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下!

一群高手激情澎湃,虽然牌子上写着,非宗门者跪行上山,但他们并不在意,因为只要能去婆娑山,莫说是跪着上去,就算是爬着上去,他们也心甘情愿,乐意。

“哈哈!”

一个黑衣高手笑了笑,然后对众人抱拳,道:“诸位,我先去婆娑山了,我定要一睹婆娑老祖的威严,以及看看那些大宗门的高手们,希望大家给我个面子,不要与我争抢,让我第一个跪着爬上去。”

此人还真是没骨气,跪着上婆娑山,竟然还争这要第一个去。

但并不觉得这是羞辱,相反,他觉得这是光荣,无上的光荣。

余下的那些高手们,都很羡慕那黑衣高手,竟然站在最前面,最先有机会跪着上婆娑山。

杨风带着张武,梧桐叶,以及小黑,快速走出人群中,走到最前面。

黑衣高手见杨风出现后,他斜着眼,不满道:“小子,难道你想与我争吗,想第一个跪着上山吗,这机会是我的,我的,任何人也不能与我争抢。”

“切!”

张武不屑一顾,道:“孬种一个,跪着上婆娑山,还争着抢。”

“哈哈!”

这黑衣高手笑了笑,道:“小子,你懂什么,婆娑山乃是超级宗门,似这种大宗门,不知有多少人梦寐以求想去,能跪着上去,便已经是天赐良机了。”

“罢了,罢了,不与你废话了,总之你们不能与我争,还是让我先跪着上去吧。”

就在这黑衣高手,想要跪着上婆娑山时,下一刻,他被吓了一跳。

杨风站在大山下,背负双手,一声暴喝,道:“婆娑老祖,我杨风来了,你不是设计引我入局吗,今日,我杨风主动前来拜山。”

噗嗤!

黑衣高手被吓得想吐血,谁啊,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婆娑山下一声暴喝,不过想到那名字后,他更震惊。、

杨风!

难道他眼前的这年轻人,便是普渡门的门主杨风,那个灭了武遮天的普渡门主。

余下的那些强者们,也是惊呆了,目瞪口呆看着眼前的这年轻人,他们没想到,这年轻人,竟然是普渡门的门主,竟然是杨风。

静!

全场安静,大山下鸦雀无声,如果眼前的这年轻人,真是普渡门的门主,他们可得罪不起。

呼呼呼!

大山下,狂风吹拂,杨风洪亮的声音传来道:“普渡门门主,杨风,拜访婆娑山。”

普渡门门主杨风,拜访婆娑山!

......

这洪亮的声音,好似潮水般,层层叠叠,铺天盖地的涌动而出,卷席而上,弥漫在大山之中,直达婆娑山的宫殿。

而此刻!

婆娑山上,那金碧辉煌的宫殿门前,一头白发的婆娑老祖,眼神中闪烁着强盛的杀气,杨风还真来了,不但明目张胆的前来,而且还婆娑山下使用真气传音,这太嚣张,太放肆了。

“普渡门门主杨风,拜访婆娑山。”

又是一声爆呵传来,大殿前的那些树木,纷纷快速的摇曳着,一片片树叶,飘飘荡荡哗啦啦的落下。

“普渡门门主杨风,拜访婆娑山!”

又是一声传来,大殿门前,圣剑宫那些强者们,手中的长剑纷纷震动,仿佛不受控制。

“普渡门门主杨风,拜访婆娑山!”

轰!

当最后一道如同惊雷般的声音传来,圣剑宫一个高手,只觉得心口一甜,然后一口鲜血吐出。

“噗嗤!”

此人一口鲜血吐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因为杨风的真气太强,而他的实力又很弱,所以被震晕了。

剑楚天脸色极其难看,气得浑身发抖,对身边几个手下说道:“来人啊,将这废物给我抬下去。”

“是,掌门。”

几个高手走了过去,将此人的抬下去。

“杨风!”

剑楚天神色凝重,喃喃自语道:“没想到他真气竟然如此强大,人还在大山下,便能用声音震晕我门下一个弟子。”

婆娑老祖也是神色凝重,他也没想到,杨风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大,不过她婆娑山也不是好招惹的。

“剑楚天,杨风实力虽然很强,但我们这些宗门们,难道还会畏惧他吗,今日,定要让他有来无回。”婆娑老祖严肃道。

......

生死门!

小圣人司忠恒离开九重天,如同一颗流星般,快速朝婆娑山飞行而去,他一边飞行,一边喃喃自语道:“六道宫圣主有法旨,让我灭掉杨风这小子,但这小子身上有神农鼎,而神农那老东西的魂魄还在,我得小心点,静观其变,如果神农魂魄消失,我就出手将杨风给灭了。如若不然,要想灭掉这小子,还真是不容易!”

司忠恒被神农打怕了,上次在中海市中,神农随意一招,就将他从中海市,轰飞到第一世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