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度大殿。

李元昊,刘基,秋天,杜青龙,杜仙儿,剑少峰,魏樱等人都在场。

然而他们都只是坐下侧席。

坐在首席位置的人居然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只见他身穿一身红色的长袍,带着红色披风,威风凛凛。在他两侧分别站着十八名身穿战甲的骁骑校蔚。每个人都拿着强大的兵器,杀气逼人。

每个人豁然都是元神一重的高手!

当真是逼迫得杜青龙等人喘不过气来。

但是他们敢怒不敢言,谁都知道这个青年乃是校尉金府府主祖元的三儿子,元神三重的高手!

谁敢招惹?

付太昌喝了口茶,然后吐出来,重重的把茶杯扔在地上:“什么破玩意儿?你们普渡门就是这样招待贵客的吗?快让杨风那个二愣子滚出来。本公子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端着茶壶的江若离站在旁边一言不发,脸色很不好看。

其实江若离现在的身份地位很不一般,平时很少出来给客人泡茶。一般都是给杨风泡茶。这一次主动给付太昌端茶倒水,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直接把她泡的茶倒在地上,还说是垃圾。

杜青龙这时候道:“付公子请息怒。我们已经让人去请门主了。相信过不了多久,杨门主就会出来见你的。”

付太昌冷冷的看了杜青龙一眼,然后直接一个巴掌拍过去。

“啪!”

杜青龙直接被打得飞出大殿之外,吐血倒地,半晌都爬不起来。

付太昌冷冷道:“本公子什么身份?你也配和本公子说话吗?”

杜仙儿跑过去搀扶杜青龙,好半晌杜青龙才缓过神来,摇晃着站起身,脸都高高的肿了起来。

杜仙儿本来想争执,但是被杜青龙拉住了。她也只好作罢。

付太昌双脚放在案桌上,冲江若离冷冷道:“你不过一个泡茶的卑贱女人,还楞在这里做什么?快去给我换一壶茶来。”

江若离咬着牙,换了一壶茶。恭敬的递上一杯茶水。

付太昌喝了一口茶,然后又吐了出来。

有部分茶水吐在他自己的鞋子上,付太昌冷冷的冲江若离道:“你,过来,用舌头把我鞋子上的茶水舔干净。要一滴不剩。否则我把你这漂亮的脸蛋给划出几道口子来。”

江若离浑身大震。

这时候付太昌旁边一个骁骑校蔚冷冷道:“你这个笨女人还发什么呆啊?公子让你舔干净,那是看的起你,给你面子。这不但是你的荣耀,更是你祖上的荣耀!还不赶紧动口!”

江若离的身体哆嗦的更厉害了。

付太昌冷冷道:“看来你不识抬举啊。莫非觉得本公子的脚不值得你舔么?付三,把她的脸给我割下来晒成肉感。要整张割下来!”

刚才那个说话的骁骑校蔚顿时拿出一把匕首,上前一步把江若离按在案桌上,匕首就要划在江若离的脸上。

这时候,大殿之外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住手!”

这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带着极强的力量,震得全场不少人的耳朵都“嗡嗡”作响。付三的手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停了下来。

随后,杨风带着六个高层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刚入大殿,杨风便冷喝一声:“谁给你的狗胆,敢在我这里放肆!”

杨风死死的盯着付太昌,眸子里杀气毕露。

付太昌冷哼一声:“你就是普渡门的门主杨风?”

杨风冷冷道:“不错!”

付太昌冷冷道:“你好大的谱啊,本公子在这里等了你足足两个小时。你以为你是我爹么?还不快给我道歉!”

“道歉?”杨风背负双手:“我看要道歉的人是你!”

“我?”付太昌指着自己,仿佛听见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哈哈大笑:“我为何要道歉啊?”

杨风道:“第一,给杜青龙道歉。第二,给江若离道歉。第三,给我道歉!”

“你放肆!”付三这时候猛然咆哮一声:“付太昌乃是校尉金府府主的三儿子,岂是你这等贱民可以妄议的,啊!”

付三话还没说完,忽然感到一股力量轰击在他身上。

却是杨风凌空拍出一掌!

强大的掌力直接把付三的身体拍成了肉泥!

一堆肉泥!

死了!

元神一重,直接被拍死。

杨风冷然道:“我杨风何等身份?你也配和我说话?”

付太昌眉头紧皱:“杨风,你这是要和我过不去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