪生怕死啊。”

度青一脸冷嘲:“牙允中的是王蛇毒,除非有灵丹,否则根本不可能治愈。什么江湖医生,都不过是骗人坑钱的货色罢了。想得到灵丹?那就更加天方夜谭了。整个东南除了神龙门的东药子能够炼制灵丹外,再无第二个人可以做到。神龙门和我们万蛇窟是死敌,根本不可能出手帮忙!”

度卞道:“此次祭祀礼结束后,牙氏也就没必要留着了。”

度青道:“大哥所言极是。这几个老家伙留着,我心中掖着一根刺。”

这时候,一身碎花长裙的牙禧忽然闯进会场,和下方的人发生了剧烈冲突。

度青道:“这个老妖婆还来做什么?”

度卞道:“让她进来,看她有何话要说。”

手下听命,放行。

牙禧从容淡定的走上祭台,微微欠身:“度卞,请你给我五滴王蛇血。”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都笑了。

度公子更是直接道:“牙禧,你是在开完下么?我们费尽千辛万苦从外面挑选十几名少男少女献给王蛇,王蛇每次才给我们二十滴王蛇血,你张口就要五滴。你以为是谁呢?窟主么?”

牙禧咬牙:“度卞,念在我们夫妻一场,请你给我五滴王蛇血,治好我妹妹的病。”

度卞神色漠然:“五滴王蛇血就能治好你妹妹的病?”

“是。”牙禧道:“等我妹妹的病情好转,我自会带着妹妹离开这里。万蛇窟这个舞台,留给你们。”

度卞道:“原来你来求王蛇血是想治好牙允然后远走高飞啊。”

牙禧道:“这不是正如你所愿么?”

度卞道:“可是你乃万蛇窟的创始者啊。知道万蛇窟太多的秘密了,你离开之后把这些秘密泄露出去,岂不是对我们万蛇窟不利?”

牙禧咬牙:“那你想怎样?”

度卞阴笑:“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

“我的死,换五滴王蛇血么?”牙禧忽然笑了。

度卞拿出一个锦盒,高高举起:“这里面刚好五滴王蛇血,我可以给你。但是请你把万蛇窟最顶级的功法《青麟蛇功》心法原本交给我,然后安静的死去。”

度公子道:“青麟蛇功,是你根据婆娑教的功法和青麟王蛇的习性编著出来的功法。可以最大的话吸收王蛇血的功效。你既然退役了,早就应该把这功法交出来了。”

度青道:“是呢,这么多年来,你一直藏着掖着。这也是我们留着你的一大理由。你既然想要王蛇血,那就用功法和生命来换。”

大家都看着牙禧,等待着牙禧的答案。

“可以!”牙禧这时候忽然开口。

拿出一本青色的本子,牙禧朝度卞甩了出去:“给你!”

度卞神色大喜,就要伸手去抓。这时候另外一只枯槁的手忽然伸出,抢先拿住了青麟功法的原本。却是牙允走了出来:“姐姐,这是你融合婆娑教的心法,乃是你毕生的心血。不可以交给这帮恶人。”

“牙允!”牙禧大惊:“你不好好修养,跑出来做什么。”

牙允道:“我不放心姐姐。”

“傻丫头。姐姐都一把年纪了。能让你安然离开这里,我死也瞑目了。”牙禧态度释然,仿佛看穿生死。

“不!我不允许你这么做!当初我们创立万蛇窟,是为了收容和我们一样的逃难者。是为了发扬婆娑教的真意。现在万蛇窟变了模样,你若是把青麟蛇功交给他们,岂不是助纣为虐,法祖也不会饶过你。”牙允嘶吼着。

“嘭!”

牙禧忽然拍了牙允,禁锢住牙允的身体,让她无法动弹。

抢过她手上的青色本子递给度卞:“可以把王蛇血交给我了吧。”

度卞欢喜不已,把锦盒交给牙禧:“五滴王蛇血而已,拿去吧。”

“姐姐,你这是何必呢!你这么做,你怎么向法祖交代啊?!”牙允哑声道。

牙禧把锦盒塞给牙允,然后抚着牙允的脸蛋:“牙允,当初我从婆娑教跑出来的时候,你才十五岁,青春年华,本该享受女人青春绽放的年华。却跟着我颠沛流离,受尽苦楚。姐姐对不起你。如今,姐姐能为你做点事,也能够洗清我的内疚和罪孽。”

“法祖说过,生而婆娑人,当为婆娑事。无论天涯角,不负法祖意。法祖的教诲你忘记了么?”牙允道:“就算为了我,你也不能助纣为虐啊。”

牙禧嘴角含笑:“法祖意,自有婆娑人来宣扬。我今天辜负了法祖意,自然罪孽深重,不配活在世上。而你,要好好的听杨先生的话,杨先生一定可以治好你的病。等你身体康健,一定要广播法祖意,帮我这份法祖意也要带上。”

牙禧说一句话,就朝湖边走一步。最后来到湖边:“牙允,我已罪孽深重,不配为婆娑人,以死谢法祖。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前路再难,也不要负了法祖意。”

说完,牙禧纵身一跃,跃向湖面:“度卞,不要忘记你的承诺。放牙允一条生路!”

下一刻,牙禧的身体不断分解,最后化成了一片血雾,染红了一大片的湖水。留下一句话,在全场每个人的心间荡漾不绝——

“生而婆娑人,不负法祖意!”

生而婆娑人,不负法祖意!

“姐姐!”牙允嘶吼着,泪流满面。

“大姨!”牙公子这时候也冲出了人群,快速的冲上祭台,想要抱住牙禧,但是来晚了。

杨风原本也站在牙公子旁边,原本想要阻拦牙公子的,但是牙公子的情绪几乎失控了。杨风也只好由着他了。

生而婆娑人,不负法祖意!

这句话在杨风的脑海中不断的荡漾!

婆娑教,居然如此浩瀚情义,慷慨意志,叫人敬佩。

为了围护法祖意,多少婆娑人前仆后继,以生命去保卫法祖意。

法祖意是什么?

杨风不知道,但是肯定是每个婆娑人心中最珍贵的东西。

这,就是宗门么?

杨风被深深的震撼了。

杨风知道,牙禧选择在公开场合这么做,看似愚蠢,其实恰恰是要用舆论的压力来制约度卞度青。度卞度青当众许下诺言,就算有心再灭牙允,也不好下手了。

这,恰恰是一个姐姐对妹妹最好的保护。

半晌,牙公子来到讲牙允身前,解开牙允的禁锢,紧紧的抱着牙允,任凭牙允靠在自己身上失声痛哭。

度公子大喜道:“二叔,现在青麟蛇功已经到手,牙允和牙公子留着也没什么用处了,直接干掉,一了百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