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院一号围屋。

大门紧闭。门外却围满了很多人。这些人多半是杂院的成员,得知杨风被瑶池宫主侵袭邀请入瑶池修行,纷纷前来拜见杨风。

除了杂院的很多学员,连内院的很多学员也纷纷前来参拜。想要攀附和杨风之间的关系。

不过一号围屋唯一的一道大门紧闭。大门上挂着一个木牌子,牌子上写着几个醒目的大字——请勿打扰!

任凭大家怎么敲门,都没有反应。

久而久之,大家也就有些怨言了:“诶,这个杨风真是装比了,被邀请进入瑶池宫修行,就开始和我们疏远了。诶,高攀不上了啊。本来还想来抱下大腿的!”

“你可拉倒吧,人家杨风从来就没和你亲近过,谈何疏远?再说了,人家可是杂院第一人,杂院检阅大会上就胆敢当着红眸的面杀了肖龙。后来在庆功宴上更是灭胡刀,杀红眸,对抗储君王。自碎命丹,五棵奇树五个命丹,这样的妖孽人才,入瑶池修行也是可以理解的。人家一步登天,从此和我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大家还是洗洗睡吧!”

“……”

众说纷纭,多少人想要抱大腿都失败了。最后只好很失望的离开了。

其中有一个人是张倩,只见她站在人群不起眼的地方,远远的看着一号围屋的大门,紧紧的咬着下唇。身体都在发抖。

如果说有悔恨的话,张倩是场上最后悔的一个人。曾经她是有机会傍上杨风的。只要她接受周青的追求,成为周青的女朋友,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杨风这个派系的人。

但是她错过了,此后她一次次的哀求杨风原谅,结果都被拒绝。而今,杨风已经成为了她需要仰视的人!

连储君王只怕都害怕了吧。

入瑶池宫修行,这是多少年来昆仑圣境第一个获得此殊荣的学员。连九环侯和储君王都没有这个待遇!

入瑶池宫!

非但杨风入瑶池宫,跟随杨风的陈晴张虎威等人也可以跟随杨风一起入瑶池修行。这个机会,原本也属于张倩的……

可是……错过了!

一旦错过,就永远不会再有机会了。

张倩仰头望天,咬破下唇,感到无尽的苍凉,悔恨……

“陈晴,我们一起出道的,从此你入瑶池,我还在杂院挣扎。我们的命运,就这么造化弄人么……”张倩喃喃自语。

……

围屋之中,张虎威的住处。

摆上酒菜,大家一起举杯共饮,气氛非常热烈!

张虎威,孙书画,燕青武,陈晴,周青五个人很痛快的喝着酒,白酒都是一口一口的干,豪气干云。

周青热泪盈眶:“我周青真是命好,这辈子能够遇到杨哥,是我最大的幸运。这些天来,杨哥不但帮助我们提升修为,炼制丹药。这一次更是为了我对抗储君王!然给我们入瑶池修行,此等恩情,此生无以为报。以后我周青这条命就是杨哥的了!”

周青说着说着眼睛都湿润了,端起一壶酒直接蒙了下去:“兄弟们,杨哥对我们太好。以后我们一定要好好的为杨哥做事!!”

张虎威等人都纷纷受到感染,举起酒杯:“好,让我们一起跟着杨哥,为杨哥同生共死。以后杨哥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谁要是胆敢对杨哥不利,我张虎威拼了这条老命也要豁出去!”

燕青武豪气道:“加我一个!”

孙书画道:“加我一个。来干了!”

“干了!”

不远处的房门口,大树底下,萧鸿雁和朱守鹤两个人就这么站着,淡淡的而看着张虎威等人痛饮。

萧鸿雁看着朱守鹤站在梧桐树下,身影有些孤单,不由得开口道:“老师,你不过去喝两杯吗?你看他们喝酒的气氛可好着呢。”

朱守鹤微微道:“年纪大了,不胜酒力。这都是年轻人的爱好。不过你说的对,这些都是重情重义的人,或许他们的修为不怎么样,但是和他们在一起相处,让人感觉很开心。”

萧鸿雁道:“恩啊,所以杨风是个很特别的人。他身边总是围着这样一群重情重义的人。虽然他们的天赋不是最好的,但是人品肯定都没的说。这大概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吧。”

朱守鹤道:“没错,这一次杨风胆敢和卫瑶宫主提条件,若不允许我们加入,杨风便表示不愿意加入瑶池。这是何等的气魄!换成任何一个人得到入瑶池的机会,只怕都忙不迭的答应了。像杨风这样重情重义的人,当世罕见!”

萧鸿雁道:“非但如此,这一次朱雀原本是要力保杨风决战你们三宫宫主的。但是杨风不愿意看到朋友相残,主动碎命丹。这等豪气,天下无双!”

