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娑山上一片狼藉,这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此刻变成废墟。

而那强大的攻击,居然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不见了,黑凤并没有出现。

神农鼎之中,杨风依然处于震撼中,刚才那一幕太震撼了,如此强大的手段,神通,实力,不知胜过他多少倍。

滚滚余波,依然朝四周弥漫而去,看着一片狼藉的大山,还有支离破碎的宫殿,杨风内心苦涩,震撼。

这些年来,他一直想对抗天帝,推翻天帝,完成父亲的遗愿。

完成青帝,黄帝,炎帝,以及古往今来无数高手的遗愿。

为了这个心愿,为了这个梦想,杨风一直在努力,从未放弃过。

而且他一直坚信,只要坚定不移的前行,就一定能完成这个心愿。

可是这一刻,他有些迷茫了,因为天帝麾下的高手都如此厉害,何况是天帝本人。

他连黑凤也对付不了,何况对付天帝。

“小师弟,不要迷茫了,快离开这里。”梧桐叶焦急道。

“梧桐叶尊者,我们不能离开神农鼎,万一黑凤来了如何是好。”张武焦急道。

“我觉得还是在神农鼎中安全。”

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黑,此刻也是畏惧不已。

梧桐叶严肃道:“水神暂时来不了,估计她刚离开混沌空间,正往这里赶来,因此还需要一些时间。”

刚离开混沌空间!

梧桐叶的这句话,让杨风更加惊恐,相隔极其遥远的距离,梧桐叶竟然也如此强大。

“我怕,我怕怕,吓死宝宝了。”张武拍了拍胸膛,心有余悸。

梧桐叶白了张一眼,这么大个人了,居然还说吓死宝宝了,能不能要点颜面。

“梧桐叶尊者,如果我们离开了神农鼎,万一黑凤再来强大的一击,那我们岂不是死定了。”小黑担忧道。

其实小黑的忧虑,正是杨风的担忧。

如果离开了神农鼎,黑凤再来一次轰击,他们将会死无葬身之地,刚才若不是有神农鼎保护,估计他们此刻,早就与剑楚天一样,已经命丧黄泉了。

梧桐叶严肃道:“相隔如此遥远的时空,还能发出这么强大的威力,如此实力,普天之下,神州之内,只有天帝拥有,因此,黑凤刚才的这一击,肯定是使用了某种特殊的秘法,但是强大的秘法,只能用一次,如果我们再不走,她本尊到来,那么我们将会必死无疑。”

杨风觉得言之有理,如果不走,一旦梧桐叶的本尊降临,他们将会必死无疑。

神农鼎虽然很强大,可是梧桐叶的本尊降临之后,这神器再也保护不了他们。

“小师弟,按照时间推算,我们已经来到婆娑山一天了,今天将是你晋升宗门的日子,你的当务之急,是要把门派晋升成为宗门,然后想办法化整为零,避其锋芒,因为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黑凤即将到来。”

“梧桐叶尊者,既然情况如此危机,还晋升什么宗门啊,大家回去之后把东西分了,然后各自散伙吧。”

每次遇到危险时,张武首先想到的便是散伙,分家产,分东西,就好像猪八戒。

这句话还好出自于他之口,如果是其他人敢说这种话,估计已经死亡千百次了。

梧桐叶严肃道:“每一个宗门的诞生,天穹将会降下神光,光环加身,晋升宗门之人,都会有极大的好处……。”

在梧桐叶的讲述下,杨风终于得知,在如此危急的时刻,师姐为何还让他晋升宗门。

神州大陆上,最高的势力就是宗门,当然,生死门是个例外,六道宫也是例外。

但是想晋升中人很困难,因为不但需要实力,而且还需要功德,运势等等。

以上的这些条件,杨风都已经具备了,所以他可以把普渡门,晋升成为宗门。

一旦普渡门,被晋升成为宗门,天穹将会降下神光,加持的杨风的身上,光环护身,杨风将会受益无穷。

而且杨风与婆娑老祖,以及剑楚天等人不同,因为他是宗门的开山祖师,而剑楚天这些人,仅仅只是守业者而已。

“小师弟,事不宜迟,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回昆仑圣境,然后按计划行事。”梧桐叶焦急道。

“好。”

杨风点头,表示一切听从梧桐叶的安排,只是想到把门派晋升宗门后,又要化整为零,因此他有些不甘心,毕竟门派刚刚遭受一次重创,好不容易恢复走向正常的次序,步入正轨,可却没想到,现在又要遭受危机。

嗖!

杨风收起神农鼎,走出了巨鼎中,而婆娑山的宫殿已经不复存在了,曾经辉煌的婆娑宗门,也毁于一旦。

好在黑凤的神通,只是借助秘术施展而出,只能施展一次,否则大家必死无疑,不过黑凤也真狠毒,竟然亲手毁掉她十万年前建立的宗门,而且还误杀了剑楚天,以及圣剑宫的诸多高手们。

不过以黑凤的心性,以及眼界,毁掉一座区区的婆娑山而已,无足轻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