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你好!

四个字,让全场的人都惊呆了。

这杨风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连万蛇窟的牙公子都对杨风如此恭敬?

狂少倒吸一口冷气,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李斌和李悦两兄妹也震撼不小。

这时候,牙公子继续道:“杨公子,我是奉老窟主的命,事情有变,提前来此请杨公子前往万蛇窟!”

牙公子的态度十分恭敬,带着几份谦逊,和牙禧颇有点相似。

杨风点点头:“是不是牙允情况恶化了?”

“是的。”牙公子恭敬道。

“那就赶快走吧!”杨风立刻起身。江若离本能的跟上,牙公子道:“这位美女,老窟主建议你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

杨风目光微冷,牙公子连忙解释道:“万蛇窟里的情况复杂,老窟主这么做也是为了美女的安全着想!还请杨公子采纳!”

杨风微微犹豫,江若离轻声道:“杨哥,我能够保护好自己。你放心去吧。”

杨风想想也是,江若离现在可是气丹境的高手,在区区一个金昌市自保自然没问题。

金昌市的规模也就比中海市大一些,比江宁要小的多。这样一个地方,江若离的修为足够技压群雄了。

想到这里,杨风道:“好,你就留在这里。如果遇到什么事情,直接出手就是,不必有所顾忌,一切有我!“

“恩,公子放心!”江若离很懂事。

杨风道:“走吧。”

“杨公子请!”牙公子起身带路,临走时还转头看了狂少一眼,冷冷道:“狂少,杨公子身份特殊,是老窟主的贵客。你要好照顾好杨公子的女人,如果有二心,后果你承担不起!”

狂少一脸冷汗,连声道:“牙公子放心,我知道分寸。”

……

目送牙公子的车子离开。

李悦和李斌都惊呆了,李悦喃喃道:“哥,这个杨公子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够让牙公子都这般敬重?还是老窟主的贵客?”

李斌目光沉凝:“看来这个杨公子颇有来头。如果在以前,老窟主的贵客自然分量很重。但是现在,恐怕就没那么好使了。”

李悦道:“老窟主虽然退位了,但声威还在。不至于吧?”

李斌道:“现在万蛇窟发生重大变化,度氏在万蛇窟一手遮天,老窟主的牙氏日渐式微,早不复当年了。自身都难保,还谈何声威啊。不过这都是万蛇窟内部的事情,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可以妄加揣测的。”

李悦道:“恩,我们还是赶快回去把这里的事情告诉父亲吧!”

李斌道:“恩,今天我们又得罪狂少了,只怕狂少不会放过我们李家。我们要回去早做筹谋。”

……

狂少恭敬的送江若离回到八号别墅,然后目送江若离那窈窕妙曼的身躯进入别墅大门。

关上大门后,狂少和肖扬脸上的笑容都消失了,换上一副恶毒的表情。

肖扬轻声道:“狂少,这件事情你不会就这么放弃了吧?这个江若离的身材容貌气质可真是一流呢。我看狂少接触了那么多美女明星,还没有一个能够比得上这个江若离的。”

狂少眼睛里里面露出深深的渴望:“如此美女,我何尝没有想法啊。我比谁都想要征服。但是牙公子有交代,我怕是不好动手啊。”

肖扬道:“牙公子算什么,如今在万蛇窟的势力远不如度公子。狂少的后台可是度公子,只要度公子点头,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狂少目光微微一亮:“说的有道理,我这就去请示度公子,只要度公子开口,那么事后就算我玩弄了江若离,牙公子追究起来,也有度公子出面挡着。他牙公子还能干什么。”

肖扬道:“狂少英明!这件事情是否要要请示老爷?听说老爷也有这方面的爱好。”

狂少道:“江若离这么漂亮的美女要是被老爷子看见了,那我还有得玩么?别废话了,赶快去找度公子,给度公子送一份大礼去!”

肖扬道:“是!”

……

万蛇窟,坐落在金昌市郊外几十里的地方。这里山脉起伏,有一个很大的山谷,山谷中有很多溶洞,而这就是万蛇窟的所在地。

山谷中间有一个很大的广场,广场中心雕刻着一头百丈巨蛇的雕像,十分气派宏伟,巨蛇俯视山谷,不怒而威。

车子来到广场外停下,杨风跟随牙公子下车穿过广场。

广场上有很多人在修行,不过这些人大部分都样貌丑陋,眼神毒辣,一看就不是善类。

每走一步都能够感觉到浓郁的阴森恶毒之气。

牙公子看到这样的景象颇有感叹:“原来的万蛇窟是个招收孤儿和江湖逃民的地方,其乐融融。后来老窟主的丈夫度氏掌权后,万蛇窟就完全变了样,最后发展成现在这般无恶不做的模样!”

杨风也很感叹:“牙禧和牙允身为万蛇窟的创始者,就没有反抗么?”

牙公子道:“反抗?度氏得到了青麟王蛇的信任和重视!牙氏被青麟王蛇重创,中了青麟蛇毒。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杨风道:“度氏掌权,却还留着牙氏,想必是有别的作用吧?”

牙公子道:“是的!牙氏毕竟是万蛇窟的创始者,在万蛇窟内外的江湖上都很有名望。度氏留着我们,也是为了稳住大局。好打着牙氏积攒下来的人品威望在外面肆意妄为!”

杨风忽然对牙氏的这些人有了好感:“度薇,在万蛇窟是什么地位?”

“代言人,明面上的代言人!并无实权。”牙公子淡淡道:“牙禧的老公度卞,还有牙允的老公度青,这两个人才是真正的掌权者!度家,控制了万蛇窟!如果不是牙允的伤势恶化的太明显,牙禧是万万不会冒着和度家作对的风险前往江宁请杨公子出面。”

“我们请了江湖上的很多名医过来,大多死于非命,或者不敢踏入万蛇窟。没想到杨公子如此仗义,什么都没说就答应下来!”牙公子一字一句的开口。

杨风问:“你和牙禧牙允是什么关系?”

牙公子道:“我是牙允的儿子!”

杨风点点头:“原来如此。”

“杨公子,你的大恩,我记在心上。请!”牙公子带着杨风进入一个很大的溶洞,穿过溶洞来到一个很大的石室。

石室内,装饰豪华,非常气派。

里面的房间,有一张很大床榻。

床榻上躺着一个年过五旬的女子,浑身白发苍苍,皱纹满面,眼神暗淡,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牙禧则坐在床榻边上,握着牙允的手,以大丹之力给牙允维持最后的生命气息。

“母亲,大姨。杨公子来了!”牙公子恭敬到。

牙禧面露感激之色:“杨先生高义,事发突然,让先生提前来,真是过意不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