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蟾大师还没坐稳呢,杨风那洪亮的声音,便如惊雷般的响彻整个校尉山。

“祖元,滚下来受死。”

滚下来受死!

这惊雷般的声音,震得众人耳朵发麻,不少高手纷纷捂着耳朵,一脸痛苦之色。

噗嗤!

金蟾大师直接从座位上滚了下来,他懵逼了,这杨风究竟是怎么回事,众目睽睽之下,当着天下英雄豪杰们的面,直接让祖元滚下来受死,他不想活了吗?这是想害死自己啊。

“杨风。”

金蟾大师从地上爬上来,重重的跺跺脚,暴跳如雷,气得七窍生烟,道:“你不想活了吗,你怎么能得罪祖元大人,快跪下,求祖元大人饶命。”

诸多高手们,也是怒目圆睁,愤怒的瞪着杨风。

高台上!

祖元一脸阴森,他没想到,杨风竟然真敢来,难道杨风不顾妯百阅的死活了吗?

“呵呵!”

随意一笑,祖元阴森道:“杨风,你还真来了。”

呼呼呼!

狂风中,杨风站在高台下,背负双手,看着上方,道:“祖元,你掳掠我的军师,今天是你的死期,滚下来受死吧。”

金蟾大师两眼一抹黑,差点晕厥过去。

“完了,完蛋了。”

这老家伙想一头撞死在高台上,祖元这样的大人物,杨风竟然也敢得罪,万一祖元暴怒,迁怒于自己,这如何是好啊,他是与杨风一起的,所以难辞其咎。

一双双冰冷的眼神,也是阴森森的看着杨风。

不过在场的千千万万高手中,每个人的表情都不同,有愤怒的,有仇视的,也有幸灾乐祸的,更有事不关己的,当然,也有想看祖元倒霉的。

“哈哈!”

高台之上,祖元真气暴涨,霸气的声音传来道:“诸位,今天乃是我校尉金府的封禅大典,但杨风这厮竟然不识好歹,居然敢跑来捣乱,各位,想必大家不会介意,我处理私事吧。”

“祖元府主,对于这些敢对付你的跳梁小丑,就应该灭之。”

“对,灭之,谁敢不服祖元大人你,就将其灭了,而且还要灭他的门派。”

“除此之外,还要灭其九代人,以及将其挫骨扬灰。”

一群想巴结祖元的高手,此刻表现的义愤填膺。

见无数高手纷纷站在祖元那边,想对付杨风,金蟾大师更着急了,他几乎哀求道:“杨风,你快点向祖元大人下跪,保住你自己的性命,也不至于连累少阳,否则你们都得死啊。”

对于金蟾大师的哀求,以及那些高手们的愤怒,杨风置若罔闻,他目光继续看向高台上。

“祖元,我来了,你没想到吧。”

“不错,本府主我确实没想到,你居然敢来送死,杨风,既然你来了,那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祖元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此刻的他,竟然不惧杨风。狂风中的他,衣袖翻滚,宛如一位绝世高人。

咻!

嘭!

天空中,一道人影抛飞而来,原来是紫境公主,将巫亚从上空中扔下来了。

啊!

一声惨叫,巫亚被砸得灰头土脸,他想要吐血,自从落入杨风手中中,总被当成物体扔来扔去的,这是非人般的待遇啊。

见到巫亚后,祖元脸色变了变,不过看了看身旁,那一脸冰冷的剑封喉后,他顿时来了底气。

剑封喉是第二世界的高手,是东青剑圣的弟子,有此人在,他也无需畏惧杨风。

“哈哈!”

又是一声笑,祖元足踏虚空,一步步走了下来。

衣袖翻滚的他,随着虚空踏足而下,霸气的声传来道:“杨风,纵然你是普渡门门主,纵然你有绝世神通,纵然你普渡门强者如云,但这里是第三世界,这里是我天元郡,岂能容你撒野。”

几步间,祖元便来到高台下方。

而剑封喉,自始至终纹丝不动,如同一把锋利的长剑,阴森森的眼眸看着杨风。

杀气腾腾的祖元,看了看杨风身后的众人,之后霸气道:“尔等如果现在归顺我,或者远离杨风,可活,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不过杜青龙,以及素还真等人一声不吭,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杨风身后。

就连付云涛这老头,也是吹胡子瞪眼,不把祖元放在眼里。

见众人不给面子,祖元阴森森一笑,道:“好,好,好,既然你们不知死活,不怕死,那本府主我就成全你们,会让你们全部死无葬身之地。”

当说出最后这句话时,祖元杀气更强盛了。

今天,他不但要斩杀杨风,而且还要灭了普渡门所有人。

感受到祖元那强大狂暴的真气,金蟾大师慌慌忙忙走过去,赔礼道歉,道:“祖元大人息怒,杨风他年少无知,不懂事,你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祖元蹙眉,眼眸中闪烁出一丝寒气,道:“金蟾大师,你认识杨风?”

“不不不,不认识,不认识...。”

感受祖元的杀气后,金蟾大师立即摇头,道:“但他身边的月少阳,老夫我必须要保啊,我与廷尉府太傅曾是生死好友,虽然因为意见不合分道扬镳,但故人已去,而且我还欠下故人一份恩情,老夫我不想月少阳出事。”

“呵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