朱守鹤受到感染,严肃道:“说的不错。杨风的所作所为,连我这个老骨头都佩服不已,甘愿臣服啊。这个少年如果不早夭的话,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卫瑶宫主大概也看到这一点了吧,因此要他入瑶池。倾囊相授。”

萧鸿雁道:“是啊。不过这一次杨风自碎命丹身受重伤,此刻在闭关疗伤呢。也不知道他的伤势怎么样了,我真是很担心啊。”

朱守鹤淡然道:“应该没有大碍。杨风的体质非常特殊。,同时有六个大丹,碎掉一个还有五个。就不知道自碎大丹,对他接下来的前程是否有影响。”

萧鸿雁转头看着杨风闭关的方向,喃喃道:“杨风,等你早日出关,我和你对饮三百杯!”

……

房间里。

杨风盘坐入定,不断的吸收五棵奇树的力量,为自己疗伤。

上次自碎命丹,对杨风的身体重创很大,虽然后来杨风强忍着伤痛灭掉了红眸和胡刀。但那也加剧了杨风的创伤。现在杨风正在全力恢复自己的伤痛。

“我打碎的虽然是我的第六个命丹,无属性。但是这已经是我的命丹,和我的本体结合的非常紧密。如果我有六条命的话,自碎一个命丹就等于折了一条命。这个伤害实在是太大了,我感觉我的精神和身体都明显的萎缩了一大片。现在远远没有恢复最鼎盛的时候!”

杨风已经疗养了整整十几个小时,吸收了无数玄蛇气……还是不见恢复!

看来短时间内想要让精神和身体都恢复鼎盛时期,是不太现实了。杨风认识到这一点后,也就不再急于恢复。而是开始很有耐心的稳固自己现在的基础。

“第六命丹碎裂,也间接的波及到了另外的五个命丹。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把另外五个命丹的波动稳固下来。只要这五个命丹顽固下来,假以时日,我的身体恢复正常也就指日可待了。”

杨风修炼的法术武技很繁杂,广博。这给了杨风更强大的应变能力。况且五棵奇树已经和杨风的生命结为一体,化成命丹。大家相辅相成,互为依靠。杨风借用五棵奇树的力量顽固命丹……

如此这般,耗费了足足一天的时间,才稍微把五个命丹稳固下来。现在杨风可以正常的使用五个命丹的威力而不损伤本体了。

“呼!”

杨风深深呼吸:“一天一夜的疗养,现在才勉强稳定下来。但是我的实力的确损失了将近六分之一,身体和精神都很萎靡,没办法发挥出全部的力量!诶,看来这个问题短时间内没办法解决了!”

小黑的声音这时候传来:“杨风,你就知足吧。打碎一个命丹你还能在一天之内稳固下来,已经非常逆天了。一个命丹就是六分之一的命!换成别人,就算有六个命丹,打碎一个也要当场晕厥,然后在床榻上修养个一年半载才可以正常行动。”

杨风一阵尴尬:“你说的轻巧。受伤的是我不是你啊。”

小黑道:“切,你现在就是我的希望。你特麽要是挂了,我小黑还不是要跟着你挂掉啊。你以为就你担心自己啊,我也很担心你的好不好。”

杨风略感汗颜:“那你说说,我要怎么样才可以完全恢复身体和精神?”

小黑歪着脑袋想了想,随后开口道:“这个问题很严重,一般来说打碎命丹就是要死人的。你是例外中的例外。要想恢复,怕是很难了。”

杨风顿时警觉起来:“照你的意思,我一辈子都恢复不了了?以后实力也没办法增长了?”

小黑道:“不好说啊。你的血脉是古神血脉,传承的是咕噜金象的血脉。如果你的血脉能够更上一层,或许会让你的灵肉再上一个台阶。到时候你的损伤或许就自然弥补了。当然,这都是我的猜测,具体怎样,我也不知道。”

咕噜金象血脉,再上一层?

杨风喃喃自语道:“我现在的古神血脉是第七层。莫非是要提升到第八层才可以让我恢复?不过这好像很难啊。我的古神血脉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提升了。提升到第六层后,发现再要提升的话,简直就是个无底洞,怎么填都填不满。再要提升,遥遥无期。”

古神血脉,越往后提升的难度就越大。提升到第七层的时候,杨风就感觉到前方的巨坑一望无际,要想填满这个巨坑,不知道要多少时间和心血。

“罢了罢了,现在想这些也没有用。我的命丹少了一个,还受了重创。虽然还有五个命丹,但是战斗力已经大为受损。对付红眸这样38轮的命丹高手已经是极限了!甚至还有所不如!”杨风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很清醒的认识。

当初自己打碎命丹之后,紧接着就对红眸出手。那是因为打碎命丹的瞬间,肉体和精神的伤害还没有明显的体现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