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已经是下午六点时间,星戒宫的大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林林总总有几十个,虽然宴席还没开始,大家却已经开始喝酒攀谈,气氛十分热闹。

像这样涵盖三宫顶级人物的聚餐,好几年都难得一见。因此各宫的顶级天才见到彼此都很热情的在攀谈。平时大家都很忙,见面的机会不多。特别是杂院和内院的这些高手们,平时几乎连上山的机会都没有,这次难得上山,自然要抓住机会好好的勾搭三宫的顶级天才们。

只见杂院和内院的学员们纷纷很勤快的四处走动敬酒,结交三宫的天才们。这里是公众场合,又是庆功宴,三宫的天才们自然也不会太过装比,或多或少都会和他们交谈几句,喝一杯酒。毕竟三宫的长老们也都在呢,如果表现得太过狂傲,对自己的人设影响也不好。

唯独张虎威几个人一言不发的坐在位置上,并没有离开桌子去和别人攀谈。

大家的脸上都浮现出一丝疑云,心情很压抑。

陈晴微微道:“杨哥怎么还没来?晚宴就要开始了啊。”

燕青武道:“可能遇到什么事情耽误了。毕竟杨哥是去紫微宫和胡志名交流,和这种顶尖级的大人物交谈,肯定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吧!”

陈晴深吸一口气,喃喃道:“这里太压抑了,我感觉我们已经变成了众矢之的。杨哥不来的话,我感觉这种压力令人很难受!希望杨哥早点来啊!”

张虎威也道:“嗯,杨哥不来的话,我们在这里的处境很尴尬!完全做不了主,我也希望杨哥快点来。是干是怂,都得杨哥才能够拿主意。”

这时候,眼利的孙书画则是观察到周围的变化,轻声提醒道:“你们看,胡刀和马姐周围又多了几个三宫的天才弟子,这几个人的修为都丝毫不在马姐胡刀之下,想来他们同样是镇魁党的人,极有可能都是都统。他们看我们的眼神都充满了凶恶,显然是在给我们施压呢。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杨哥再不来的话只怕不妙啊。”

燕青武这时候道:“你看,他们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了。多半是想要在宴会开始之前就把杂院的归属事宜敲定。”

孙书画道:“不只如此,你们看,杂院首座李清福也出现了!他们仿佛在和李清福交谈什么。还聊得很开心的样子。”

张虎威和孙书画,周青,陈晴四个人转头看去,果然看到杂院首座李清福也到场,然后胡刀等人快速迎了上去,主动和李清福交谈,期间李清福都是含笑点头,时不时的朝张虎威这边看一两眼。

显然,他们在交谈杂院的归属问题。

陈晴紧皱眉头:“奇怪了,李清福虽然是杂院的首座,但是很少出面。只是挂个头衔,从未管过我们杂院的死活。这一次怎么也来参加聚会了。”

张虎威道:“如果连李清福都站在胡刀这一边的话,那么我们杂院的归属问题就麻烦了。李清福虽然是挂个闲职,但却是中心教堂的知名人物,修为很高,地位也很高。这个胡刀做事情果然比肖龙圆滑老练,很懂得利用一切的资源为自己服务。”

孙书画眉头紧皱:“虎哥,情况越来越不妙啊。现在我们怎么办呢?”

张虎威道:“别慌,不管他们说什么,我们都要咬死等杨哥来才能够做主。之前无论怎样我们都不要轻举妄动。”

说话的时间,胡刀马姐李清福和另外两个修为不亚于胡刀的青年,同时来到张虎威身边。

马姐冷不丁的开口道:“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杨风还不来,怕是不敢来了吧。既然如此,你们还死咬着杨风做什么呢。我看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以后杂院的事情由刀哥做主!正好李清福首座也在场,正好为我们做个见证。”

张虎威压力很大,面对这么多人的威压,额头的汗水都如雨一般往下掉:“我们都是跟着杨哥混的,是杨哥带着我们入住一号围屋。杂院的大小适宜,自然也要杨哥出面才算数。你们趁杨哥不在的时候欺负我们,算什么本事。”

马姐冷哼一声:“欺负?我说你们也太能巧言令色了吧。李清福首座都许诺了杂院的大小事务由刀哥做主,你一个小小的张虎威还能说什么呢?就算杨风来了,莫非就可以忤逆李清福首座的命令吗?”

