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中,药玲珑有些犹豫,担心流光真狼愤怒,然后让其父亲,灭杀门主杨风,其实对于杨风的实力,药玲珑并不了解,因为她长期居住在天斗府中,极少与杨风见面。

“药玲珑,回来。”杨风威严的声音传来道。

“门主。”

药玲珑叫了一声,便又想走过去,因为门主在呼唤她,她的门主在叫她。

“药玲珑,你她玛德如果敢过去,我不但要让你死,而且杨风也活不了。”流光真狼威胁道。

“药玲珑,你是我普渡门的人,只要我杨风还在,没有人能威胁你,回来吧,无论你做错了什么事,我都不会计较。”

杨风心痛如绞,他并不怪药玲珑为了活下来,心甘情愿做流光真狼的小妾,他只是痛恨自己,身为普渡门的门主,但却没保护好麾下,没保护好门派的成员。

其实药玲珑之所以心甘情愿做流光真狼的小妾,并非是贪生怕死。

她亲眼见到天斗府的灭亡,看到无数熟悉的人,曾经的无数手下,惨死在灭魂军的手下。

那一天晚上,灭魂军进入天斗府,伏尸百万,流血千里,杀得天昏地暗,杀的海枯石烂。她依稀不会忘记,无数的普度门人为了保下她活下来,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

药玲珑的生,是数十万普度门人用死堆积出来的!

所以她发誓,一定要报仇,但如果要报仇,就要先活下来,所以药玲珑选择了忍辱负重,苟且偷生。

犹豫一下后,药玲珑看向流光真狼,道:“如果我不走,继续留在你身边,你是否愿意向你父亲求情,不要为难我的门主。”

“哈哈!”

流光真狼笑了笑,神色阴森。

药玲珑低着头,等待着流光真狼的回答。

“哈哈!”

杨风也是仰天而笑,但他笑得很凄凉,心酸,痛心。

他是谁,他是普渡门的门主,杨九鼎之子,岚九夜的儿子,可他麾下的女成员,为了保护他,竟然愿意留在敌方的怀抱中。

这一刻,杨风感动的同时,也极其的心酸,他也深知一个道理,没有强大的实力,不但自身难保,也无法保护麾下的人,没有强大的实力,门派的成员,便只能忍气吞声,活的猪狗不如。

啪!

突然间,流光真狼狠狠的一个巴掌,重重打在药玲珑的脸上。

“啊!”

一声惨叫,药玲珑被打飞在地上。

“你这个贱人,贱货,你她马德脑子有问题吧,你以为自己是谁啊,竟然还与我谈条件,你只是我的一个玩物而已,你若是将我伺候好了,我心情好了,便给你点好处,心情不好,你还不如个马桶,竟然向我提出这条件。”流光真狼凶狠道。

静!

安静!

无数人静静的看着这一幕,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谁都没想到,流光真狼竟然给药玲珑一个巴掌。

滴答!

风中,被打飞在地上的药玲珑,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水落下。

见无数冷漠,以及嘲笑的目光,她无地自容,尤其是流光真狼的那些话,深深的打击了她。

“你只是老子我的一个玩物,老子我想玩就玩,你没有资格提这样的要求。”流光真狼继续侮辱道。

药玲珑只觉得浑身一阵冰冷,这一刻,她没有勇气活下去了,因为这样的羞辱,任何一个女人也受不了,一滴泪水落下后,药玲珑看向不远处的杨风,轻声道:“门主,我帮不了你,既然你没死,我也就放心了,记得为天斗府的人报仇,我走了。”

轰!

言毕,药玲珑一掌拍向自己的天灵盖。

嗖!

杨风真气涌动,一道如同灵蛇般的真气,缠住药玲珑的手,将她给拉飞而来。

“药玲珑,你是我普渡门的人,岂能轻生?”搂抱住药玲珑的腰部,杨风洪亮的声音传来道。

“呜呜!”

药玲珑崩溃了,哭泣着道:“门主,可是我已经肮脏了,我给普渡门丢脸了,我没资格活下去。”

“不。”

杨风亲手压着药玲珑的额头,阻止她轻生。

药玲珑身体颤抖一下,想将杨风给推开,道:“别,门主别动我的身体,我脏。”

“不,药玲珑,你不脏,这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我没能保护好你们,你永远都是我普渡门的人,永远都是我杨风的麾下,我知道,你之所以委曲求全,只是想为天斗府报仇而已。”杨风严肃道。

“门主,呜呜。”

药玲珑扑倒在杨风的怀抱着,呜呜大哭着。

她是一个宁死不屈的女人,曾经,她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如果以她当初的性格,宁可自杀,也不会成流光真狼的小妾!

但天斗府的灭亡,让她心性大变,从此忍辱负重,其实她备受煎熬,很多次的夜里,她甚至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

为天斗府报仇,这压力真的很大,让她喘不过气来。

“相信我吧,我会为普渡门报仇的。”

言毕,杨风轻轻的将药玲珑放下,对圣罗兰说道:“帮我照顾好药玲珑,保护好她。”

“嗯!”

圣罗兰点头,然后牵着药玲珑的手,安慰着她。

“哈哈,杨风,你连自己的女手下都保护不了,有什么资格当普渡门的门主啊,不过你这女手下,还真懂得照顾男人,每天晚上,都将我照顾得很好,这还得感谢你啊。”流光真狼大笑道。

“找死。”

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