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带着张武,飞行到了金乌沙漠的上空中,从虚空中看去,只见这茫茫无际的黄沙大地上,出现了一群黑压压的高手。

密密麻麻的军队,好似蚂蚁搬家似的。

“都给我听好了,你们这些人,原本全都该死,但门主大发慈悲,不容易灭你们,所以给你们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只要你们在沙漠中,一寸寸的给我寻找,找到魂河,我;普渡门,便给你们自由之身。”

沙漠中,传来冯东霸气的声音。

“凭什么。”

“凭什么。”

玄水城的战士中,传来无数抱怨的声音。

“凭什么让我们进入沙漠中,寻找什么狗屁魂河。”

“对,我们不服,我们虽然战败了,但我们也需要自由。”

“兄弟们,这是囚徒才做的事,我们不屑去做,因为我们是玄水城的战士,而不是苦力。”

“不干。”

......

无数战士抱怨的声音传来,他们不想在金乌沙漠中寻找魂河,也不想做这种苦力活。

“找死!”

轰隆隆!

噼里啪啦!

冯东一声大喝,双手打出一道结印,随后,一道强大的雷电,好似银蛇般的疾驰而下,轰击而出,玄水城战士中,速度出现一道黑色的空间裂缝,无数玄水城的战士,纷纷死在冯东的雷电之下。

沙漠中,这片大地上,弥漫着一股恐怖窒息的气息。

静!

那些想要反抗的战士们,个个一脸畏惧的看着冯东,没人敢再说不服等等。

没想到冯东竟然也如此的霸气,以及如此的杀伐果断了,敌方的战士们只是一声不服,他便果断的出手,斩杀了无数人,不过也只有如此,才能镇压住这几十万大军,否则会处乱子。

那那些战士们不敢出声,冯东背负双手,霸气道:“你们这些废物,饭桶,我普渡门门主大发慈悲,给你们一条生路,但你们竟然不珍惜,得寸进尺,我看你们是活腻了,当真以为我普渡门,不敢将你们全部灭掉吗?”

静悄悄的沙漠上,这些战士们低着头,他们之前只知道杨风杀伐果断,却没想到,副门主冯东,也如此的杀伐果断。

“门下将士听令,谁敢不服,杀。”冯东霸气道。

“是。”普渡门的战士们,异口同声的点头。

“谁敢不服从命令,杀。”

“是。”

在冯东的命令下,普渡门的战士们,阴森森的目光,凶狠的看着玄水城的战士们,双方战士们之前开过战,彼此死伤了无数人,所以大家都结下了深仇大恨,如果不是杨风做出了这个决定,他们真想将玄水城的战士们全部灭杀。

“都给我听好了,寻找魂河,这不但是门主的命令,也是我普渡门的大事,所以这件事不能马虎,也不能耽搁,我们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寻找到金乌沙漠中的这条魂河,超度那上亿的灵魂。”

冯东的声音,回荡在这沙漠的上空中。

嗖!

嗖!

见虚空中,杨风与张武凌空而来后,普渡门所有的高手们,纷纷单膝下跪,不过素还真,以及夏盟主等人,只是微微的鞠躬。

“见过门主。”

“见过门主。”

沙漠中,传来整整齐齐的声音,这声音好似惊雷般涌动而来。

“冯东,尽快寻找到魂河,对待那些不服从命令之人,杀,无需向我汇报。”云层中,杨风冰冷的声音传来道。

“是,门主。”冯东点头道。

夕阳村,处于古咒国一处偏僻小镇的边缘,而且夕阳村就属于玄水城管辖。

杨风这次去夕阳村,除了想看看故乡,以及想办法解除诅咒之外,也想打探一下玄水城的情况。

如果古咒国大军出动,要前来进普渡门,那么一定会在玄水城屯军。

......

玄水城!

城主府中,一栋乌黑的古楼中,散发出一阵阵黝黑的雾气。

那浓郁的黑气中,一股股强大的罡风不断吹拂而过,古老的楼房下,无数战士好似冰雕般,神色冰冷的守护着四方。

哗啦啦!

哗啦啦!

黑色的雾气,随着狂风吹拂不断飘动着,远远看去,如同一朵巨大的黑色火焰。

“城主的黑火神莲终于要大成了。”不远处,一个高手低声道。

“是啊,一旦城主的黑火神莲大成,从此以后,无论是九州领袖,还是其他的两个城主,都难以力敌城主,而我们这些手下,将来也能跟着城主沾光。”

当不少高手议论纷纷时,只见一个斥候慌慌忙忙的冲进来。

“拦住他,不要让他打扰城主。”见那斥候前来,一人严肃道。

“前方急报,可不经过通报,直接面见城主,阻拦者斩。”

那斥候一边奔跑,一边高声大喊,那些原本想阻拦的高手们,吓得纷纷站在两旁,大公子玄水一叶,刚带领着几十万大军去攻打普渡门,看来是遭遇不测了,否则斥候也不会如此的着急。

如此重要的情报,他们还真是不敢阻拦,除非是不想活了。

不过这些高手们想不通,一个区区的普渡门而已,哪来如此大的能力,竟然能在两天内,即将玄水城几十万大军击败。

“报。”

“报。”

噗通!

这伺候跑到黑色的古楼下方后,双膝下跪,恭恭敬敬道:“禀报城主,大公子被普渡门斩杀,我军几十万将士,全部投靠普渡门。”

“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