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几个黑袍男子,将几个死者的魂魄收走后,便很满意的转身离开。

而这小镇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们,竟然视而不见,仿佛一切都很正常,个个冰冷,冷漠的仿佛是机器人。

看着几个黑袍男子离去的背影,张武问道:“老大,你刚才为何不出手,灭了那几个垃圾。”

“罢了。”

杨风摇摇头,道:“那几个人已经死了,无力回天,而且我这次外出,只要是想回夕阳村看看,以及想打探玄水城的动静,所以我不想节外生枝。”

“嗯!”

站在街道上,张武凝重的点头,摸了摸下巴,道:“其实我刚才也想出手,但没办法,我身份特殊,一旦我动手,身份外露,将会引来无数高手的围攻,甚至连生死门的强者们都会出动。”

这小混混,还以为他自己是梧桐叶,以及岚九夜,还他玛德身份特殊,一旦外露,就连生死门的强者们都会出动,他以为自己是谁啊。

“唉!”

张武又是一声叹息,继续喃喃自语,道:“人怕出名猪怕壮啊,我以前很难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但今天,我终于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了,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现在出门都得戴.....。”

“老大呢,老大,老大。”

正在自我陶醉中的张武,突然间发现杨风不见了,于是焦急的回头四处看了看。

....

而此刻!

杨风已经进入一家茶铺中,要了一壶好茶,他想打听一些事,所以打算在这里休息片刻。

张武慌慌忙忙跑到茶铺中,端坐在杨风面前,道:“老大,你为何不等我啊。”

店家这时正好将茶水送上来,然后便要转身离去。

“老板,我想向你打听一件事。”杨风出声道。

“何事?”老板问道。

看了看外面的那几个死者,杨风问道:“那些人死后,为何要被人抽走灵魂,还有,这小镇上的人,为何对此事都视而不见,仿佛已经习惯了。”

得知杨风打听这件事,老板的脸色都变了,焦急的转身,道:“我不知道,你别问我。”

杨风掏出一块灵石,在手中晃了晃。

见到灵石后,老板眼神发亮,虽然他也是普通人,但这里是第三世界的玄水城,所以他这种普通人也见过灵石,而且灵石极其宝贵,当然,对于这些普通人而言,如果能得到一块灵石,就算是发财了。

“说吧,只要你告诉我这件事,这块灵石就是你的。”杨风冰冷道。

“此话当真?”

老板有些不敢相信,竟然有人拿出如此贵重的灵石,就是为了打听一件事而已。

嗖!

杨风随手将灵石抛去,落在老板的手中,随后冰冷道:“好了,你现在可以说了。”

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后,老板讲述了这件事。

原来,这里是属于玄水城偏僻的小镇,乌河镇,在整个玄水城境内,乃是古咒国境内,都有一种人,咒印师。

咒印师!

在外界之人的眼中,只是一群特殊的修炼者,但在古咒国中,其实咒印师是属于一种职业,对,就是职业,咒印师分布在古咒王每一个角落,甚至每一个街道上,他们是职业只有一个,收集生魂。

如果哪里有人死亡,分布在各地的大大小小咒印师们,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将死者的生魂给抽取。至于他们将死者的生魂抽去哪里,这是秘密,没有人知道,当然,也没人敢打听。

不但如此,生活在古咒国中的人,都受到一种无形中的诅咒影响,很多人生机弱,魂魄也弱,不过造成这种结局者,并非是分布在全国各自的咒印师们,而是来自于一股更神秘的力量。

唉!

老板叹息一声,无奈道:“据说天元郡与定军城中没有普通人,但我们这里处于龙脉的龙头,却竟然有普通人,都是这该死的诅咒,把我们这些普通人给害惨了。”

“为何街道上的那些人,都如此冷漠?”杨风继续问道。

“呵呵!”

老板微微一笑,道:“生活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谁不冷漠啊。”

这确实如此,生活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就算是热心肠的人,也会变得冷漠,因为见惯了生死。

看来古咒国的百姓们,过得还真是苦,水深火热。

身为普渡门的门主,杨风曾立下宏愿,要普度众生,拯救天下苍生,因此他决定,加快对付古咒王的步伐,灭掉古咒王,使这片神州大地的百姓们,重新生活在王化之下,享受普渡门的恩泽。

走出茶铺后,杨风便前去夕阳村。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个个无精打采,眼神呆愣从杨风两人身旁走过,

看着这些受苦的人,杨风想起了曾经的宏愿。

他也想起了父亲在真龙岛上的那一幕幕,直到今日,他终于能体会到,父亲当年为何离开生死门,以及组建幽冥府。或许,父亲并不是为了他自己,也并非全是为了家人着想。

或许,先父眼目睹,无数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所以他想拯救天下,拯救黎民百姓,以及想解除夕阳村的诅咒。

父亲是伟大的!

曾经那些追随父亲的高手们,他们也是伟大的。

为了这个愿望,不知有多少人,不知有多少代人,他们付出了生命,付出了一切,但穷其一生,他们都能完成这个愿望。

“父亲。”

杨风低着头,行走在街道上,心中默默的念道:“父亲,各位先辈的们,你们未能完成的愿望,交给我来完成吧,我杨风,将会带领着普渡门的高手们,赴汤蹈火的完成你们心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