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冉恒主动过去和内院的二十名天才少年打招呼的时候,张虎威等人的目光也被深深的吸引过去。

周青忍不住道:“虎哥,这不是内院最强的刀哥和马姐么?冉恒怎么过去和他们套近乎?冉恒和我们才是一起好不好?”

孙书画这时候开口道:“周青,你这就单纯了。冉恒和刀哥本就是同一个省出来的,他们很早就熟悉了。过去打个招呼也没什么。再说了,冉恒这是明显的在跪添人家的屁股呢,你没看出来么。”

周青继续看去,只见冉恒在刀哥两人面前点头哈腰的样子,自然验证了孙书画说的话,当下周青冷哼一声:“原来我还以为冉恒是个有点骨气的人,胆敢和肖龙较劲。没想到也是个软柿子!”

孙书画道:“之前冉恒之所以胆敢和孙书画较劲,那是因为他背后有胡刀这一层关系。而胡刀和肖龙本来就互相不对付,冉恒自然不可能给肖龙脸色看。再说,就算心里想要靠近肖龙,也不能公开表现出来,否则胡刀这一关他就过不去。”

周青越听越觉得好奇:“真是没想到这期间的关系这么复杂!”

这时候冉恒和胡刀马姐聊的很欢,孙书画脸上的眉头反而皱得更紧了。

周青看孙书画的身体在发抖,好奇问:“孙书画,冉恒跪添胡刀,你紧张什么啊?”

燕青武这时候道:“周青,你有所不知。之前胡刀和肖龙发生过争执。胡刀一直以来就是内院的掌控着,封锁了内院的上升通道。一直为储君王做事,深受储君王的喜爱。胡刀在镇魁党是三十六都统之一。地位显赫!曾经胡刀想要控制整个杂院十几万学员。后来肖龙找了红眸,好像和红眸之间达成了一些协议。红眸这才出面保下肖龙。如若不然,肖龙在杂院的早就没有立足之地了。会被胡刀的人取而代之!”

周青越听越惊:“真是没想到这个胡刀和肖龙还有这么一段过往!三十六都统之一,那可是风光显耀的存在啊!”

孙书画道:“镇魁党的影响力不仅仅在昆仑圣境之内,更多的是在昆仑圣境之外的整个诸夏江湖。储君王的影响力,更多的也在昆仑圣境之外!这是月虹社都无法比拟的。眼下肖龙一丝,我担心的是胡刀会重新把触手伸到我们杂院,取代肖龙。那样的话,就麻烦了!”

周青道:“这不至于吧?我们杂院第一人现在是杨风。杨风得到紫薇宫大长老的接见,同时还得到月虹社社长月子歌的兜底支持。我们杂院的老大,自然是杨风。他胡刀明知道这些,还敢前来干涉么?”

燕青武道:“如果是一般人自然不敢这么做,但是这个人可是胡刀,镇魁党的三十六都统之一。修为高绝,就算比三宫顶级的弟子,胡刀的修为也不弱了!”

周青大为吃惊,深吸一口气,一下子居然说不出话来。

孙书画道:“胡刀的格局,眼界和修为都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更不是肖龙这种泛泛之辈可以比拟。你看他们内院排名前二十的学员,最弱的修为都达到了命丹十五轮!你可以想象,身为老大的胡刀,修为该有多么的可怕了!这样的人,未必会忌惮月虹社了!”

周青更是倒吸一口冷气,良久都无法说话。

燕青武道:“如果胡刀真的盯上这块肥肉的话,那么就不妙了。”

张虎威忽然叹息一声:“这是逃不掉的。迟早要来!杂院十几万学员,是一个劳动力的最大市场。储君王怎么会轻易放过这块肥肉。就算胡刀不出面,储君王也肯定会出面拿下这块肥肉!”

周青道:“可是月虹社不也想拿下这块肥肉么?月虹社莫非还怕了储君王不成?”

