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周山!

怨念之气中,那几个强大的苦修士,看着杨风逐渐远去的背影,情不自禁感叹,道:“真不愧是杨九鼎的儿子啊,竟然与他父亲一般,能进入黑山的区域中,无限接近禁地核心。”

“唉,只是可惜了,或许他将会与其父亲一样,被困在那里二十年。”僵尸般的高手叹息道。

“想当年,纵然是血魔王,以及神光王,以及古咒王,这些强大的将臣们,也无法进入黑山区域。”另一个苦修士严肃道。

“是啊,五大将臣中,也只有长生王,能无限进入黑山区域。”

.......

在那些苦修士们的议论中,杨风已经无限接近黑山区域了。

轰!

轰!

一股股强大的怨念之力,好似狂风暴雨般,疯狂的卷席而下,仿佛要撕裂他的身体,以及吞噬他的灵魂。

但杨风依然咬着牙,一步步的负重前行。

他必须要负重,他必须要担当起这责任。

呼呼呼!

怨念之力的狂风怒吼,那风声中,仿佛有千千万万的恶魔咆哮,怒吼,发出嘶吼的声音,无穷无尽的煞气,将杨风给淹没,随着他的前行,那无尽的煞气也越来越强盛。

杨风的身体四周,造化功的能量,快速抵挡住怨念,不过纵然是造化功,在这里发挥不出极大的作用,因为这里的怨念太重了。

踏!

终于,当杨风即将踏入黑山时,他无法继续前行了。

噗嗤!

突然间,杨风一口鲜血吐出,单膝弯曲,因为这里无穷无尽的煞气,已经接近元神十一重巅峰了,以他现在的修为,很难继续前行,强大的煞气,恐怖的怨念,终于让他倒下了。

双手捂着胸膛,杨风灵魂好似被人撕裂般,他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因为受到煞气的侵蚀。

只是,在即将倒下去的那一刻,杨风见到黑山中,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可写两个字。

“风儿!”

风儿!

这是父亲杨九鼎留下的绝笔,是父亲杨九鼎留下的字,九重天之战失败后,父亲来到第二世界,企图打开灵帝的封印,但他失败了,在以强大的意念,与灵帝交流,得到亡灵之力后,父亲便来到不周山的禁地中。

在这里,父亲被困了二十年,而那两个字,便是父亲留下的。

“父亲!”

杨风猛然叫了一声,想起了真龙岛上的那一幕。

父亲非人非鬼,身上没有血肉,只有森森白骨,如同骷髅般,再想想魂河之战,母亲岚九夜的死,以及千千万万普渡门成员的惨死,杨风猛然站起来,喃喃自语道:“天帝不灭,龙油灯永不枯竭。”

天帝不灭,龙油灯永不枯竭!

踏踏踏!

每念出一句,杨风便继续负重前行一步,天帝不灭,他杨风也绝对不能倒下。

“哈哈!”

猛然间,杨风大笑几声,道:“来吧,来吧,怨念之力,不过弹指一瞬间。”

哗啦啦!

在他那豪情万丈,以及强大的意念之下,无穷无尽的煞气之力,对他的影响再也不如之前,而杨风,也终于进入了黑山其余中。

幻境!

当他踏入黑山区域后,眼前出现一条滚滚西去的血河,那是魂河。

而魂河之上,有一群人在战斗,之后,便是岚九夜的死亡,素还真的死亡等,看着这一幕幕的情景,杨风紧握着拳头,杀气纵横,他很想阻止悲剧的发生,可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幕的发生。

“风儿!”

风中,传来岚九夜呼唤的声音。

那是母亲岚九夜,在陨落之际对自己的呼唤。

“母亲!”

杨风叫了一声,想疾驰而去,但眼前的这一幕轰然的消失,不见了。

幻觉!

这是幻觉!

轰!

下一刻,真龙岛的情景再次出现,他见到父亲将龙油灯点燃的情形,以及听到父亲那怒问苍天的声音,但杨风知道,这些都是幻觉,不是真的,所以他安静的看着,随后,定军城之战,王城之战,中海市之战等。

曾经的所有经历,所有战斗,一幕幕的浮现在眼前。

不过杨风依然静静的观看着,站在此间,看着眼前那一闪而过的一幕幕,他仿佛将此生的经历全部回顾了一遍,他从一个小人物,到普渡门门主,再到大起大落等等,诸多的经历,如同昙花一现而过。

呼!

冷风吹拂而过,杨风猛然惊醒,但此刻的他,已经站在黑山之下,这黑山极其高大,高约会千米,黑色的岩石中,散发出强大的怨念,不过这些怨念,对杨风的影响已经不大了。

“观石壁大周天棋局阵,能破解此阵法,便可进入不周山禁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