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进入四合院中,而且来者不善,个个气势汹汹,这一行人,大约有十几人,看他们的装束,乃是圣剑宫的人,而且这些人的实力都很不错,全是剑道大成的强者。不过他们并非是冲着杨风来的,只是一群装比显摆的家伙而已。

进入四合院之后,圣剑宫的这十几个高手,大大咧咧的找个地方坐下,而且声音特别大,个个都是大嗓门,仿佛担心别人不知他们是圣剑宫的人。

杨风微微蹙眉,不悦,因为师姐的心情不太好,可是这些垃圾,居然如此大声喧哗。

另外一旁!

林雄看了看圣剑宫的那十几个高手,然后对林飞说道:“飞儿,我平时让你低调,谦虚,主要是对于圣剑宫这类人,你以后见到这些大宗门的人,千万要低调一些,不要太高调,不过遇到那一类人,你可以高调点。”

说话间,林雄看了看杨风那边。

“父亲,我觉得那几个人应该是大人物,你看他们气势不凡。”林飞还是坚持他的看法。

唉!

林雄叹息一声,他对儿子有点失望。

……

杨风与梧桐叶喝酒,可圣剑宫的那些人到来后,打扰安静,所以他轻轻的握着酒杯,打算站起身来。

“算了吧,小师弟,我们喝完这杯酒就走吧,还要去婆娑山呢,没必要招惹这些小麻烦。”梧桐叶说道。

杨风握着酒杯的手缓缓松开,既然师姐梧桐叶不愿意招揽这些小麻烦,他也懒得动手。

虽然那些人,全部是剑道大成的高手,可是在杨风的眼中,并不是很强。

“哈哈,杨风那个垃圾,居然想去婆娑山,而且还想让婆娑山老祖宗赔礼道歉,他简直是痴心妄想。”圣剑宫的一个高手笑道。

“不错,杨风太嚣张了,他也不看看自己是谁,就他那点实力,以为灭了武遮天,就能天下无敌了,可是他也不想想,婆娑山能成为宗门之一,那是何等的强大。”另外一个高手挖苦道。

“真是想不通,掌门为何如此重视那个垃圾,一个区区的杨风而已,居然还出动我们门派所有剑道大成的高手,而且掌门也亲自出动了。”

就在杨风几人打算离开时,圣剑宫的那些高手居然议论纷纷,而且在背地说他的坏话。

不过那些人并不认识杨风,因为他们从没见过杨风。

听见这些人辱骂自己,杨风的眼神中闪烁出一丝杀气。

圣剑宫的一个高手感受到杀气,于是回头看了看杨风一眼,不过他又继续与门派的那些师兄弟交流。

“杨风太嚣张,也太狂傲了,这种人早晚得死,不懂收敛。”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哈哈!”

一个高手得意的笑了笑,不屑一顾,道:“不过杨风就算再强大,在我们圣剑宫的眼中,他只是个垃圾,就算是他的门派,在我圣剑宫眼中也是垃圾,当初的昆仑之战,我们门派之所以敷衍武遮天,只是想让杨风与生死门决战而已,可是得意忘形的他,竟然还以为我们这些宗门惧他。”

圣剑宫的这些高手越说越起劲,不但对杨风嗤之以鼻,对普渡门也是极其的侮辱。

听见那些人的议论,梧桐叶暗自叹息一声,因为他知道,这些人死定了。

砰!

小黑与张武很恼火,于是用力拍了拍桌子。

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小黑愤怒道:“你们这些垃圾,居然敢说杨风的坏话,信不信我弄死你。”

“哈哈。”

圣剑宫的这些高手,发现小黑是个小孩后,忍不住笑了笑。

“去他大爷的,我没看错吧,一个小屁孩,竟然有这么大的火气,而且还敢威胁我们。”圣剑宫一个高手笑了笑,牛叉轰轰道。

其他那些高手也是不屑一顾,一个小屁孩,居然敢在他们面前拍桌子。

“我警告你们,如果敢再说杨风的坏话,小心我灭了你们。”小黑继续威胁道。

杨风依然平静的坐在那里,慢慢的品尝酒。

玛德!

一个高手骂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大大咧咧走到小黑的面前,一副居高临下的神态,霸气的看着小黑。

“小屁孩,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我们是圣剑宫的人,你一个小屁孩,居然敢威胁我们,告诉我,你的后台是谁?”

圣剑宫这高手认为,小黑的身后肯定有后台,要不然一个小屁孩,哪来这么大的勇气,底气,居然敢在他的面前拍桌子。

“滚,要不然我把客气了。”小黑生气道。

“哈哈!”

圣剑宫的这高手笑了笑,毫不在意道:“你一个小屁孩,就算生气又能如何,老子我分分钟可以弄死你,如果你老实交代后台是谁?我可以饶你的小命。”

……

另外一旁!

林雄看着这边发生的情况,然后压低声音,对林飞说道:“飞儿,你看到了吧,这就是这些大宗门弟子的行事风格,一旦得罪了他们,就算是个小孩,他们也不放过,那几个人有麻烦了,可能性命不保。”

“父亲,难道你没发现那个青年高手,神色一直很平静吗,纵然面对圣剑宫这些高手,他依然平静如水,所以我认为,那几人也不好招惹。”林飞严肃道。

“好吧,既然你坚持你自己的看法,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林雄打算以真实的事例,好好教育他的儿子林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