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象法人狂奔咆哮,猛烈来袭。森林的大木限域显然对他已经无法形成有效的控制!眼看这四象法人就要冲破森林的边缘直奔朱守鹤的本体攻杀而来。

眼利的杨风看到眼前这一幕,心中也是万分惊讶:“这个储君王同时驱动四种属性的力量,还能够以自己的命丹为根本,幻化出四象法体。四象法体同时兼容四种属性力量,攻击起来简直无所不能。的确给人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即便朱守鹤的大木限域也很难有效的限制住储君王!”

储君王的强大,让人更加清晰的体会到。

同时兼修四种属性。

但绕是如此,也只有一个命丹!

其他的都不过是幻化出来的交映幻向。之前月子歌使用水火两重天,其实也是一个命丹所为,其他的都是幻化出来的。月子歌命丹也只有一个。

两种属性,意味着同一个命丹拥有两种属性!

四种属性,意味着同一个命丹拥有四种属性。

甚至有一些多属性的命丹可以幻化出副丹,如果不懂的人以为有两个命丹,其实有一个是副丹。就如同地球的环绕卫星月球一样,越强虽然是一个独立的星球,但却是地球的卫星。

其实行星只有一个那就是地球!

像杨风这种拥有几个命丹的修者,亘古未有之。

饶是如此,储君王表现出来的强大已经足够让杨风吃惊了:“找这么下去,朱守鹤只怕压制不住了。除非朱守鹤还有更强的手段!”

杨风满脸担忧的看着朱守鹤,如果朱守鹤压制不住储君王,那么不但自己的第六命丹要被打碎,同时朱守鹤的未来和前程都会受到重创。身为昆仑圣境的三宫宫主之一,居然被一个学员所击败,这事情要是传开了。就算昆仑圣境不处置朱守鹤,只怕朱守鹤自己也无颜面继续待在宫主之位上。

这一战,进行到现在,朱守鹤要守卫的已经不单单是杨风了,而是朱守鹤自己的一切。

朱守鹤,大哥不要输!

杨风捏紧拳头,暗暗祈祷!

果不其然,下一刻,朱守鹤忽然凝结法印,不紧不慢,冷冷道:“森林守鹤!压制!”

嗡嗡嗡~

整个森林的大木之力全部汇聚在一起,形成一只百丈高大的木纹色仙鹤。这仙鹤仰天长鸣,张开巨大的翅膀,和四象法体猛烈的对攻在一起!

“轰轰轰~”

巨大的风暴,从森林里面爆发。

谁都没有想到,朱守鹤还能够爆发出比大木限域以及青木万手印还要强大的攻击武技。四象法体在这森林守鹤的攻击下,也不再那么威猛,紧紧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衰退了很多。完全被压制着攻击。

储君王的面色沉凝,还是头一次面色发白:“这就是朱守鹤的最强攻击么?森林守鹤?不愧是虚境高手。而且成名虚境有些时间了,否则也肯定无法凭借一种属性的威能淬炼出森林守鹤这样的强大神通。四象法体终究不是森林守鹤的对手!”

四象法体处于下风的时候,储君王就感觉到了它的命运。肯定会被森林守鹤给打爆!

没想到来的很快,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森林守鹤就完全占据上风,开始全方位的碾压攻击四象法体,任凭四象法体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诶,朱守鹤,你的确超出了我的预料。不过四象法体衰败了也就衰败了。接下来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神通吧!”储君王也不废话,双手凝结法印,驱动全身的四种属性力量,收回四象法体后猛然再度往前出手。

只见储君王的身外出现一轮红色的火球,宛若艳阳高照,热烈刺目。随后在这个火球周围又出现三个小一些的副丹。三个副丹秉承三种属性,分别盘旋在命丹火球周围,缓缓的旋转着。

同时,储君王的双目也变得血红,红得发紫。那仿佛已经不是一双眼睛,而是一对所向披靡的火球,熊熊燃烧的火焰,仿佛要焚烧一切。

储君王身上的戾气已经到了一个巅峰,喃喃道:“我的命丹四种属性,火属性是我最熟悉的一大属性,也是修为最高的一个属性。异火,紫极炎!”

发动!

