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龙门,神龙殿。

三大首座在座,东药子,燕九重,花老。

首座上,岳柏龙高坐首席,一双目光俯视苍生一般,凝望着大殿中站着的几十个高层。

燕九重道:“门主,石矿村的黑灵矿脉的规模,下面的人已经探测清楚了。”

花老穿着一身白衣,神色闲庭散步一般轻松:“百米级?五百米级?还是……”

百米级的黑岭矿脉,意味着方圆百米都是灵石矿脉。五百米,一千米,五里,十里级……以此类推。

大家的神色都比较轻松,没有太把这个黑灵矿脉看的太重要。毕竟神龙门旗下掌控的灵石矿脉已经有好几个了,不过规模都比较小。

最大的也不过千米级别!

更大级别的灵石矿脉,太难得了。

东药子这个时候加了一句:“以江宁那种边荒之地,能够出现五百米级别的矿脉就不错了。此等矿脉,有剑无双一人就足够拿下。”

燕九重道:“最近我一直和剑无双他们保持沟通,那边探测出来的结果是……最少五十里级!”

五十里级,那就是方圆五十里都是灵石矿脉!

此话一出,东药子和花老两个人猛然站起身,脸色大惊。

场下的高层们也都炸开了锅:“什么?五十里级的灵石矿脉。这比我们神龙门拥有的最大的灵石矿脉还大十倍以上啊。”

“江宁这种弹丸之地居然能够形成这么大的灵石矿脉!看来这是我们神龙门之福啊。得此灵石矿脉,我们神龙门必定能够再上一个台阶。”

岳柏龙也为之变色。不过他身为门主,见多识广,眼睛里的惊讶之色一闪而逝。燕九重道:“我们神龙门现在拥有的所有矿脉加在一起也不过十里级!江宁出现五十里级别的灵石矿脉,我们不能够等闲视之了。”

岳柏龙目光里闪烁着浓浓的精光:“五十里级别的灵石矿脉!必须属于我神龙门。”

门主的决心,大家都看在眼里。

燕九重道:“目前萧氏门阀已经派出了萧甲卫,不过他们是把萧甲卫送给杨风,由杨风前往石矿村。除此外小时们发并未派出其他人。”

岳柏龙微微点头:“燕九重,花老。你们两个人自行带人前往江宁。务必将黑灵矿脉握在我们自己手上。”

燕九重和花老两人连连点头答应。

一直沉默的东药子这时候开口道:“这么大的事情,萧氏门阀的萧战,花雨楼的楼主想必会不惜一切代价。我看还是门主亲自去一趟比较好。”

“无妨,有燕九重和花老必定能够稳住局面,我还有点自己的事情,完事后自会亲临江宁石矿村。”岳柏龙说完就起身进了内堂。

……

花雨楼楼主也第一时间得到了石矿村黑灵矿脉的消息。

“五十里级的黑灵矿脉?”就在花天酒地的楼主忽然推开旁边的女人,直接站了起来,穿衣出门:“速速请花菇和听雨两位园主前来。”

花雨楼,顾名思义就是一座环境优美的楼院。花,说的是花菇,雨说的是听雨。

是花雨楼除了楼主之外声威最强的两名大佬!

很快,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中年美女款款而来。走在她身侧的是一个很文雅的公子,手里打着一把纸扇子,风度翩翩,有点唐伯虎的样子。

楼主道:“花菇,听雨,事情想必你们都知道了。江宁出现五十里级别的的灵石矿脉。此等矿脉,应该属于我们花雨楼才是。你们二位立刻前往江宁石矿村。”

花菇把玩着自己的长发,不以为然的道:“此等大事,楼主不亲自前往么?”

楼主神色凝望着前方:“我还有点私事,等我处理完自会亲自亲临江宁石矿村。”

……

神龙门的燕九重,花老分别带着核心人马前往江宁石矿村。花雨楼的花菇听雨两人也快速冲向江宁石矿村。

消息,同样传入了萧氏门阀。据说萧战听闻五十里级别的灵石矿脉后很吃惊,直接让萧老亲往。

跟着萧老一起来的,还有五百萧甲卫!

三方人马,尽数赶往江宁石矿村。

……

诸夏,无限昆仑,四野蛮荒。

蛮荒深处,一个女子遗世独立,身上长成一棵巨大的玄蛇树。树芯的位置,放着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青年的模样十分帅气。

如果有人看见的话,就会知道这个女子就是朱雀。

朱雀一身紫色长裙,在树下站了良久。

身后,站着一个面色丑陋的女子,这女子身材倒是很好,无论怎么看都是个绝世美女。但是她的脸蛋却丑陋无比,让人看了一眼就会呕吐的那种。

女子蒙着头巾,喃喃道:“姐姐,这就是传说中的玄蛇树啊,果然玄妙无双。能让他的生机得到维持。不是说天下只有一棵玄蛇树在天师府么?你去天师府了?”

朱雀喃喃道:“是去天师府了,可是那些个老不死的不给我面子。”

头巾丑女面色一抽,这诸夏之大,胆敢不给朱雀面子的人,还真没几个。也就天师府这种级别的存在才有这么大的胆子吧。

丑女道:“那这棵玄蛇树来自哪里?”

“我偶遇到一个少年,此树乃是少年相赠。”朱雀淡淡开口。

少年赠送玄蛇树?丑女都被这句话惊呆了。这是什么级别的关系啊,那可是玄蛇树。

大概是看穿了丑女的想法,朱雀微微道:“少年很有趣,未来诸夏或许会有他的一席之地。我让你打听得关于妯百阅的事情,可有下落?”

丑女道:“我动用了诸夏最强大的情报组织,得到了关于妯百阅的结果。”

朱雀道:“说。”

丑女道:“妯百阅和小环同出一脉——天机。”

“同出天机?那就是那个人的徒子徒孙了!”朱雀的眼睛里闪烁着精悍的光:“那个人撰写兵器谱,天下皆服,从未错过。就是因为可以勘破天机。原来妯百阅也出自他的门生,那就不奇怪了。小环呢?”

丑女道:“已经回去了。”

……

蛮荒深处。一处山顶的巨大湖泊,一个蓑衣老者坐在湖边,手握鱼钩,山顶垂钓。

这湖泊都仿佛是他脚下的一颗棋子,周围群山仿佛都是棋子,苍天为棋盘。老者则是一个掌控天地棋盘的棋手,举手投足之间都能引动天地风云。

湖水寂静。

“吧唧吧唧”一阵舔棒棒糖的声音响起,紧随着小环缓步走了过来:“爷爷,你怎么又在钓鱼?”

蓑衣老翁:“我喜欢钓鱼啊。”

“切,你都一把老骨头,没几年活头了。应该去见识一下精彩的世界,体验美妙的人生才是。”小环如是说。

要是天下有人听到这番话,只怕会直接吓死。

胆敢这么和这个蓑衣老翁说话的,天下也没有几个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