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崂山回来了,祖元大喜,杨风应该已经死了吧,只是不知,金崂山是否把杨风的脑袋提回来。

至于他的大儿子,还有那三个高手,此刻肯定在定军城中,收编那些家族门派吧。

“剑封喉兄弟,金崂山一定给我们带来好消息。”祖元喜悦道。

“嗯!”

剑封喉随意点头,他确实需要一处剑场,其实金乌沙漠广袤无垠,也可以作为剑场。

可金乌沙漠死气沉沉,没有半点生机,也没有灵气,因此,那里虽然广袤无垠,但不适合作为剑场。

不过定军城不同,那里有龙脉,虽然属于龙尾,可只要经过特殊的手段,把那里的灵气全部汇聚在一起,可以满足他练剑时需要的真气。

“府主,金崂山是带着伤回来的。”

就在祖元一脸得意时,那个手下说道。

“哈哈!”

祖元笑了笑,无所谓道:“无妨,无妨,没关系,杨风的实力想必也很强,大战一场,受伤也很正常。”

“府主,可是……。”

啪!

那手下正想要说些什么,但祖元已经不耐烦了,反手一个巴掌打了过去,把这手下打得鼻青脸肿,头晕眼花。

“你这废物,饭桶,哪来这么多废话,还不快点去,让金崂山进来?”祖元大声咆哮。

“是,府主。”

这手下点头,转身慌忙忙离去,其实他刚才想说,金崂山的伤势很严重,可祖元没给他机会。

那个手下离开后,祖元继续微笑道:“剑封喉兄弟,既然你看不上这些宝物,那我们就等金崂山进来吧,然后你问问情况。”

“嗯。”

剑封喉随意点头,淡淡道:“你的这份情,我记住了。”

“哈哈!”

祖元欢喜一笑,说道:“剑封喉兄弟,我们都是朋友,你何必这么客气?”

大约一分钟后,金崂山进来了。

“府主,府主……。”

金崂山拖着伤残的身体,一摇一拐进入大殿中,他的伤势很严重。

不,这已经不能用伤势形容,断手断脚,惨不忍睹。

见到金崂山这一刻,祖元也是万分惊讶,他们想到,竟然伤的这么严重。

本以为只是皮外伤,可金崂山竟然成为废人,就算能康复,也是个废物了。

剑封喉也是微微蹙眉,他也没想到,五大高手一起出动,竟然也被杨风打成这样。

噗通!

“府主……。”

金崂山跪在地上,泪流满面,诚惶诚恐。

“你伤势为何如此严重?大公子,还有其他三人情况怎么样?”祖元问道。

其实他更关心大儿子,三儿子已死,如果连大儿子也挂了,对他打击太大了。

虽然他有几百个儿子,可真正有成就的,屈指可数。

“府主,大公子,还有其他的三人,都已经死了。”金崂山跪在地上回答道。

“什么,死了?”

祖元还以为听错了,这怎么可能?他的大儿子,怎么可能死了。

“你再说一遍?”祖元大声道。

“府主,我们四大金校尉,还有大公子,五人一起联手,也不是杨风的对手,大公子与其他三个兄弟已经死了。”

金崂山痛哭失声,也不知是为大公子,还有那三个兄弟的死而伤心,还是为他自己的伤残而痛心。

“杨风,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杀我大儿子。”

轰!

暴怒之中,祖元真气涌动,强大的气息,排山倒海弥漫在大殿中。

剑封喉则是一脸不屑,一群饭桶,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看来祖元也没多大的能力手段。

感受到祖元的愤怒,金崂山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说不出话来。

“杨风,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

……

祖元的声音,如滚滚雷声,弥漫在这片大殿中。

一阵咆哮后,祖元看向跪在地上的金崂山,愤怒道:“杨风为何敢杀大公子?难道他不知道,大公子是我儿子吗?难道大公子没提我的名字吗?”

“府主,大公子提你的名字了,临死之前,大公子告诉杨风,他是你的儿子。”金崂山害怕道。

“既然大公子提我的名字了,杨风为何还敢杀他?”祖元愤怒的问道。

金崂山回答道:“府主,大公子不提你名字还好,提了你的名字,告诉杨风,他是你的儿子后……。”

说到这里,金崂山不敢继续说下去。

“说。”祖元一声咆哮。

金崂山鼓起勇气,说道:“提了你的名字之后,大公子死的更快了。”

噗嗤!

祖元差点一口鲜血吐出,不提他的名字还好,提了他的名字后,大公子居然死的更快。

“你这废物,为何能活着回来?”祖元问道。

金崂山颤抖着身体,说道:“杨风留我一命,让我回来带句话。”

“什么话?”祖元问道。

金崂山老老实实回答,道:“杨风让我转告府主你,如果想报仇,让你亲自去,不要再让一些垃圾去送死,如果你不亲自去,一个月后的封禅大典,他一定会亲自前来。”

“放肆,区区杨风,好大的胆子。”祖元暴怒,狂暴的气息,排山倒海,疯狂的弥漫而出。

“府主……。”

金崂山感受到压力,惊恐中仿佛要说些什么,但祖元凶狠的看向他,道:“你这废物,既然他们都已经死了,你还活着干嘛?”

啪!

愤怒之下,祖元抬起手,一巴掌拍打在金崂山的天灵盖上。

“啊!”

一声惨叫,金崂山的天灵盖,被祖元一巴掌拍碎了,当场惨死。

他想不通,府主为何要杀自己。

杀了金崂山后,祖元杀气腾腾地站在大厅中,周身恐怖的气息环绕,如同一尊杀神:“杨风,我这就去灭了你,取你项上人头。”

“行了,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抓紧准备一个月后的封禅大典,不要因为这些事耽搁时间,不过就是死了两个儿子而已。”

剑封喉冰冷的声音传来,他可不想因为这些事耽搁了时机。

他想早点回第二世界,第三世界的灵气太差了。

咔嚓!

咔嚓!

祖元握着拳头,恨得咬牙切齿。

“祖元兄弟,可是你需要一处剑场。”祖元说道。

“罢了,不用了,大不了这一个月我不练剑了,以后回到第二世界在练剑吧,何况只要我心中有剑,便处处是剑。”剑封喉无所谓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