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

云涌!

连绵起伏的大山中,婆娑老祖虚空而立,白发飞舞,深邃的目光看向杨风,道:“小子,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一代掌门,又何苦要如此对待自己门下弟子,何必要如此呢,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尸魂圣。”

杨风终于明白了,原来四百年前,婆娑老祖之所以残忍的对待星剑客,以及珠女秋露,一切都是因为尸魂圣。

衣袖翻滚中,婆娑老祖继续说道:“珠女秋露,乃是我的弟子,她天资聪慧,很有灵根,将来的成就,绝对能达到元神十二重境界,但我却意外发现一个秘密,原来我这徒儿,竟然是太阴精魂之躯。”

风中,婆娑老祖继续说道:“得知这秘密后,我大喜过望,只要将让她经历大悲大痛,在悔恨之中死去,带着无穷的怨念离去,她将会成为尸魂圣,一旦被我控制,我婆娑山,将会多一张王牌杀手锏。”

听见婆娑老祖的讲述后,杨风怒火万丈,果然是心狠手辣,为了目的,居然如此的残忍。

婆娑老祖继续说道:“为了让珠女秋露变成尸魂圣,所以我特意安排他离开宗门,因为我知道,最大的大悲大痛,莫过于一个女人,遇到个负心汉,于是……。”

在婆娑老祖的讲述中,杨风以及众人,终于得知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

原来四百年前,星剑客与珠女秋露的那件事,是婆娑老祖一手安排的,这并非是偶然,而是一场阴谋。

原来,婆娑老祖看出了弟子的慧根,如果让珠女秋露正常修炼,最多也就是元神十二重,不可能成为圣人。

因为想要成为圣人,必须要有大功德,可是如今天帝主宰神州,想有大功得很难,总不能为了天下苍生,反抗天帝吧。

若是如此,估计还没成为圣人,就会被无情的灭掉。

婆娑老祖思来想去,终于想到个办法,那就是让珠女秋露经历大悲大难,被感情欺骗。

可是普通的感情欺骗,普通的大悲大难,还不足以让珠女秋露死后变成尸魂圣。

可婆娑老祖的运气很好,他的计划居然很顺利,珠女秋露,竟然遇到一个男人,一个很痴情的男人,星剑客。

不但星剑客很痴情,珠女秋露也很痴情。

当珠女秋露与星剑客相遇后,当两人深爱对方后,而且私定终身之后,婆娑老祖突然下了命令,让珠女秋露回婆娑山。

珠女秋露是个听话懂事的弟子,师傅有命令,所以她立刻回婆娑山。

星剑客由于思念珠女秋露,所以去了婆娑山,想要提亲,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无所谓。

其实这一切,都在婆娑老祖的预料中,他早就知道,一旦珠女秋露回婆娑山,星剑客肯定会追随而来。

果然,星剑客真的来了。

于是,婆娑老祖继续实行第二个计划,那就是故意勃然大怒,指责他的弟子珠女秋露,居然与人谈情说爱,私定终身。

愤怒之下,婆娑老祖把星剑客控制起来,然后扔在万蛇窟中,其实这一切,婆娑老祖有意而为之。

她心知肚明,如果珠女秋露见到这一切,肯定会不顾一切的救星剑客,他太清楚这女弟子的性格了。

果然,正如她预料,珠女秋露亲眼目睹星剑客惨遭酷刑后,立刻跪地求情。

可是婆娑老祖假装不答应,假装一定要灭星剑客,悲痛中的珠女秋露,居然愿意接受剥皮之刑。

婆娑老祖当时很欢喜,如果珠女秋露当时不愿意,她绝对不会杀死星剑客。

因为星剑客死了,她很清楚,珠女秋露的怨恨无法转移在她的身上,毕竟她是珠女秋露的师傅。

而且如果星剑客死了,也就没有价值了。

婆娑老祖故意悲痛万分,挥泪斩马谡,含着泪水,让珠女秋露遭受剥皮之苦。

之所以如此折磨珠女秋露,是想让她为星剑客付出一切,因为一个女人,如果为一个男人付出的太多太多,一旦被辜负之后,怨气就会很大。

珠女秋露被剥皮之后,变成一个怪物般的女人,终日把自己锁在房间中,闷闷不乐,孤苦伶仃,而且还饱受嘲笑。

婆娑山的所有人,时常嘲笑星剑客。

可纵然被无数人嘲笑,她依然默默的忍受着,依然承受着一切悲痛,因为她始终相信,星剑客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为他找来神医。

其实婆娑老祖知道,以星剑客的那点实力,不可能上九重天,到达神医门。

果然,正如婆娑老祖所预料,星剑客无法到达九重天,最终死在了第四重天。

当然,即便星剑客真的能到达九重天,也不可能找来神医,因为婆娑老祖会出面阻止,绝不允许计划失败。

星剑客死在第四重天后,婆娑老祖一直隐瞒这件事,故意不让秋露知道。

他有意让秋露,忍受着一个个日日夜夜的悲痛,孤独的慢慢老去。

忍受的寂寞越久,内心的压抑越多,死亡之后怨气就越大。

终于,就在珠女秋露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时,婆娑老祖便撒了个谎,她不会让珠女秋露就这样孤独的死去。

因为正常的孤独死去,怨气会降低,于是她有意欺骗珠女秋露,就说星剑客早已成家立业,早就儿孙满堂,早已把她忘记了。

天下的男人都是负心汉,天下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人。

星剑客就是天下最无情的负心汉,根本不顾珠女秋露死活,不管她忍受着悲伤,却与其她女人结婚生子。

得知这件事后,珠女秋露痛哭一场。

那一夜!

婆娑山下起了瓢泼大雨,雨水很大,雷鸣闪电。

风中,雨中,雷声中,珠女秋露哭泣的声音,传遍了整座大山,传遍了千万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