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郡!

校尉金府中,祖元正召集一群高手商议大事,他对诸多手下说道:“各位,巫亚已经去了定军城,找杨风合作去了,但我估计,以杨风的性格,肯定不会同意,所以巫亚还会回来的,我们要做好准备,震慑巫亚,免得弱了我校尉金府的名声。”

“是。”

“是。”

校尉金府诸多高手纷纷点头,表示一定会防备巫亚再回来。

“报。”

“报。”

就在祖元商议着这件事时,大门外,一个手下慌慌忙忙的跑进来,而且还屁滚尿流的,进入大殿后,竟然摔了一个跟斗,砸在地上。

“废物。”

祖元大怒道:“你这饭桶,何事吓得如此魂不守舍,难道巫亚又回来了吗?”

“禀报府主,巫亚没回来,但他也回不来了。”这手下慌慌忙忙道。

“既然巫亚没回来,你慌什么。”

祖元更恼火了,真想一巴掌打死这手下,真是没用,巫亚还没回来呢,就把他下城这样,如果巫亚继续带着三百六十名弟子回来,岂不是要将这手下给吓死。

不过愤怒中,祖元想起手下后半句话,于是问道:“你刚才说,巫亚回不来了,是什么意思?”

“府主,巫亚无定军城找杨风合作,结果他装比,吓唬杨风,然后,然后.......。”这手下结巴了,说不出来。

“废物。”

啪!

祖元真气凝聚,一巴掌将这手下打飞十米外,愤怒道:“你这废物,连话都说不清楚,你再结巴,我灭了你。”

“是,是。”

这手下点头,镇定下来,道:“府主,巫亚在定军城装比,羞辱了杨风,结果被杨风追杀,他的三百六十名弟子,被杨风一招灭了。”

“什么!”

祖元站起来,难以置信,道:“你刚才说什么?”

“府主,巫亚的三百六十名弟子,被杨风灭了,一招全灭。”这手下再次说道。

“这....这....。”

祖元颤抖了一下,身形摇摇晃晃,站立不稳。

“府主,府主。”

一群人跑上来,他们知道,府主祖元,被这消息吓住了,其实他们也被吓住了。

“退下。”

祖元一声咆哮,吓得这些手下纷纷后退。

摸了摸额头后,祖元看向这手下,问道:“巫亚死了没?”

“没。”那手下摇头。

“难道巫亚战胜了杨风,或者逃了?”祖元继续问道。

“不,不是。”

这手下摇头,道:“巫亚被杨风抓住了,跪在地上叩首,甘愿当一条狗,才保住性命。”

祖元身体又颤抖了一下,他是多么希望,巫亚战胜了杨风,或者成功的逃走,因为如此一来,便证明杨风并不是很强!

但他失望了,不,应该是说绝望了,他已经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强大的巫亚都不是杨风的对手,他祖元,校尉金府,还能力敌杨风吗?

想到封禅大典,想到黄帝墓,祖元不甘心。

“不,不,不.....。”

祖元的内心深处,有一道声音在呐喊,咆哮,他不甘心,他一定要想办法抓住杨风的致命弱点。

“来人,给我潜伏进入定军城,想办法抓住杨风一名重要的人,然后以此威胁杨风,不准出现在封禅大典上,以及不准与我争夺黄帝墓。”祖元大声道。

“府主,你不是有剑封喉吗,为何还如此畏惧杨风啊。”一个手下问道。

“快去。”

祖元双手握着拳头,大声咆哮道:“老子我现在谁都不相信,只相信我自己。”

......

定军城!

普渡门,大殿的门外,巫亚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他现在已经没了修为,甚至连灵魂都被禁锢了,他一生的前途,毁在了杨风的手中。

他巫亚!

不,他现在只是一条狗,所以没有尊严,因此只能跪在这里。

清风吹拂中,巫亚想起了曾经的自己,那时的他,是多么春风得意啊,想着黄帝墓,想着轩辕剑,想着将来成为绝世高手,但那些梦想,现在只能是幻想了。

杨风正与妯百阅在大殿中,商议着人员调动的事,但刘基这时走了进来,道:“门主,超级灵池完成了,灵气十分充沛,而且我们五十万金丹高手,也全部进入了超级灵石中修炼。”

“好,此举,梧桐叶师姐,以及素还真前辈居功至伟。”杨风喜悦道。

“门主,若你有时间,请亲自前去视察视察。”刘基恭敬道。

“嗯!”

杨风点头,看向妯百阅,道:“军师,我先去百龙山一趟,如果那里的灵气足够充沛,我打算在那里修炼一个月,之后去黄帝墓,这里的事就交给你了。”

“好。”

妯百阅点头,道:“门主,你去吧,这里的事就交给我处理。”

杨风带这刘基离开大殿,刚晋升元神四重,根基还不稳,所以他想去百龙山中,利用充沛的灵气修炼,只有如此,一个月进入黄帝墓时,才有更强的实力,威慑以及力战那些高手们。

走出大门后,刘基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一个黑衣人,好奇道:“门主,他就是大掘墓师巫亚吗?”

“嗯,不过他现在只是普渡门一条狗,若非他擅长盗墓,早就命丧黄泉了。”杨风平静道。

“哈哈!”

刘基笑了笑,道:“门主,我突然意识到,想装比,也得要有一技之长啊,如果没有一技之长还装比,很容易死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