张虎威脸上的眉头紧皱着:“如果储君王亲自出面,月虹社未必可以抵抗得住出储君王的威压。自从肖龙被杨风击杀之后,稳定多年的格局就被打破了。现在还远远没到重新塑造格局的时候。接下来的乱事儿还很多呢!我们自从第一天选择跟随杨风开始,就已经走在一条打破格局的路上了。接下来我们是死是活都还不知道。大家要时刻做好战斗和牺牲的准备。我们若成功了,从此跟着杨风平步青云,我们若是失败了,那就身死道消。大家要有这个觉悟啊。”

周青道:“放心吧,我早就受不了蝼蚁般的生活了。现在有机会跟着杨风揭竿而起,哪怕是死,我也心甘情愿。”

孙书画道:“从第一个选择杨风开始,我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燕青武道:“我也有这个准备!”

陈晴和其他人也都纷纷表示有这个准备。

便是这个时候,冉恒忽然走了过来,站在张虎威身前。傲然的看着张虎威,态度和之前完全不同。

张虎威自然察觉到这一丝变化,微微道:“冉恒,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冉恒傲然道:“张虎威,你们都跟我过来。刀哥有话要训斥!”

刀哥训话?

训话?

这是什么意思?只有上级才可以说对下级训话。可是胡刀并不是大家的上级。张虎威何尝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

张虎威微微皱眉:“冉恒,你这是什么意思?”

冉恒很嚣张:“没什么。听刀哥训话就知道了。你们最好不要反抗,否则刀哥生气了,那后果可就不妙了。”

张虎威等人顿时警觉起来,抬头看着刀哥,往前走了两步。

刀哥双手负背,傲然挺立,居高临下的看着张虎威等人,冷冷道:“我听说肖龙死了。死的好,这种蝼蚁根本就不配成为杂院的领导者。不过肖龙一死,杂院群龙无首,不利于杂院的稳定。为此我胡刀决定接管杂院。从此以后,杂院上下十几万学员,全部由我胡刀笼罩。你们的不平事,全由我胡刀为你们做主!”

马姐这时候道:“不过刀哥日理万机,很难做到事事面道,因此刀哥需要一个代理人在杂院为刀哥处理一些杂物。经过刀哥的慎重考虑,这个代理人就是冉恒!”

马姐话一出口,内院身后的十八名高手便纷纷鼓掌。

“恭喜冉恒!”

“恭喜冉恒!”

杂院之中,原本跟随冉恒的那一桌人,此刻也都纷纷鼓掌欢迎:“恭喜冉恒大哥,从此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大哥了。”

张虎威等人则如遭重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周青忽然道:“我反对!”

“哦?”胡刀目光一凝,转身盯着周青:“你反对什么?”

周青胆子大,人年轻,说话很直接:“肖龙是我们杨哥杀死的。我们杨哥才是杂院当之无愧的第一人。现在杨哥已经加入月虹社。杂院的大小事务,自然由杨哥主持。什么时候轮到冉恒了?”

胡刀目光一冷:“冉恒背后有我胡刀支持,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周青道:“不管怎样,我就是不服!别人我管不了,但是我决不答应!

张虎威三人和周青紧紧的站在一起,虽然没有开口说话表态。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胡刀冷哼一声,目光一冷,周青整个人直接七窍流血,然后倒飞出去。砸在地上。只听“咔嚓”一声,魂丹碎裂,周青倒在血泊中,瑟瑟发抖。

从头到尾,胡刀只不过是用了一个眼神而已。周青是主魂八段的高手,就这样被打废了。

“敢在我胡刀面前说不服,我就废掉你的大丹!”胡刀目光扫过全场,冷冷道:“你们,还有谁不服我胡刀的?”

杂院二十人,大家都噤若寒蝉,面色发紫,谁还敢站出来说个不字啊?

燕青武和孙书画急忙上前搀扶周青,查看周青的伤势,两人发现周青的魂丹被打碎了,整个人已经废掉了。以后再也没有办法踏上武道!而且寿元都受到重创,只怕活也活不长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