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中!

毒女,以及武圣人,还有王枭等人很震惊!

他们没想到,眼前这个戴青色斗笠的人,竟然是杨风。

杨风,那是现在这个世界上如日中天的人物。胆敢和生死门执行门主武遮天对攻,放眼天下,也就这一个了。

“你是杨风?”毒女问道。

“不错。”

杨风将青色的斗笠取下,傲然而立,站在房间中。

随后,圣罗兰也将青色的斗笠给取下。

“杨哥,真的是你。”

王枭很激动,他没想到,能见到杨风。

“你,你没有死?”

王枭并不知道杨风没有死的消息,他只知道魂河之战,杨风生死不明。

“武遮天还没有死,我怎么能死?生死门还没有灭,我岂能死。”杨风平静的声音传来道。

“好好好,太好了。”

王枭大喜,手中的长剑扔在地上,因为杨风没死,而且还出现了,所以他不用自杀了。

武圣人则是扛着黑色的斧头,表情有些古怪,估计想动手,但又没底气。

如果是其他高手,他还可以用父亲的名声吓唬对方,可是他知道,在杨风面前,父亲的名声不管用。

杨风冰冷的目光,随意从武圣人的身上扫过,这鸟人居然扛着一把斧头,与他父亲武遮天的斧头一模一样。

感受到杨风兵的目光后,武圣人紧紧的握着斧头,如果手中的斧头是开天斧,那该多好呀,至少可以一战。

杨风随意扫视武圣人后,他的目光又看向毒女。

房间中的气氛仿佛凝固了,所有人大气也不敢出。

虽然杨风在魂河之战中败了,但他们依然不敢小瞧普渡门,毕竟曾经的那一战,乃是两个势力之间巅峰终极大战。

杨风看向毒女,道:“四百年前,你们婆娑山的老猪狗,不但害死了星剑客,而且还让秋露含恨而终,带着对星剑客的恨意死去,我杨风乃是星剑客的传承者,我一定要为他讨回公道。”

曾经在湖中,当杨风听老龟讲述这个故事时,他当时便发誓,将来有机会,一定要为星剑客讨回公道。

不过那时他还是弱小,只是个小人物而已,所以将这件事埋藏在心底。

但如今不同了,他终于可以为星剑客讨回公道了。

毒女气得浑身颤抖,因为杨风辱骂她们的老祖宗是老猪狗。

目视着毒女,杨风一字一句道:“老猪狗不应该如此狠毒的对待秋露,更不应该编下谎言,让秋露含恨而终,带着怨恨离开这世界,所以,老猪狗欠他们一个公道。”

星剑客与秋露,是多么恩爱的一对人,但如此恩爱的人,一个死在九重天之下。

另外一人,却误以为对方有了新欢,早已成家立业,所以在孤灯之下,孤独的慢慢老去。

带着怨恨活了一生,临死之前还唱了一首你坠落繁华,我孤老终生。

杨风忧伤的笑了,但他并不是嘲笑星剑客与秋露,他是嘲笑婆娑山的人,竟然如此的无情无义,如此的麻木不仁。

“杨风,不准侮辱我们的老祖宗。”

轰!

毒女一声大吼,疯狂的对杨风出手,滚滚涌动的气息,卷席浓浓的黑气。

不过在杨风的面前,她这点实力还是太弱了。

嗖!

杨风的速度快若闪电,他捏住了毒女的脖子。

咔嚓!

咔嚓!

毒女的脖子中,传来一阵阵咔嚓咔嚓的声音,仿佛要被杨风捏断了。

她惊恐绝望的目光看着杨风,他感受到死亡的气息,她没想到,自己的这一生,居然要终极在杨风的手上。

武圣人扛着黑色的斧头,杀气腾腾的看着杨风,但他并没有动手,他身后的那些高手,也是凝神聚气,但依然没动手。

因为他们没有把握对付杨风。

毒女恨恨的目光看着杨风,就算是死,她也绝对不会求饶。

轰!

就在杨风要捏死毒女时,他快速收回了真气,松开手。

“我不杀你,并非我畏惧你婆娑山,我之所以让你活着,只是想让你回去给我带句话。”杨风冰冷道。

咳咳咳!

毒女咳嗽了几声,吃力道:“你想让我带什么话?”

杨风目露凶光,一字一句道:“你回去之后,告诉那个老猪狗,就说四百年前的那件事还没结束,星剑客传承者杨风,要让她向全天下人公布这件事,而且亲自去秋露的坟前忏悔,若她能如此,此事我便不计较了,如若不然,等我灭了武遮天之后,一定会亲自打上婆娑山,斩下她的狗头。”

“哈哈!”

毒女仇恨的笑了笑,道:“杨风,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我婆娑山的老祖宗,怎么可能会向你低头。”

“她是否会向我低头,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你只需要把我的话带到即可。”

杨风身上的杀气越来越强盛,如果婆娑山的老祖宗,不按他的话去做,那就休管他不客气了。

“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