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对付婆娑老祖,除了自己门下的高手之外,杨风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

看向婆娑老祖,杨风继续严肃道:“老妖婆,看在你已经年事已高的份上,以及这件事发生在四百年前,因此我也不想为难你,只要你能交出珠女秋露的骸骨,我便不与你为敌,这件事也就罢了。”

“哈哈哈……。”

大山之中,婆娑老祖纵声大笑,怒发冲冠的她,满头银丝随风飘动。

“杨风,你这故事说来确实很感人,连我也被感动了。”

“是吗?”

杨风背负双手,冷声问道:“难道这仅仅只是个故事吗?”

“不错,这确实不仅只是个故事,而且还是真实的,但那又能如何?谁敢站出来与我为敌?谁敢为了几百年前的小事,就与本老祖为敌。”

婆娑老祖很霸道,声音很凌厉,她不相信,谁敢与她为敌?

“我既然已经来了,就不会畏惧你。”杨风平静道。

婆娑老祖转身,看向身旁的剑楚天,道:“剑掌门,我需要你的帮助,不如我们一起联手,灭了杨风,杀了他之后,轩辕剑归你,其他宝物归我。”

轩辕剑!

听到这神剑后,剑楚天微微动容,看得出,他心动了,毕竟那是轩辕剑。

诸夏大陆上,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天下剑道出自于圣剑宫,可圣剑宫却没有神剑,最有名的轩辕剑却在杨风手中,这让剑楚天有些尴尬,虽然轩辕剑的剑尖,被天帝的轮回盘给折断,但圣剑宫如果愿意花费大代价,也并非不能修复。

如果能得到轩辕剑,圣剑宫的地位,将会再次提升。

婆娑老祖继续说道:“剑楚天,这可是机遇,你我联手,足可轻易斩杀杨风,只要将他给灭了,轩辕剑便是你的,如此大好机会,你可千万不要错过啊。”

大山下,杨风背负双手,看向剑楚天,道:“剑掌门,难道你当真要与婆娑老祖联手,一起对付我吗,有些事你可要考虑清楚了,一旦犯下大错,就没有回头的机会。”

“呵呵!”

剑楚天微微一笑,道:“杨门主,你误会了,我岂能与婆娑老祖联手对付你,我今天来此,主要是当个见证人的。”

“那就好。”

杨风满意的点头,他就知道,剑楚天不会轻易的与婆娑老祖联手,因为这些宗门的掌门们,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绝对不会轻易出手。

“你!”

婆娑老祖看向剑楚天,怒道:“剑掌门,你怎么能出尔反尔,这一切,我们事先可商议好的。”

哼!

剑楚天冷哼一声,道:“婆娑老祖,我事先可没与你商议对付杨风,我们只是商议,如何交出珠女秋露的骸骨,如何你向全天下宣布那件事,可是我没想到,你竟然设下圈套,想引杀杨门主,你这不是败坏我名声吗。”

“剑楚天!”

婆娑老祖咆哮一声,愤怒的看着他,道:“你可别忘了,杨风杀了你圣剑宫的弟子,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圣剑宫的那些死去的弟子们报仇吧,可你竟然不敢出手,难道你畏惧杨风吗?”

“哈哈!”

剑楚天笑了笑,道:“我乃是堂堂正正圣剑宫的掌门,怎么可能畏惧杨风,但这件事,确实是你的不对啊,你曾经犯下如此滔天大罪,不认错也就罢了,竟然还想拖我下水,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婆娑老祖脸色黑了又黑,如同黑炭,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灭了剑楚天,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竟然阴了她。

剑楚天继续说道:“至于我门下弟子被灭,这无所谓,反正都是一群无用之人,我圣剑宫有千千万万的弟子,如果每个弟子被灭后,我这当掌门的都要出手,那我岂不是会被累死。”

“哈哈!”

婆娑老祖笑了笑,道:“可笑,可笑啊,真是可笑,没想到堂堂正正的圣剑宫掌门,竟然是如此言而无信的小人。”

剑楚天不理会婆娑老祖,看向杨风,道:“杨门主,我决定不管这件事,因为这件事,确实是婆娑老祖的不对,身为公证人的我,岂能出手。”

“好,多谢。”杨风微微点头,道。

一旁,梧桐叶压低声音,对杨风说道:“小师弟,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杨风问道。

梧桐叶说道:“我终于明白,剑楚天为何要带九十九个高手上山,然后又暗中将这件事泄露出去,其实,他是想让你对付婆娑老祖,灭了婆娑山。”

“不错。”

杨风这时才明白,以及想起妯百阅在昆仑说的那些话。

不愧是军师啊,竟然分析的很准,当初在昆仑山时,妯百阅便分析出剑楚天的动机,此人之所以秘密带九十九个高手上山,其实是做给婆娑老祖看的,想让婆娑老祖,有更大的底气对付普渡门。

之后,剑楚天又暗中将这件事泄露出来,其实是想告诉杨风,婆娑山有埋伏,婆娑老祖想对付普渡门。至于剑楚天为何要如此做,那只有一个解释,他想看着婆娑山的覆灭,或者说,她想看着婆娑山,与普渡门的火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