身外的火球变成了紫色,而且紫得发黑。储君王身上的双目颜色也变成了紫色。一股股紫极炎从火球和双目中同时喷发出来,铺天盖地的卷向朱守轰隆!

火焰长河滚滚来!

每一丝火焰都带着极高的温度,仿佛要焚烧一切!

“这是异火之一的紫极炎,除非你有黑炎,否则屙屎不可能阻挡这紫极炎!”储君王对自己的攻击有极大的自信。紫极炎发动后,整个广场都变成了火海,一切被紫极炎触碰到的东西都被焚烧一空,化成了无穷无尽的灰烬。

储君王仿佛一个火神,驾驭者周围所有的火焰,茫茫的发起最强的攻击。

森林守鹤固然十分强悍,但是到底还是木属性。火克木,天性使然。再强大的木头也会被火焰所燃烧,它是可燃物啊!

森林守鹤焕发出无比强悍的光芒,奈何却终究不敌紫极炎,最后身上着火,一点点的被焚烧。无穷的紫极炎越过焚烧殆尽的森林守鹤,再一次直奔朱守鹤的本体!

这一次,轮到朱守鹤吃惊了:“紫极炎,你居然有这等奇遇,得到紫极炎!”

朱守鹤的步伐不那么坚定,开始后退。被紫极炎的长河浪潮轰击得连连后退:“这紫极炎的场合太猛烈了,级别也很高,一旦我被沾染上,只怕就很难扑灭了!”

朱守鹤深深的知道紫极炎的可怕,因此一次次的开始后退,尽可能的避让。样子看上去颇有几分狼狈,但是朱守鹤并没有要放弃的意思,而是有条不紊的闪避。他在等,等紫极炎过了巅峰,开始衰退的时候,这就是自己反击的最佳手段。

储君王显然也看出来朱守鹤的策略,当下不但不放松,反而不断加持紫极炎的攻势,铺天盖地,不给朱守鹤任何喘息的机会:“你想避其锋芒再反击!如果你面对的是别人,恐怕还有可能。但是在我储君王面前,你不会有喘息的机会!”

“嗡嗡嗡~”

紫极炎不断加强攻势!

周围的诸人看到这一幕都已经咋舌不已:“好强的紫极炎,储君王的攻击也为免太强了。这样的紫极炎之下,别人岂能有活路啊?这太可怕了。如果不是有长老们设立防御,只怕这星戒宫的宫殿都要被储君王给拆掉了!朱守鹤现在情况很不好,再这么下去的话,只怕要输掉了!”

黑炎?

杨风是有的。但是这是储君王和朱守鹤之间的战斗,杨风知道自己不能干涉。否则就算朱守鹤赢了,也要面对非议,到时候也等于输了。

杨风死死的拽着拳头,暗暗为朱守鹤祈祷。

“看来的确没有可能等到他的紫极炎衰退再反击了!”朱守鹤坚持了半晌也没等到紫极炎衰退,反而越来越强:“现在这个情况虽然对我很不妙,但也只能就此发起反击了!”

朱守鹤二话不说,出手利索。伸手拍出一只森林守鹤,由森林守鹤和紫极炎对抗,争取了片刻的时间。便是在这片刻时间里,朱守鹤完成最后一个法印:“青木限域!”

之前是大木限域!

那时候的木头是灰色的,是普通的树木。不过就是块头比较大而已。但是这一次朱守鹤发动的都是青色的树木,树木的枝干,树根,样子全部是青色。

这一层青色的光泽仿佛尤其高贵,居然隔绝了紫极炎!

紫极炎焚烧青木的速度非常差,虽然也可侵蚀焚烧青木,但是效率太差了。就好像普通的火焰焚烧干柴和湿木头的差别一样。湿木头虽然可以焚烧,但是火焰要蒸发掉其中的水分才可以,这需要很长的时间。

“轰轰轰~”

青木限域一出,青木暴涨,很快出现了数百棵,再一次把储君王包裹其中。

下一刻,朱守鹤站在森林最高处,双手联动:“青木守鹤,破!”

一头青色的百丈守鹤忽然平地炸裂。升腾而起,对着储君王的本体发起悍然攻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