祠堂外。

邵青,傅祖元,傅乾龙,傅商和傅金虎等人带着铁血营战士层层围着祠堂,严阵以待。

隔着巨大的围墙,大家都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

傅商很是担心:“营长,里面可是潜藏着华江门最强大的王牌部队啊,门主就只留了四五个人在里面。这会不会太危险了?我们是不是要去帮忙?”

傅金虎这时候也建进言道:“我也以为,华不悔这样的强者在里面带着数千王牌战士,门主会很危险。营长,我们还是进去帮忙吧。这一战关系到我们普度门和华江门的生死存亡!绝对不能够出现意外!”

傅乾龙也道:“营长,请求让我们进去帮忙吧!我知道门主是不想我们这一方损失太惨重,但是这一战本就事关生死,谁都无法逃过!”

邵青眉头紧皱,站着,凝望着前方祠堂高大的大门:“让我们守在门外,准备对付逃离出祠堂的残军,这是门主的铁令。不管大家心中有多么的担心,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务必遵守门主的铁令,军令如山,谁都不得违抗!你们不要再劝了!”

傅乾龙等人都很担忧,但也无可奈何。

这时候傅祖元道:“好了,你们就不要胡思乱想了!门主雄才伟略,不是鲁莽之辈。既然安排我们在这里守着,就一定有门主的用意!”

傅商道:“可是,华不悔很强很强啊!我们也都知道了,华婆婆等人的修为都是靠秘术提升的,不算真正的境域高手。而华不悔乃是真正的境域高手。实力极为可怕。我实在为门主担心啊!”

傅祖元道:“你知道的,门主会不知道?门主是何等人物?让我们守着,我们好好的守着就是了!”

傅商道:“可是我不明白为何在这种重要的关键时候,门主不让我们吃力啊!”

傅商显得很激动。

傅祖元瞥了傅商一眼:“我知道你立功心切!急切的想要在这种大战中展现自己的价值,得到门主的重视和认可。但更多的时候你得学会动脑筋。既然门主有这样的安排,必然是有更重要的用意!”

傅商不甘心:“什么用意?”

傅祖元道:“比如门主有一些强大的压箱底绝技,不方便让外人看见。”

傅商顿时吸了口气,心思也缓和了很多。刚开始他还以为杨风是有意不让他们这些后加入普度门的人有立功的机会,因此才会这么着急的想要争取机会。现在听傅祖元一说,傅商顿时明白过来。

傅祖元传音给傅商:“傅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你也不看看门主让我们出来的人里面可是有邵青这样的四部大佬。可见他并非是要排挤我们立功。好好遵守命令,不要添麻烦了。到时候你不但无功,反而有过!”

傅商低头,传音回答:“明白了!”

正时候,里面传来疯狂的喊杀声。过不久就有一些零散的战士从祠堂的各个小门以及上空逃离出来。

傅商目光一冷:“立功的机会来了!”

说完,傅商一跃而起,把两名逃离的战士打落。

邵青这时候略微不爽的看了傅商一眼,自己这个做营长的都还没发话呢,傅商就抢先出手了。而周围的人都在看着邵青,等着邵青发话。

邵青也知道现在不是计较的时机,当下直接道:“大家全力出手,一个都不要放过!”

“轰轰轰~”

铁血营战士疯狂的运转起来,把一个个冲出祠堂的人打落……

“我曹,老子好不容易逃出祠堂,这里居然还有重重关卡,这是要命啊!”

“玛的,太可怕了。我逃出来也是个死啊。普度门的人可真狠啊!”

“啊啊,救命啊!”

“……”

无数逃亡出来的战士,几乎都是在毫无抵抗之力的情况下被斩杀!

祠堂内因为有尸龙的存在,已经是一片人间地狱了。现在祠堂外也因为铁血营的围攻,变成了人间地狱……

镇子内外。

所有人都被限制在家中。

晚上几乎没有人在街道上往来。

此时此刻,街道上的每一个地方都处于铁血营的监视之中。

黑白双煞和张武小翠四个人在镇子很偏僻的一条公路上,就地打麻将。

这条偏僻的道路是离开小镇的三条路之一。因为周围杂草横生,树木繁多。一到晚上,周围的蚊虫就非常多。

张武浑身都被蚊虫叮咬得受不了了:“卧槽,这里的蚊虫实在是太多了。营长给我们安排的都是什么任务啊……让我们守在这个鸟不拉shi的地方。这里怎么会有人来嘛。“

黑无伤不悦道:“你特么少废话,赶紧,轮到你出牌了!”

张武猛的发飙:“骂的,老子不打牌了!”

白无敌道:“做人有点底线好不好,把这局打完。你眼看就要输钱了。别耍赖啊!”

张武看着一手的烂牌,的确是有耍赖的嫌疑,但看到大家不断的数落自己,张武只好强忍着道:“我张武怎么会耍赖呢?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耍赖,我张武也绝对不会耍赖!”

黑无伤道:“那你废话个毛线,赶紧打啊!”

张武道:“我憋不住了,我要去方便一下,等我回来再打!”

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张武,张武道:“我曹,你们不会要拉在这里吧?”

小翠挥手道:“赶紧去,你太低俗了!”

“好的,我去去就来!”张武快速的起身,一把钻进旁边的林子里。刚准备方便,就听到小翠那嫌弃的声音:“滚远点,不然那味儿要随风飘过来了!”

张武很无奈,只好继续又前进了几百米。找了个地方拉开拉链开始方便。

就这时候,张武看到旁边居然有个身影,顿时吓了一跳:“我曹,你谁啊?”

那人也在方便,看到张武先是一惊,但是很快就松了口气:“我是本地包子铺的老板,这个点准备起来和面了。店里厕所被小鬼占用了,我只好跑出来方便一下!”

张武信以为真,没有多想,很装比的道:“今天你们镇上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还和个毛线的面。我劝你还是赶紧回家里躲起来吧。被误杀了就不好!”

那人一脸吃惊的样子:“啊?这里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张武很霸气的道:“今天是我们普渡门要在这里剿灭华江门的大好日子,战场就在这佩云镇。你赶紧回去躲起来,免得被误杀了!”

那人诚惶诚恐:“好的好的,我现在就回去躲起来。谢谢你提醒我啊!”

张武拉上拉链,伸手拍了拍那人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恩,快回去吧。”

说完,张武便转身大摇大摆的离开。

那人站在张武身后,一双阴冷的目光里面绽放出强盛的杀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