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村外!

那一轮残阳之下,杨风双膝跪在这片黄土上,这里是他的故乡,是生养他的地方,留下了他儿时的回忆。

当然,只是那回忆并不美好。

这里是他父亲在家乡,也是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

可自从他儿时离开后,便再也没有回到这里。

时至今日,时隔十几年,他终于回到了这里。

“夕阳村,我回来了。”

杨风身体瑟瑟发抖,双手捧着那黄色的泥土,一颗颗泪水,滴落在黄土之中。

纵然他是铁血硬汉,哪怕他是普渡门的门主,纵然他曾经叱咤风云,可是这一刻,他依然如同一个普通人。

对家乡的怀念,对故乡的思念,物是人非的感觉,沧海桑田。

“大哥,快来啊,快来抓我呀!”

“嘻嘻,哈哈……。”

清风中,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那是小七的声音。

杨风缓缓抬头,看着这破败的村庄,夕阳之下,他仿佛看到一道娇小的影子。

那是小七,她是多么的可爱,美丽,她是多么的活泼。

可是这么一个美丽活泼的小女孩,居然天生残疾。

“大哥,等我长大以后一定要嫁给你。”小七笑嘻嘻道。

“好哇,长大后我一定会陪伴你。”一个小男孩开心道。

“大哥,可是我天生残疾,你是正常人,我配不上你。”

清风中,小七低着脑袋,情绪很低落。因为这个村子中的人,除了那个小男孩之外,其他人全部有残疾。

那个小男孩就是杨风儿时,其实杨风也并非没有缺陷,只是它的曲线不在四肢。

“小七,我一定会陪伴你,到永远永远。”那个小男孩保证道。

“大哥,我明天要走了。”

突然间,小七抬起头,清澈的目光看着那个小男孩。

“你要去哪里?”那个小男孩问道。

“大哥,我要跟着叔叔阿姨他们外出,我要去求医,等我好了,我就回来找你,大哥,天色不早了,再见,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夕阳下,那个小女孩的身影渐渐的消失。

第二天清晨,小七跟随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从夕阳村出发了。

那一天清晨,杨风也站在村头,亲自送小七一程。

“大哥,你等我等我回来,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留下这句话后,那个小女孩对离开了。

后来日复一日,月复一月,那个小男孩都站在村头,苦苦的盼望着小女孩的归来。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花开了又落,草绿了又黄,可是日复一日,小七还是没有回来。

一次次的黄昏中,一次次地夕阳下,那个小男孩都望眼欲穿,他很焦急,他不知多少次发誓,只要小七能平安的回来,他就一定会加倍的珍惜。

只要小七能活着回来,将来长大后,他一定会娶小七。

他很想对小七说三个字。

这三个字并不是我爱你,也不是我想你,而是对不起。

其实他虽然与小七相处的很融洽,嘴上说不在乎小七天生有缺陷,可心里还是有些抵触。

如果心里没有抵触,他就不会让小心外出寻医。

终于有一天,外出求医的队伍回来了。

那个小男孩很激动的跑过去,他很想小七,想对小七说,无论你天生残疾,无论将来是否可以康复,我都不在乎,我要永远与你在一起。

可是,当了小男孩跑过去后,他没有见到小七,没有见到那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

他只看到棺材,那是幽黑的棺材,冰冷,恐惧,窒息。

纵然时隔十几年,杨风依然无法忘记当时的心情。

当那个小男孩得知,小七为了大家,为了让村民们获得救治的机会,所以她甘愿承受千刀万剐之苦,原来他们找到一个医药世家,可是对方却提出一个要求,如果想得的治疗,必须要有一个人承受千刀万剐的痛苦。

小七站出来舍己为人,她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可没想到,那个医药世家,并没有治疗求医的队伍,只是冰冷的留下一句话。

蝼蚁不配得到治疗!

小七的付出付之东流,她的逝去,只是留下一句笑话而已。

那个小男孩,拼命的大喊着,哭叫着,不停的抚摸着棺材。

“小七,我已经想通了,我想对你说声对不起,我心中不应该对你有偏见,可是你已经听不见了。”

“小七,如果你能活过来,我不介意你是残疾人,我不在乎,真的不在乎,哪怕你一辈子也不能康复,不能成为正常人,我也愿意守护你一生一世。”

“小七,你能听见我的话吗?你醒来快点,我醒来。”

“哈哈,哈哈哈……。”

那个小男孩痛苦的大叫,她的声音都沙哑了。

人的一生,有些遗憾可以弥补,但有些遗憾,永远也弥补不了。

有些人一转身,就错过了一辈子。

那个小男孩很后悔,如果那天晚上,他紧紧抓住小七的手,不让那个小女孩走,那么这一辈子他就不会有遗憾。

可是这种遗憾,他终其一生,都没有办法弥补。

“哈哈……。”

跪在黄土上的杨风,突然间笑了笑,他双手捧着黄色的泥土,眼泪不断的落下。

“遗憾,遗憾啊。”

遗憾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