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回来了!

这几个字宛若一可炸弹一般在全场炸开。

“杨风那可是能够击杀境域的强者啊!”

“天命榜很久以前就公布了新的榜单,其中没有杨风的名字。也就是说天命榜公开确认了杨风的修为超出了天命修为进入限域!这等顶级的高手,根本不是我们能够抗衡的啊!”

“在整个昆仑圣境的年轻一代中,也就只有储君王可以力压杨风了!本以为这厮上次戕害同门,不敢回来了,没想到他居然还敢回来!”

“……”

那些看客们都压力很大,跟着胡志亮来的那波人更是胆战心惊!

胡志亮,肖扬和邱峰等人都感到压力很大。

一个手下来到胡志亮身边,低声道:“亮哥,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要是撞到杨风这个煞星,只怕我们就麻烦了!”

肖扬这时候不以为然的道:“怕什么,胡志亮好歹是储君王的人。我们也是内务府的管事,杨风难道……还敢在昆仑圣境大庭广众之下乱来吗?”

邱峰道:“杨风之前戕害同门,虽然事情被瑶池宫压下来了,但是整个昆仑圣境的人对他都怨言很大。他如果识相的话,回到这里就应该低调点!”

大家纷纷表示同意。

胡志亮这才缓了口气,恢复了淡定:“区区杨风而已,我们跟着储君王,为镇魁党做事。有什么好怕的!”

周围的人听了这话,放松了不少。

胡志亮冷然扫过一号围屋的所有人,随后道:“好了,你们赶紧滚出昆仑山!这是内务府的铁令,杨风来了也没用!”

说完,胡志亮带着肖扬邱峰等人大摇大摆的离开!

周围的人也都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胡志亮说的对,这是内务府颁布的惩罚令,那就代表着整个星戒宫的意志,代表着储君王和九环侯的意志。甚至代表着整个昆仑圣境的意志。即便杨风来了也没用!”

“一号围屋跟错人了啊,杨风虽然进步很大,但是昆仑圣境有储君王在,就不可能有杨风的立足之地!一号围屋的人,都是跟着杨风的牺牲品啊!”

“……”

众说纷纭。

张倩等人虽然欢呼,但也清楚这道惩罚令一但发出,就永远不可能更改了。即便是杨风也不可能更改星戒宫和整个昆仑圣境的意志!

大家的情绪很低落,纷纷带着行礼缓缓前行,离开一号围屋的大门!

有人道:“围屋长,我们就这样离开一号围屋吗?杨风大哥都回来了,应该会为我们主持公道吧?”

章厚咬牙道:“这个惩罚令是以内务府星戒宫的名义发出来的,代表着整个星戒宫和昆仑圣境的意志。即便杨哥回来了,也肯定无可奈何。如果杨哥非要为我们主持公道的话,就要同时和三宫为敌,杨哥会被害死的!”

胡九一边吐血一边咬牙道:“这是我们自己能力不足,不能牵连杨哥。我们还是遵守惩罚令,离开昆仑山吧!”

说完,胡九又吐了两口鲜血,下场十分凄惨。

胡十一人高马大,是个憨厚的大汉,说话很直白:“大哥说的没错。我们自己造的孽,我们自己承担。不能连累杨哥。如果不是杨哥暗中给我们输送武技和丹药,我们本就是89号围屋的蝼蚁。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全靠杨哥的恩泽。如今我们有一小半的人得以成为命丹高手,就算离开昆仑山,也可以有很好的去处了,我们知足和感激吧!”

大家都不好再说什么。先后离开围屋的大门,在无数人的嘲讽和数落之中离开杂院……

张倩章厚等人离开围屋大门,转头看着这熟悉的大门,眼睛里面充满了不舍和泪水!

这里,就是他们的家啊!

现在,他们不得已为了莫须有的罪名,背井离乡,开始漂泊!

“一号围屋,我真是舍不得你啊!”

“我也舍不得啊,呜呜呜~”

不少一号围屋的人,都忍不住抽泣。

张倩和章厚为一号围屋付出最多,自然也对这里的感情最深厚,两人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眼睛里噙着的泪水已经说明了一切。

为何我的眼里充满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

张倩咬牙,忽然再也无法克制情绪,伏在地上抽泣:“我屡次错过杨风,在他前往瑶池宫修行的时候,我主动请罪,就是希望有机会为杨风做点什么,证明我的忠心和价值。没想到我在一号围屋这段时间里,非但没有完成杨风的嘱托。还导致一号围屋的人都背上莫须有的罪名!我什么都不是!对不起!”

张倩叩首三次,这才起身:“我实在舍不得离开啊!”

章厚搀扶着张倩:“围屋长,这件事情太大了,非你我可以左右的,围屋长你不要自责了!”

张倩咬着牙,点点头:“我就是觉得辜负了杨风的嘱托和期望,很难受!”

章厚道:“这几个月来,你为我们一号围屋做了很多!大家都感激你!杨哥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责怪你的!”

张倩叹息一声,转身不舍的离开,口中喃喃的念叨着:“可是……我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真的很舍不得离开这里啊!”

章厚神色暗淡,他又何尝不是如此?

就这个时候,前方传来一个淡然的声音:“既然舍不得离开,那就不要离开好了!”

“你以为你是谁,说不离开就能不离开……”张倩话说到一半陡然停下来,她感觉刚刚这声音有点熟悉。当下猛然抬头,只见前方站着一个熟悉的少年。

不是杨风,又是何人?

一号围屋的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张倩和章厚也都纷纷停下脚步凝望着杨风。

“杨哥!”

“杨哥!”

多少人都激动得无法言状,激动不已,欢喜得留下了眼泪!

杨风看着他们的表情,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我回来了!”

“杨哥,我们想死你了!”

“杨哥,你不在的日子里,我们受尽了委屈!但是我们一号围屋没有一个人认怂!”

“杨哥,见到你真是太开心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