胡刀冷冷道:“张虎威,你别挣扎了。现在我请李清福首座出面,那是给你面子。你可别不知好歹。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直接灭了你就是。杨风来了又如何?若是不同意,我照样灭了他!”

张虎威联想到之前周青的下场,顿时不敢说话了。只是抬起头看着李清福,恭敬的道:“首座,您是杂院的首座,但是极少干涉杂院的事务。这一次却和胡刀站在一边,恐怕不合适吧。”

李清福微微含笑:“哦?你这是在质疑我的权威吗?”

张虎威道:“学生不敢。只是我觉得这样做太不公平。不等杨哥驾临你们就私下做主,一会儿杨哥来了,只怕要不高兴了。”

“哈哈哈,杨风来了不高兴我就要在意吗?别说他不高兴了,就算他死了我也不会在意啊。”李清福双手负背,含笑道:“现在开始,我正式授权胡刀管理杂院十几万学员的大小事务。如果你们服气,那就是你们和胡刀之间的事情,生死都和我没关系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李清福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去看别处,仿佛这里的事情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似得。

马姐冷冷道:“张虎威,你听见没有?首座大人都发话了,如果你继续冥顽不灵的话。那就别怪刀哥直接对你们不客气了!”

张虎威咬牙切齿,一语不发。

胡刀道:“事情就这么定了,我最后问你们一句。你们服不服?若不服我,我在宴会开始之前就灭了你们。你们也就不必参加宴会了。”

周青这时候咬牙道:“我不服!胡刀,你根本不配做我们杂院的首领。在我心中,杂院的首领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杨风。别人我都不服!”

“咔嚓!”马姐忽然冷哼一声,一步踏出来到周青身边,直接拽住他的脖子,把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你说什么?”

周青被卡住脖子,脸色涨得通红,呼吸都很困难,但是周青仍旧强自吸了半口气,艰难的咬牙道:“我不服!我只服杨哥!!”

马姐冷冷道:“你难道不怕死吗?”

周青哑声道:“怕,但是我心甘情愿为杨哥去死。是杨哥带给我希望,是杨哥栽培了我。否则我周青不会有今日。是杨哥给了我生活的希望。我早已经把杨哥当成了我自己的大哥。你们要我背叛杨哥臣服你,除非我死了!”

马姐冷冷道:“好,很好。既然你这么念叨着你的杨哥,那么我现在就送你去地狱!”

说着,马姐就要用力捏断周青的脖子。

便是这个时候,陈晴忽然站出来大声道:“我陈晴也不服!”

“我孙书画不服!”

“我燕青武也不服!”

“还有我张虎威,也不服。如果你们非要杀人灭口的话,那就把我们都杀了吧。”张虎威这个时候也咬牙开口。他原本想要多拖延一点时间,但是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显然无法继续拖延了。

如果这一切注定了要到来,如果死亡注定了无法避免,那么张虎威也无怨无悔。

三人的连续开口,打断了马姐的动作,只听马姐目光冰冷:“好,很好。杨风正是培养了一群好的走狗。既然你们如此不服刀哥,那么我现在就为刀哥清理门户。送你们四个人上西天!”

说完,马姐直接一巴掌打出。四个人同时被巴掌击中,倒在地上吐血。然后马姐的手幻化成四个爪印,同时把自个人举了起来,卡住四个人的脖子,不断的加大力量。

眼看四个人的脖子都要被扭断了!

这时候,不远处的冉恒看到这一幕,眼角闪过阴森的笑容:“死吧,你们死了,我冉恒在杂院之中就再也没有阻碍。畅行无阻,哈哈哈!”

周青的修为早就被废,此刻被爪印卡住,受伤最重,喃喃道:“胡刀,你不可能得逞的。就算你杀了我们,也不可能得逞!!”

胡刀咬牙道:“马姐,你还在等毛线啊,赶紧灭了他们。我不想听到他们说任何一句忤逆我的话。”

“是,刀哥,我现在就屠狗!”马姐顿时加大力量,五人气息断绝,生死一线之间。

便是这个时候,大门外传来门卫的大叫声:“杨风到!”

“胡志名到!”

两个洪亮的声音响起,特别是胡志名的到来更是让全场的人大为吃惊,截至到目前位置,胡志名是场上级别最高的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