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帝非我意,但天下平!

其实这是杨风的心声,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想过要当帝王,一将功成万骨枯,任何一个帝王的诞生,都会留下千千万万的尸骨。

杨风从来没有想过成为第六帝,除了青帝,黄帝,炎帝灵帝,以及天帝之外的第六个帝王。

他只想让天下太平,他只想让芸芸众生,得到公平的对待。

他只是希望这世上,不会再有魂河的出现,不会再有金乌沙漠的那一夜,不会再有古咒国的诅咒。

仅此而已,如果真为实现这个愿望,他可以从此以后退出江湖,就此解散普渡门。

“杨风,既然你无心于帝王,为何要与天帝为敌?”武遮天滚滚的声音,如同惊雷般的传来,弥漫在血河之上。

“天下,黎民。”杨风淡淡的说了这四个字。

“哈哈!”

武遮天纵声大笑道:“芸芸众生,皆为蝼蚁,他们的生命根本不值钱,只有你这种愚蠢之人,才会有如此幼稚的心愿,你当真不怕死?”

“如果能够和天下,止杀戮,众生平等,纵然我死又有何妨,为了芸芸众生,为了天下太平,何人不可舍,何人不可弃,就算要我杨风的项上人头,我也愿意心甘情愿的双手奉上。”杨风平静道。

“哈哈!”

夏盟主笑了笑,说道:“杨门主,你这话说的慷慨激昂,正合我意,不错,如果为了天下太平,就算死又有何妨,如果天帝愿意悔过,善待天下苍生,就算让我现在自裁,我也绝无怨言。”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可及。”

对于杨风与夏盟主的宏图大愿,武遮天不屑一顾。

“杨风,本门主再问你一次,你当真不怕死吗,如果你现在投降,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否则天威之下,尔等皆是无葬身之地。”

武遮天气息弥漫,他已经不耐烦了,身为生死门的执行门主,他既然君临天下,那就要有王道之威,灭掉所有不服从的人。

“武遮天,纵然我死,又有何妨?我之后,自有后来人,天帝不灭,天下不平,自有千千万万个杨风。”

此刻的杨风,已经放下了个人的生死,所以他不在意个人的生命。

因为心中的宏愿,胜过他个人的生死。

“哈哈!”

武遮天背负双手,昂天大笑,十大生死道高手,还有生死门的长老们,则是杀气腾腾地站在他后方,只要他一声令下,这些人就会立刻杀过去,以钢铁洪流之威,灭掉杨风这些人。

大笑几声后,武遮天洪亮的声音传来道:“杨风,我没想到你这么愚蠢,你比你父亲杨九鼎更愚蠢。”

“不准污蔑我父亲。”

轰!

杨风剑指武遮天,狂暴的气息,如同龙卷风般的蔓延而去。

不过他那强盛的气息,穿过血河上空,即将到达武遮天的身边时,居然无形的消失了。

血河的虚空上,武遮天阴阳长袍滚滚而滚,他冰冷的目光看向杨风,道:“你可知道,你的父亲杨九鼎,二十年前,为何要发动九重天之战吗?”

杨风没出声,不过对于这一点,他确实很好奇,百思不得其解。

据说父亲发动九重天天之战,是为了自己的诅咒,当然,也是因为当时的幽冥府,遭受生死门的打击,以及各大宗门的围堵,所以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父亲才发动了九重天之战。

但杨风觉得这不太可能,这些都不是父亲发动九重天之战的真正原因。

因为如果是为了自己的诅咒,父亲没有理由如此,毕竟大战失败,丧家失所,妻离子散,没有必胜的把握,谁也不会犯傻。

至于第二种原因,杨风觉得更不可能。

就算父亲的幽灵府,被生死门打压,被各大宗门到围堵,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但也可以转入地下活动,没有必要去九重天一战吧。

因为全军覆没,总比生存困难更强,这道理三岁的孩子也知道。

至于要解除古咒国的诅咒,父亲也不可能为了这件事,而发动九重天一战,根本战胜不了,去了也是送死。

根据以上的种种原因分析,杨风敢肯定,二十年前,父亲发动九重天大战,肯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导致父亲不得不去,明知必死无疑还要去送死。

只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父亲甘愿去送死,这点杨风并不知道。

“杨风,其实你父亲二十年前的九重天之战,虽说是为了保下你这个余孽,但同时也是为了灵帝。”武遮天洪亮的声音传来道。

为了灵帝!

杨风微微惊讶,他没想到,二十年前父亲发动的那一战,与二十年后的今天,自己即将发生的魂河一战,目的竟然是一样的。

夏盟主也是微微惊讶,因为他也不知道,君上二十年前的那一战,真正的意图。

“其实二十年前的九重天之战,真正的意图与秘密,只有我与你的父亲杨九鼎知道,其他人都被蒙在鼓里,包括你的母亲岚九夜,也不知道那一战的真正意图。”武遮天冰冷的声音继续传来。

虽然时隔二十年,可是对于那一战,他依然记忆犹新,忘不了。

“不过你的父亲与你一样愚蠢,不,你比你父亲杨九鼎愚蠢,因为他多少还有点胜算,可是你一点胜算也没有,你如今的实力,远不如当初的杨九鼎,但还要送死,你们父子俩,一代比一代愚蠢。”

虽然武遮天藐视自己,还有父亲,可是杨风并没有动怒,因为没必要,而且他也想知道接下来的事。

“其实二十年前,灵帝有一次复活的机会……。”

在武遮天的讲述下,杨风得知了来龙去脉。

原来二十年前,灵帝有一次复活的机会,因为二十年前,天帝实力衰弱了一次。

天帝自从成为神州主宰后,便一直想要控制天道,可是天道,非人力能控制的,就算是天帝,也不可能控制天道,凌驾于九天之上。

几万年前,天帝因为长期对抗天道,因此耗费了不少真气,而那时,灵帝复活的消息传来。

后来天帝布下了一个局,在金乌沙漠布下百万杀魂阵,一夜之间屠杀几千万人,摄取那片神州大地的生机,最终形成了魂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