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君王的声音并不大,却带着一股睥睨天下的冷漠。仿佛哪怕前面站着的人是月子歌,他也丝毫未放在眼里!

这等同于在警告月子歌,如果她继续力保杨风的话,那么我储君王就要出手对你不客气了!

月子歌只觉这话犹如洪钟越鼓,在脑海中炸裂。

这话里面蕴含着的强悍和霸道,她如何不知道?

在来之前,月子歌的确做好了可能和储君王动手的准备。虽然没有把握,但是月子歌认为自己和储君王的胜算二八开,三七开是可能的。

虽然胜算很低,但是只要把握得当,月子歌认为自己仍旧是有胜算。况且,对战储君王也是自己一直以来奋斗的目标,虽然这一次可能因为杨风而来的早一点,但月子歌已经有这个心理准备!

但是现在,事情不一样了。储君王连《虚境保录》都不要。已经触摸到了虚境的门道,不日就可以突破虚丹境!

虚丹可,化领域。

这是何等可怕的修为?

月子歌心中那仅存的一点胜算,此刻也消失殆尽。

王枭都被吓呆了,轻声道:“社长,如果储君王说的是真话,那么他现在估计已经到了七十九轮命丹之上了,可能是八十轮,也可能是八十一轮。总之距离虚丹境只有一步之遥了!社长你只有七十二轮。如果贸然出手,只怕毫无胜算啊!”

月子歌凝望着前方的储君王,一言不发。王枭继续道:“命轮八十一难,前期的命轮很容易突破。越轮挑战也很稀松平常。但是越往后面,突破命轮的难度越大,越轮挑战的难度也更大。特别是最后几个命轮,每突破一个都难如登天,很多人可能几年十几年都无法在后期提升一个命轮。越一个轮挑战都非常困难。社长,你要慎重啊!”

月子歌心如明镜,揣度着王枭的话。七十二轮,对战一个八十轮甚至八十一轮的高手,这的确毫无胜算。特别是一个已经触摸到虚境门道的储君王。

想到这里,月子歌忽然长叹一声:“储君王,你好生霸道!如果我出手的话,你是否也会借机灭了我呢?”

红眸冷冷道:“任何胆敢和储君王做对的人,死个把两个在正常不过了。哪怕你是月轮宫的至宝月子歌,在我主储君王面前也不过是一条大一点的爬虫而已。”

月子歌陷入两难,如若出手,自己毫无胜算不说,落败后一世英名也就不复存在了,更可能的情况是储君王借机报复,直接灭掉自己。

若不出手,只怕会让无数月虹社的成员寒心。

便是在这两难的时候,储君王冷哼一声,再次引动牵引着杨风第六个命丹的力量,直接导致命丹上出现了更多的裂缝。

“储君王,这好歹也是我的人!”月子歌微微一动,右手伸出,月光如华,化成一道道的月芒横向斩下储君王的力量。

一道月芒破长空,划开两边长长夜。仿佛周围的空间里只剩下这道月芒,一切的空间杂物都被排空了。

强悍到几乎凝成实质的力量!

“嗡嗡嗡~”

虚空震动,飓风滋生。

然而,储君王那股牵引之力只是稍微的动荡了一下,然后就恢复正常。下一刻,储君王的眼神扫过,一股“嗡嗡嗡”的精神力风暴轰然出手,越过周空,轰击在月子歌身上!

“啊!”

攻击分明是降临在月子歌身上,但是周围的人受到精神风暴的余威攻击,却纷纷发出惨叫声。绝大部分杂院和内院的学员直接晕厥过去了。还有一些其他三宫的天才弟子也因为受到余波的冲击,导致恶心呕吐,甚至七窍流血。

要知道,他们受到的不过是精神风暴的余威而已。

而这一次精神风暴百分之九十九的攻击力都是由月子歌在承受。可想而知月子歌承受的精神风波攻击是何等之大!

“嗡嗡嗡~”

一股股的精神波动从月子歌的身上爆发出来,引动周围的地面和餐桌都跟着碎裂掉。

然而月子歌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色略显苍白,一双大眼睛坚毅而决绝,仿佛受到了很大的重创!

眼眶里面血丝密布,虽然外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月子歌用怎样的方式抵抗储君王的精神风暴。但是光看月子歌脸上的表情,就知道月子歌抵抗的并不轻松!

即便是杨风这样精通大魂念术的人,也能够从余波之中感受到这一股精神风暴的可怕。

这种程度的精神风暴攻击,别说百分之九十九作用在自己身上,就算有百分之一作用在自己身上,自己都会瞬间陨落。从此一蹶不振!

月子歌能够无声无息的抵抗下来,可见一斑!

“精神念师!储君王,我的确低估你了。”月子歌抗住精神风暴的攻击,当下缓缓开口。

储君王神色不变:“刚刚不过小试牛刀,你若再执迷不悟,那就休怪我对你下杀手了!”

月子歌道:“我说过,杨风是我的人。无论怎样我都要力保杨风!除非你能够从我的身上踏过去!”

这时候,月子歌悍然站了出来,往前踏出一步挡在杨风身前,一道倩影遮挡着杨风,仿佛隔绝了杨风身上的风雨,仿佛给了杨风一个港湾。

“既然剑已经出鞘,就一定要见血,岂有中途收回的道理!”月子歌神色迥然:“我很早就想领教储君王的高招了!”

说完,月子歌迈开脚步,拉开架势,随时准备战斗!

月子歌综合的估算过,如果自己现在出手的话,胜算大概只有一成!

哪怕一成,月子歌也毫不手软的站了出来。

一来是为了自己说出去的话,不能让月虹社的成员寒心,二来月子歌也是想通过和储君王的一战来提升自己的感悟和修为。要想让修为提升的最快,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和高手战斗!

生死战斗!

“很好,整个昆仑圣境之内,胆敢和我一战的,也就只有你月子歌了!不过我的光芒,又岂是你可以挑衅的?”储君王目光一冷。

“嗡嗡嗡~”

一股更加可怕的精神风暴横扫而过!

对着月子歌轰然冲击而下。

而月子歌则是抬手扬起一道月光。

月光激射而起,化成一道壁。隔绝了精神风暴的冲击!

任凭这精神风暴何等威风,却始终没办法打破这道壁。

月子歌喃喃道:“这是我的独门手段,月虹墙。可以隔绝一切的攻击,也包括精神风暴!”

储君王的目光再度变化,精神风暴忽然化成有形的一柄长剑!

十丈长剑,略过长空,轰然斩在月虹墙上。

精神力化形!

这已经是极高的神通手段了。等同于让分散的无形无相的精神力百分百的凝练起来,化成有形的长剑。这是何等可怕的手段?

“轰隆!”

精神力长剑轰杀而来,月虹墙顿时出现了动荡,摇晃不定。僵持了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月虹墙轰然破碎!那所向披靡的长剑轰然斩向月子歌的脑袋。

撕裂长空,隔绝空气。誓要把月子歌精神力给击碎似的。

结果,这长剑实打实的冲击在月子歌的大脑之上。但是月子歌的身体忽然幻化成两个!

“月影分身!”

两个月子歌栩栩如生,没有什么分别。一晃就朝两个方向快速朝储君王靠近。每一个分身都夹带着令人生畏的力量。一个分身使用火属性命丹,一个分身使用水属性命丹。

两股完全不同的力量分别从左右两侧靠近储君王,发动水火两重天!

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发生了变化,变得忽冷忽热,让人无法适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