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巍峨雄壮,深入云端。不知多少公婉转。

杨风来到半山腰,临近昆仑圣境大门的时候,杨风改为步行,一步步的沿着山路往上走!

两侧林涛阵阵,飞鸟走兽在嘶鸣,听着让人心中发怵。

杨风却仿佛很相爱更难受这种分为,一点点的顺着山路前行。他手里提着一个剑气丝网,里面网着两个人!

李星耀和唐狮!

这两人就如同两只鸡鸭,被网在里面任凭杨风晃动,拖行!

刚开始两个人怨言还很大,但是一路上被杨风四处挥舞晃动,早就七荤八素,呕吐不已,此刻直接晕了过去。

杨风神色淡然,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

越过一片树林,就来到昆仑圣境杂院的100号围屋了。再往前走了一段距离,杨风看到那个熟悉的89号围屋。

站在林子里,杨风眺望着89号围屋。

如今的89号围屋已经变得更加残破破,好几面坚固的石墙都缺了几个角,仿佛被凶猛的野兽用利爪生生给撕掉的!

围屋已经被重新装修了,装修的风格和之前完全不同。

物是人非!

杨风恍然想起来,自己当年就是从这里开始了昆仑圣境的修炼生涯。从这里走向杂院,从杂院走向三宫,从三宫走向瑶池宫,最后重返华州,掀起惊天风雨……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从这89号围屋开始的。

想着从前发生的无数往事,杨风的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无限的怀念。

顷刻后,杨风伸出右手,对着89号围屋深深的敬礼,鞠躬!

“老朋友,感谢你给了我一个美好的开始!我会记住你的!”杨风嘴角的笑容是那么的怀旧,那么的平和。这一声声的呓语,仿佛是在对过去的怀念,又仿佛是对未来的憧憬。

言罢,杨风顺着山林,一点点的朝昆仑圣境的杂院中央广场走去。

那儿,有自己的老朋友。

也有自己的故友。

当初89号围屋的很多熟人,如今都搬迁到一号围屋了。

杨风凝望着一号围屋的方向,一点点的走去,眸子里流露出对故人的思念和期待!

……

此刻,一号围屋。

七百多个人全部集结在一号围屋的院落之中,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悲伤和无奈。

章侯站在大门外,带着七百多个人恭敬的看着房间所在的方向。

房间里一片漆黑。

过了好一会儿,一个穿着休闲得体服装的美女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

“参见围屋长!”

来的人正是张倩。

只见张倩踩着高跟鞋,缓缓走来,面色苍白憔悴,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一看就知道是因为长时间熬夜造成的。

张倩两眼通红,声音沙哑,看着大家的眼神都充满了愧疚和无奈:“诸位,事情你们都知道。之前我们上交给胡志亮一千三百个积分。这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很大的压力了。现在因为我们一号围屋的几个人触犯了门规,胡志亮要求我们缴纳两万个积分!否则我们一号围屋就要接受戒律的惩戒,被集体淘汰出杂院!”

说到这里,张倩的眼睛都湿润了,声音充满了哽咽:“我们一号围屋所有人的积分加起来也不过三千积分。我这两天四处找人借,也才借来一千个积分。四千个积分已经是我们一号围屋所能够承受的极限了!我找人和胡志亮通融过,胡志亮拒绝沟通。不缴足两万积分。我们就要被集体淘汰!我张倩无能,无法带着大家度过难关,我有过错!”

说完,张倩深深鞠躬道歉。

全场的人都纷纷感动,眼角带着泪水。

人群中很软走出来两个普通的学员。

一个人高马大,是个壮汉。一个是哥矮个子,但是长的很清秀。

清秀青年道:“张倩围屋长,我胡九没有盗窃内院宗祠的贡品三真炉!我对天发誓!!”

壮汉也一把站出来道:“张围屋长,我胡十一也可以坐镇,我大哥没有盗窃内院宗祠的贡品三真炉。当时我们是收到一份字条,说让我们去宗祠大门口见面。我就去了,谁能想到我走到那里的时候只看到我大哥在场。我们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就被胡志亮带人围住了,恰逢宗祠的三真炉失窃,胡志亮一口咬定是我们做的。并且在院子的一棵大树险隘找到了三真炉!说是铁证如山,可是我们两兄弟真没有这么做啊!”

全场的人都态度不一,思绪十分复杂!

大家都清楚,胡志亮就以这件事情为借口,向一号围屋所有人索要两万个积分,或者二十万紫灵币!

若一号围屋拿不出这笔罚款,就要以门规处置,把一号围屋所有人都淘汰出昆仑圣境,公开处分,开除!

大家对胡九,胡十一的态度很复杂。

一方面大家都死从89号围屋同患难好不容易走过来的,算是过命交情的战友,这份感情是毋庸置疑的。89号围屋转移到一号围屋至今,都没有再招收过任何一个新人。

另外,大家都想留在昆仑圣境修行啊!

哪怕是杂院,他们也想留下来努力!

结果因为这两个人的错误,导致大家都要被扫地出门,要说心中对这两人没有怨恨,那也不现实!

“诶,胡九,不管怎么说这一次你们都太冲动了!中了胡志亮的圈套。我们整个一号围屋的人都要被波及受罚。当初为了加入昆仑圣境,我们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啊。现在就因为你们,我们便要离开了……”

“是啊,虽然我们是很好的战友,但是这一次我们实在是不想被牵连啊。我们背后也有家族的期待和规矩,被扫地出门后,回去家族也肯定没办法交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