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明和朱守鹤的注意力,更多的都放在命轮加持丹上,对于耶律川和杨风之间的赌约,反而没有那么的在意。

见杨风同意下来,胡志名马上激动的转身离开:“等我片刻,我去把药谱拿来!”

胡志名离开的时候,脚步都有些因为激动而加快了很多。

朱守鹤则是一脸好奇的打量着杨风,越看越顺眼!

极品级别的拟命轮丹,朱守鹤也参与研究,虽然可以通过自己特殊的手段炼制出来,但是成功率也达不到百分百,而且别人就没办法炼制了。

杨风能够批量炼制拟命轮丹,这足见杨风的炼药术之高超了。

然而,命轮加持丹是从未出现过的绝世丹药,炼制的难度之大已经远远超越了拟命轮丹。饶是朱守鹤和胡志名这种顶尖级的炼药师研究多年也不得成功。今天杨风这个小子居然和耶律川立下了生死赌约!

莫非这小子这么有自信么?

朱守鹤一边打量着这个少年,心中一边思忖着。很快胡志名拿着药谱走了出来,递给杨风:“这是我和宫主研究多年的成果。原理主体部分是成型了,但是实际炼制过程中还遇到了三个无法解决的问题。你且先看看!”

“好,我看看。”杨风毫不客气的翻开药谱,一点点的认真阅读。

杨风看的很认真,周围的人也安静下来,生怕打扰到杨风似的。

杨风花了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前后把药谱的所有细节看完。其实光是阅读十分钟就够了,但是其中涉及到很庞大的炼药和医术理论,杨风需要好好的消化,理解。否则是无法看透的。

合上书本,杨风深吸了一口气。

胡志名好奇道:“杨风小子,你看完了?”

杨风点点头:“恩。”

耶律川冷哼一声:“吹牛呢,这本药谱涉及到数以千计的炼药医术理论,哪怕是顶级的炼药师,没有一天一夜都无法看透。甚至还要配合去查阅一些医药的相关书本典籍才能够看明白。你一个小时就看明白,蒙谁呢?”

萧鸿雁道:“杨风,当初耶律川看懂这药谱,花了三天三夜,这已经算很快的了。我看懂这药谱花了三天四夜。你一个小时就看明白了?”

胡志名和朱守鹤都大为吃惊,一个小时看懂这药谱。除了他们两位,恐怕连紫薇宫的第一弟子张百伦也未必做得到。

面对大家疑惑的眼神,杨风很淡定的道:“从这药谱讲述的原理来说。人的命轮之所能够增加是因为历经磨难考验,勘破觉悟,更进一步。但是命轮加持丹的理论就是通过集合了一千八百种大众的磨炼经历,化成体系意识,然后把这些经验意识注入丹药之中。如此绝大部分的修者服用之后,都能够吸收其中的体系意识,化为己用。最后加持命轮!”

大家认真的听,杨风继续认真的说:“就好比大个比方,一般的学生只懂得加减法。九个九相加等于多少?需要一个九一个九加。但是如果学习了九九乘法表,那么九个九相加就可以瞬间口算出来。九九乘法表并不是数学上的一种法明和原理。它是一种经验的总结,整合了数百种组合的乘法经验。在平时的日常生活中非常实用,适合大部分人。命轮修行就是普通的加减法,而命轮加持丹就是总结了无数经验意识的九九乘法表。大部分人服用后,会直接吸收其中的经验意识,可以实现快速的突破!”

杨风这么一比较,周围的人都纷纷惊讶。能够说的这么深入浅出,大家都很佩服!可见杨风是真的看懂了药谱。

胡志名更是兴奋不已:“说的好,这个比喻打的很清楚。没错,我们就是这么个想法!”

朱守鹤也来了兴趣:“说说你看到的问题。”

杨风道:“你们在要铺上记载着炼制笔记。上面提到你们整合了一千八百种命轮的经验意识,炼制成一种命轮念液。这是整个丹药成型的核心。这一步你们已经做到了!我仔细看过这一千八百种命轮增加的经验意识,的确适合大部分的修者。如果能够作用在修者身上,也的确有可能让修者加持命轮数量。最基础的一步,你们已经完成了。”

胡志名越听越惊:“没错。若不然,我们也不敢贸然说要炼制什么命轮加持丹!”

杨风继续道:“但是你们记录的三个问题也的确客观存在,融合,释放,储存。这三个关键的环节,你们都遇到问题了。”

杨风看了大家一眼,继续道:“命轮念液是一种精神意识的魂念,无形无相,很难捉摸。如何把命轮念液这种无相无相的魂念和实体的丹药融合!是你们遇到的第一个难题!”

胡志名道:“没错。命轮念液无形无相,我们没办法让这种魂念和实体的丹药融合在一起!为此我们还请教过精神念师,精神念师虽然可以驾驭这种魂念,但是没办法让魂念和实体的丹药融合!一旦强行融合,魂念就死了,变成了无效的丹药。”

杨风道:“非但无法融合,就算融合了,修者服用之后,丹药内的魂念也很难主动有效的释放出来!至于储存那就更难了,魂念的储存是最难的一个部分!它就像人的精神意识一样,人的精神意识是如何储存在人的肉体之上的?一旦肉体死亡,人的精神意识也就不存在了。”

胡志名更为激动:“你说的不错。融合,储存,释放。这都是我们还没有攻克的难题!”

朱守鹤也忍不住道:“杨风你能够那么敏锐的发现这三个问题,还总结成融合,储存,释放六个字。可见你的感知是非常敏锐的。那么你可有具体的建议?”

杨风点点头,微微道:“根据你们寻找的解决方案,是寻找一个适合承载命轮念液的药材原料。比如你们找的噬魂虫,寒灵草等等,这些都是可以容纳魂念的药材原料。但是你们尝试了很多次,一直都没有成功!一来是你们寻找的魂念载体不够好!而来你们的融合技术也不高,无法做到完美的融合!”

朱守鹤的眼眸子里都在放光了:“说说你的看法!”

胡志名更是激动:“快说快说!”

杨风道:“噬魂虫虽然是一种类似魂念的寄生虫,但是它的肉体还是和魂念结合的太紧。想要清除掉噬魂虫的魂念,让它的肉身来承载命轮念液,难度很大。另外寒灵草虽然有自主意识,魂念和草结合的不是很紧密,但是寒灵草的草乃是草木之属,很难承载得了命轮念液!这两种载体都不理想。”

萧鸿雁道:“你说的自然是对的。但是魂念方面的载体不好找。寒灵草和噬魂虫已经相当不容易寻找了!”

杨风道:“我看你们的药谱当中有提到过一种载体,血灵虫。你们尝试过几次就放弃了,原因是血灵虫的血太过刚猛霸道,无法剥离血灵虫的魂念和血体。是吧?”

胡志名道:“不错,血灵虫分为灵念和血体。我们原本想要剥离灵念,让它的血体来承载命轮念液!但是血体的血液太霸道刚猛,我们尝试了用很多种分离方法都失败了。无法剥离!”

杨风道:“其实血灵虫的难度在于剥离,但如果剥离成功,血体的强大,可以很好的承载命轮念液。后续的储存和释放都可以凭借强大的血体来完成。这是理想的载体了!”

胡志名眉头紧皱:“可是血体霸道,死死的拽着血灵虫的灵念,剥离起来难度太大了!”

耶律川道:“就算能够剥离,那么融合的难度也特别大。血体太霸道,融合进去太难了。后面的储存和释放都会难度大大增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