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河之上!

武遮天手持开天斧,威风禀禀,霸气十足的他,如同一尊天神。

“杨风小儿,莫说是你,纵然是你父亲杨九鼎重生,如今也不是我的对手,因为我有开天斧啊,哈哈。”

武遮天洪亮的笑声,如同滚滚惊雷,传遍了血河的上空!

在二十年前,他的实力便极其强大,虽然不如杨九鼎,当差距也不大,二十年后的今天,他的修为更强大,而且还有开天斧这样的神器,所以纵然是杨九鼎还在,如今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开天斧,第二式,星河碎。”

轰!

武遮天那黝黑的斧头上,寒光闪闪,真气涌动,浩瀚的魂河,都受到开天斧的影响,停止流动了,当年的九重天之战后,他由于立下了功劳,所以天帝将此神器赐予了他,从此以后,武遮天实力大涨。

天地暗淡!

血红禁锢!

一斧出,星辰碎,天下无人可挡。

轰隆隆!

巨大的斧影,如同亿万的魂河,疯狂的辗轧而下。

“星辰剑!”

咻!

杨风剑气如虹,一剑震九州,强大的星辰剑气冲天而起,如同蛟龙出海,可在那开天斧的强大下,他的星辰剑,显得极其渺小,甚至微不足道,强大恐怖的斧影,宛如泰山压顶,直接震碎了杨风的剑气。

咔嚓!

咔嚓!

一道道清脆的声音传来,曾经无坚不摧的星辰剑道,此刻一寸寸的破碎了。

轰!

浩瀚之力,如同亿万魂河,再次涌动而下。

杨风身处的这片虚空,竟然一瞬间破碎了,在强大恐怖的威压之下,他的脸色极其难看,苍白,窒息,武遮天太强了,强大到他无法抵抗的地步。

曾经,杨风也斩杀过无数强者,甚至血魔王这样的强者,他也能诛杀,哪怕是古咒王这样的高手,他也有信心对付,可面对着武遮天时,他则是有些无力的感觉,无法反抗的颓废感。

轰!

朱雀空间中,咕噜金象快速出手,一道金色的灵力,汇聚成为金色的大山,挡住在杨风的头顶之上。

哗啦啦!

那金色的大山四周,流动着密密麻麻金色的水纹,大山之威,稳如磐石,如同一颗巨大的星辰,悬浮在杨风的头顶上空中,无论是再强的攻击,依然无法轰碎这一座金色的大山。

不过武遮天的开天斧,依然浩浩荡荡的疾驰而下,势若奔马,无可匹敌。

“破!”

虚空中,武遮天霸气的一声大吼,随后,他那强大的斧头,直接震碎了咕噜金象的金色大山。

噗嗤!

咕噜金象灵魂颤抖,魂魄微弱了许多,他只是一道能量而已,其实魂魄就是能量汇聚而成的,一旦能量消耗的极其严重,那么魂魄也会衰退。

狂暴的气息,弥漫在这片魂河之上,呼啸卷席而出几万米之外。

但在受伤那一刻,咕噜金象的灵力,包裹着杨风,快速后退了几百米,避开了巨大的斧头攻击。

轰!

那黑色的斧头,震碎了虚空,轰击在杨风之前所处的位置。

咔嚓!

一声巨响,虚空破碎,那片虚空中,被炸得支离破碎,甚至下方的血河,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真空,能看到白骨森森的河底,这河底中,也不知淹没了多少尸骨,估计有千万之上。

好险!

杨风心有余悸,刚才若不是咕噜金象出手,他估计已经死在第二斧之上了。

武遮天,很强,很强。

咳咳咳!

朱雀空间中,传来咕噜金象咳嗽的声音,他刚才受伤了,而且还比较严重。

“金象前辈,你没事吧。”杨风焦急的问道。

“没事,我没事。”

咕噜金象咳嗽了几声,微弱的声音传来道:“杨风,武遮天太强大了,尤其是他手中的开天斧更是厉害,此斧,乃是远古时期一位大神的神器,后来被天帝所得,之后,此斧又沾了东皇之气,所以这开天斧的威能,估计还在轩辕剑之上。”

杨风无比震惊,这开天斧,乃是远古时期的一位大神的神器,玛德,远古时期,那可是比上古时期还早的时代啊,不但如此,这开天斧,竟然沾了东皇之气,难怪得见到自己轩辕剑时,武遮天竟然没反应。

“哈哈哈!”

虚空中,武遮天一人,一斧,宛若战神般,冰冷的目光看着杨风,道:“杨风小儿,纵然那老怪物出手协助你,纵然你们两人一起上,我也不惧,因为我有开天斧,我有开天斧啊,哈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