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你的母亲,还有紫镜宫主。她们的确已经死了!

咕噜金象的这句话,在杨风的脑海中炸裂。

杨风只觉自己的脑袋嗡嗡的响个不同,无穷无尽的痛苦席卷全身四肢百骸。每一块肌肉都在发抖,发麻。杨风居然直接躺在地上,浑身抽动起来。

仿佛一个将死之人。

“杨风!”

“杨风!!”

咕噜金象疯狂的大叫着。洪亮的声音一次次的在杨风的脑海中炸裂,让杨风保持清醒。

过了很长时间,杨风才停止抽动。整个人呆若木鸡的躺在地上,一身衣服都被汗水汗湿了。

他的眼神暗淡,无光,憔悴,涣散。

“杨风,你要振作!你现在一定要振作!”咕噜金象大声的喊着:“如果你倒下的话,那么整个普渡门就没有了。他们都还在殷切的希望你回去,重新统领他们踏上征程!”

如果在往常,咕噜金象说出这样的话,杨风会以极大的自信和魄力站起来,然后说一句:失败算什么,重新杀回去就是了。

但是此时此刻,杨风居然无动于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咕噜金象继续道:“杨风,你想啊。你从中海市起家,那个时候你一无所有。然后凭借你的努力,一手建立普渡门,然后耗费无数个日月,终于把普渡门带领到如今的地步。这一路上你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难?你都挺过来了。如果你现在放弃的话,你曾经付出的所有一切,不都白白浪费了吗?”

杨风躺在地上,仍旧一动不动。

“杨风!你说话啊!”

“杨风,你说话啊!”

“杨风,你说话啊!!!”

一声声的咆哮,在杨风的脑海中炸响。

终于让杨风感到十分的烦闷,杨风咆哮道:“老了,前辈你别说了。我听得见。让我安静一会好不好?”

咕噜金象幻化出一道金色的虚影,盘旋在杨风旁边。看到杨风开口说话,咕噜金象才松了口气:“这就对了嘛,你只要出个声。我就放心很多了。”

杨风一脸死灰色:“前辈,你不懂。一年前我在真龙岛上。亲眼看着父亲施展大天大星术,离开这个世界。那个时候我心里就很自责。如今我更是亲眼看着我自己的母亲死在我的眼皮底下。而我却什么也做不了。堂堂七尺男儿,连自己的父亲不能保护,连母亲的死也无能为力。我还说什么宏愿?还说什么普渡天下?这不是一个笑话吗?天大的笑话!!”

杨风有点自嘲:“武遮天有一句话没说错。我杨风活到现在,终究还是活成了一个笑话。是啊,多少年来,我一直想要成为传奇,为天下苍生做点什么。一直以来,我甚至就认为自己已经是个传奇。但是到了今天我才幡然醒悟。我配不上传奇,我就是个笑话。我的前半生都是个笑话!”

咕噜金象也深深的叹了口气:“武遮天说的没错。可是你自己也说了。你的前半生是个笑话。可是你还有后半生啊?或许后半生,你就会成为传奇!”

“传奇?如果成为传奇需要让我的父母牺牲为代价。这样的传奇我要来何用?”杨风忽然站起身,剥去自己的外套,愤然甩出,站在山顶上,对着群山咆哮:“这样的传奇,我要来何用啊?!!”

声音在山间不断荡漾,回绝。

少年继续扬天怒吼:“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父杨九鼎,我母岚九夜。为了保护我,被迫发动了九重天阶之战。我母亲又为了保护我发动了八王之乱。我就是在如此蛋疼的环境下出生成长!而后二十年,父母为了保护我,更是连见都不能见我一面。父母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养育我长大,可是换来了什么?真龙岛上,我目送父亲死去。魂河之上,我又亲眼看着母亲为了救我而被武遮天斩杀。我这样的不孝子,就该天打雷劈啊!我还有什么资格成为传奇?我还有什么资格吹牛啊……啊!啊!!”

吼着吼着,杨风的眼泪就夺眶而出,然后哭泣着:“我就是个不孝子。不孝子!!!”

咕噜金象一时间也在悲痛嘶鸣,想说句话安慰杨风。却发现不知道从何说起。盖印杨风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情啊!

咕噜金象自身都悲痛万分,实在找不到话来安慰杨风。

群山阵阵,只剩下少年的哭泣声。

长这么大,杨风还是头一次哭成了泪人。像一个孩子一样哭的放荡不羁,毫不掩饰自己的悲伤。

“诶,杨风。真是苦了你。好好的一个家,因为各种原因,现在弄得父母双亡,支离破碎!天道不仁啊!天道不仁!!”咕噜金象感慨万分。

杨风哭干了眼泪,哭累了身体。颓然的站在山巅之上:“做个普通人,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生难道不好吗?反震个人都是要死的。被天帝多剥夺几年寿命又有什么大不了的?至少可以家庭和睦,子孙满堂。芸芸众生,为何就不知道满足,非要去反抗天帝呢?”

咕噜金象大吃一惊,没想到杨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杨风,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你的初心都变了吗?”

杨风嘶吼着:“人间本不平,自有不平事。古往今来,什么时候有过真正的公平平等?世人不甘被欺凌,揭竿而起。可是世上又有几个人能够承受得起反抗天帝的代价?我父反天帝,结果幽冥府被灭,妻离子散。有妻不能见,有子不能认。苟且偷生二十年,最后换来真龙岛上的死亡。我母反天帝,有夫不能认,有子不能见,有家不敢说。在罗刹静斋苟且偷生二十年,换来的却是魂河之死。我反天帝,换来的是什么?是普渡门数百万数千万人的死亡代价。无数跟随我的兄弟纷纷死去!现在我也成了不孝子,全世界追杀的余孽!人生在世本就短短数十载,谁能够承受这样的代价?谁能啊?!”

咕噜金象哑口无言。

杨风继续道:“十万年前,青帝反天帝,青帝死,昆仑灭;炎帝反天帝,炎帝死,百草焚;黄帝反天帝,黄帝死,子孙跟着遭殃而死;灵帝反天帝,灵帝被封,灵界被封,子孙苟且偷生十万年。这天下间,谁能够承担得起反抗天帝的代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