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老头出现在身后,不过对于这老头,他并不认识。

其实夕阳村中,除了小七之外,其他的人,并没有在杨风的心中留下任何印象。

因为杨风当时还小,所以他的记忆中,只有最深刻的小七。

“你们是外来人。”这老头看了看杨风,还有张武,问道。

“是的,我们是外来人。”杨风打量了老头一眼,老头的一只手是弯曲的,也是个残疾人。

不过夕阳村中,每一个人都是残疾人,而且杨风今天才知道,在古咒国中,有千千万万这样的村子。

“你们两个外来人,为何会来这里?”老头问道。

“我们只是路过,发现这孤坟,由于好奇,所以过来看看。”

杨风不想透露身份,他不想让老头知道,自己是曾经那个儿时生活在这里的人,因为他的身份要保密,而且泄露身份之后,不但不会给夕阳村带来任何好处,反倒会带来更多的灾难。

“这位老爷爷,还没请教你尊姓大名呢?”

张武这家伙,居然变得彬彬有礼了。

“我叫哈扎木。”这老头自我介绍道。

哈扎木!

杨风还是没有印象,不过并不重要。

哈扎木进入芳草萋萋中,来到小七的坟头前,轻轻拔下杂草。

见此一幕,杨风有些感动,他轻轻随手一挥,一道青色的光芒,进入哈扎木的身体中。

哈扎木突然觉得神清气爽,于是好奇道:“奇怪,我怎么会觉得这么有精神。”

杨风并没有为哈扎木治疗,当然,他也不打算给夕阳村任何人治疗,因为他知道没有办法治疗,这是诅咒,想要治疗,除非推翻古咒王,或者天帝。

至于用造化功的能量,只能让这些人精神好点而已,生机充足一些而已。

可是哈扎木这一类人,在古咒国千千万万,数之不尽,因此杨风也治疗不过来,除非一劳永逸。

“看来是小七的英灵在保护我。”

哈扎木对小七的坟墓深深鞠躬,然后对杨风两人说道:“你们是外来人,所以并不知道这座坟墓的来历。”

提起这件事,哈扎木一脸忧伤,他上次回想到十几年前的那件事。

“大约在十七年前,这座坟墓的主人小七……。”

接下来,哈扎木对杨风两人讲述了那件事。

不过对于这件事,杨风自然知道来龙去脉,可是听哈扎木细细道来之后,杨风的心中,忧伤的心情倍加沉重。

“哎!”

哈扎木叹息了一声,说道:“那件事之后,我们全村的所有人,立下了誓言,只要村庄还在,只要我们的后人还在,就永远供奉小七的香火。”

“这故事真的好感人啊。”张武感动道。

“住口。”

哈扎木突然看向张武,大吼一声,大声的咆哮。

张武被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这老头的脾气这么大,而且他觉得自己没有说错话呀。

杨风也是有些好奇,哈扎木为何会突然间动怒,发这么大的火。

对张武咆哮一声后,哈扎木愤怒道:“我告诉你,这不是故事,它不是个故事,是真实的。”

看哈扎木这愤怒的表情,好在张武没有说小七的任何坏话,要不然他一定会拼命。

“老头,你别生气,我知道这不是故事,这是真实的。”

张武一脸委屈,妹的,干嘛这么较劲啊,这老头也真是的,年纪这么大了,脾气还不小。

“我警告你们,如果你们谁敢说这是个故事,我就对你们不客气。”

哈扎木指着杨风还有张武,大声的咆哮着。

“老人家,你不必动怒,其实我曾经也听说过这件事,小七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幼小的她,有伟人般的勇气。”杨风说道。

听见杨风夸小七,哈扎木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容。

“如此伟大的人,就让我们一起来祭拜吧。”

言毕,杨风跪在小七的坟墓前。

死者为大,所以小七承受得起。

张武也是立即跪下,因为他发现哈扎木那愤怒的目光,好像还有怒火。

如果不是因为杨风在这里,而且也知道杨风与坟墓的主人关系,以张武的性格,早就与哈扎木拼命了。

“哈哈!”

哈扎木得意的笑了笑,道:“其实我们夕阳村,最了不起的并不是这件事。”

提起这件事,哈扎木无比的自豪,继续说道:“你们两个外来人,想必听说过一个大人物吧。”

“什么大人物?”杨风问道。

“杨九鼎。”

杨九鼎!

那不是自己的父亲吗?杨风当然知道,不过他还是装作不知道,摇头道:“抱歉,我们还真的没听说过。”

“没事没事,我不怪你们,因为杨九鼎那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你们这些小人物不知道很正常。”哈扎木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