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周山!

怨念禁地核心中,共工忧伤的神色看向远方,良久后,他说道:“当我的魂魄,滋养出亡念珠,我可以借助亡念珠,离开此地时,一个绝世强者来了,他便是灵帝,天帝的学生。”

“灵帝!”杨风问道。

“嗯,是的,灵帝。”

共工点头,道:“灵帝来的很匆忙,见到我后,他告诉我,颛顼已经死了,被天帝灭了,不但如此,黄帝也死了,青帝,以及炎帝也死了,不但如此,他还告诉我,其实在我死后,颛顼悔恨交加,跪在我尸体旁痛哭了七天七夜。”

唉!

共工又是一声无奈的叹息,这一身叹息,道尽心中的无奈,以及忧愁,道:“我与颛顼,虽然经常意见不合,但他其实还是很尊重我的,只是在一些大事上,我们两人都比较固执而已,得知我死后,颛顼悔恨交加,跪在我尸体旁痛哭七天七夜后,我所有的怨念,以及恨意,也就消失了,何况故人也死,我又恨从何来啊。”

原来颛顼与水祖,其实两人相交不错,关系也很好,只是在一些大事面前,两人会经常意见不合,发生分歧。

踏踏踏!

共工行走在怨念之气中,他苍老的声音继续传来道:“得知颛顼死后,我也很难受,毕竟我与他关系匪浅,而灵帝之所以进入这里,便是得知我滋养出了亡念珠,所以他想借去一用。”

灵帝来的很匆忙,因为事态紧急。

当时,青帝,黄帝,炎帝,都已经死在天帝手中,所以灵帝知道,下一个便是自己,灵帝深知,他将会与天帝决一死战,此战,关系到天下苍生幸福,此战,关系到乾坤何人扺掌。

共工忧伤的声音,在风中徐徐传来道:“灵帝告诉我,天帝不仁,涂炭生灵,不顾芸芸众生的死活,他与天帝之战在即,但他没把握战胜天帝,需要借助我的亡念珠,抹去天帝印的信念,或许只有如此,才能战胜天帝,为了芸芸众生,所以我将亡念珠借给了灵帝,只是我没想到,灵帝离去后,再也没回来,而我也再也没见到亡念珠。”

“水祖,灵帝之所以没归来,并非他不讲信用,而是他败了。”

风中,杨风的声音很低沉。

“唉!”

共工又是一声叹息,道尽了心中的无奈,道:“其实,当灵帝一去不复返后,我便已经猜测到结果,肯定是他战败了,后来,直到一个人的出现后,我才确定,灵帝确实是战败了。”

“那个人便是天帝,也是第二个进入这里的人。”杨风说道。

其实第一个进入这里的人,应该是水祖,但公共由于只是魂魄进入此间,因为不算是人。

“嗯,不错。”

公共忧虑的眼神看着前方,仿佛在回想着十万年前的诸多往事,以及曾经的那一幕幕。

杨风默不作声,静静的站在公共身旁,他能感受到,水祖身上的气息不断的变化,时而平静,时而波动,时而忧伤,时而怨恨。

不多久,共工继续说道:“在击败灵帝后,他一统天下神州,由于天帝被亡念珠所伤,所以他怨恨于我,于是进入此地,想将我魂飞魄散,诛之,报仇。”

亡念珠,竟然伤过天帝。

杨风也深感惊讶,没想到亡念珠的威力这么大,竟然能伤到天帝,但水祖实力也很强,天帝亲自进入这里,想将他诛杀,但他依然能活到现在。

共工幽幽的声音传来道:“天帝进入此间后,便与我大战一场,将我魂飞魄散,但我由于与不周山怨念融合一体,因此只要不周山怨念还在,就算我魂飞魄散,也能再次魂魄凝聚,苏醒,天帝无奈,再加上我对他没威胁,所以他便离去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来过。”

原来如此,只要不周山怨念还在,水祖的魂魄便无人可灭,除非是他自己想元神俱灭,不过天帝再也没出现过,或许并非天帝没办法灭水祖,而是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段,太麻烦,所以天帝不想大费周章,对付一个没有威胁的魂魄。

而且后来的天帝,有了更大的野心,那就是掌控天道,凌驾于九天之上,真正的不死不灭,如果他真的成功掌控了天道,想灭水祖也很容易。

共工又说道:“我的魂魄,当时被天帝打得魂飞魄散,消失在不周山中,然后经过数千年的时间后,又再次慢慢的凝聚苏醒,之后,再也没人进入这里,天帝也没来过!只是二十年前,你父亲杨九鼎,带着覆灭天帝的信念进入了黑山区域,二十年后,他原本有机会进入此地,但他放弃了,虽然不周山怨念不散,我便不灭,但十万年了,我魂魄越来越弱,也要消失于天地间了。”

这世上,没有真正的不死不灭。

纵然是日月星辰,也有覆灭的那一天,所以共工的魂魄,也不可能真正的不死不灭,只是在一定的岁月中,外力无法将他灭杀而已,但他能躲过所有人的灭杀,却无法躲避岁月的抹杀。

这就是岁月的强大!

“这亡念珠,由于灵帝用于大战天帝,所以里面的亡念之力已经消失了,不过我在临死前,可以用自己的魂魄,再次滋养此物,只是如此一来,我将会提前魂飞魄散。”共工忧伤道。

“水祖.....。”

杨风叫了一声,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共工伸出手,示意他无需多言。

拿着亡念珠,共工喃喃自语,道:“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我两次滋养你,但两次都是给人做嫁衣,第一次是灵帝,第二次是杨九鼎的儿子,这或许是天意吧。”

“水祖,若需要以你生命,以你魂魄为代价,我宁可不修复亡念珠,因为我不想让你的付出,只是为我做嫁衣而已。”杨风严肃道。

“哈哈哈!”

手握着亡念珠,水祖纵声大笑,道:“你错了,我也错了,我们都错了。”

都错了!

杨风有点不太理解共工的意思,随后,共工一字一句,严肃道:“其实,我并不是为你做嫁衣,而是芸芸众生做嫁衣,这或许就是我共工的命吧,但我无怨无悔,小子,你记住,以后若是得到天下,请善待众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