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亮的声音传遍整个石殿。

震得地面都在发抖。

华金锤听到这声音,浑身剧烈的抖了一下,猛然转身看去,只见石殿远方,一个熟悉的人影从半空缓缓走来。

不是杨风,又是何人?

“杨……杨风!你怎么来了?”华金锤看魔鬼似的看着杨风,脑袋一片空白。大概是被杨风之前的手段给吓破了胆,明明有领域级别的华老祖在背后,他仍旧感到十分恐惧。

杨风双手负背,独自踏空而来。一双阴冷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华金锤:“你以为凭借你的能力,真的可以逃过我的手掌么?”

华金锤目瞪口呆:“你是故意的!!你就是要我给你引路,带你来见华老祖么?”

杨风淡然道:“你说的不错!”

华金锤顿时感觉到,这个杨风比想象中的还要可怕的多!华金锤很想对杨风说点什么,但是面对杨风那漆黑的眼神,华金锤感到深深的畏惧,那些想要说的话,直接就咽了回去。

在杨风的眼神里,他感到深深的畏惧和蔑视!

杨风冷哼一声,越过华金锤,负着双手站在大厅门口,凝望着石殿内。

远远的,只见石殿内一片漆黑。这片幽谷本就光线昏暗,加上石殿处在最低洼的位置,光线极难进入石殿之中。

石殿内的漆黑的光线,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杨风深吸一口气,凝望着石殿前方的无限黑暗,深深道:“华老祖,我来了!”

石殿很清净,过了好一会儿,里面才传来一个阴森沉厚的声音:“你就是普度门的门主杨风吧?”

杨风盯着前方,想要分辨出此人在石殿黑暗深处的位置,但是片刻后杨风就翻起这个想法了。只觉这个声音仿佛同时从石殿深处的每个地方传来似的。

连真正的声源都无法判断!

杨风都吸了口气,这人的修为之强悍,很令人震撼!

杨风强忍着心中的好奇,脸上露出十足的淡定:“不错,我就是杨风!”

宁静空旷的房间里,回荡着那个苍老的声音:“你很不错,居然灭了华不悔和北堂氏。威胁到我们华江门的根基了!你可想过后果没有?”

杨风双手负背,一字一句的道:“华江门视众生为鱼肉,肆意欺凌践踏,罪不容诛!我不过是替天行道罢了!”

那苍老的声音继续传来:“好一个替天行道!不过你的确有几分魄力,居然胆敢亲自来找我!而不是找个地方躲起来!”

杨风微微道:“我飞来找你,是为了和你约战!”

“约战?”里面那个苍老的声音忽然绽放出一丝激动。杨风能够感觉到此人对战斗似乎充满了激情和渴望!

仿佛一头沉睡了多年的雄狮,被野鹿重新燃起了狩猎的兴趣。

杨风道:“没错。你华江门和普度门都有领域强者坐镇,如果现在大动干戈,只怕对谁都不好!你心里也是畏惧的吧!”

杨风目光凝聚,死死的盯着前方。

其实现在普渡门已经没有领域强者坐镇了,但是杨风得表现是十足的底气!

若是让这个华老祖看出一点端倪,只怕整个普渡门马上就会有灭顶之灾!

涉猎普渡门的生死,杨风不敢大意!

华老祖的声音越来越凝聚,从原来的多个发声源,变成了一个发声源。就在杨风的正前方,那黑暗中隐约的出现一丝丝的光亮,仿佛有一个东西在缓缓现身。

这是华老祖要现身了吗?

杨风凝望着前方,心中虽然吃惊,但是目光却格外的镇静。

片刻后,一个白色的老者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枯槁的皮肤,一脸的皱纹,几乎就剩下一层皮包骨,看起来仿佛从地狱中走出来的人一般。但是他的眼神却格外窘境有神:“呢,你们普度门有领域强者的事情,我知道!”

杨风看到这个人,就感觉自己的目光仿佛要被他深深的吸纳掉,自己的眼神都要被吸收掉!

好强的修为!

杨风的灵魂本能的在颤抖,靠一口气强撑着:“我普度门门主,当着整个华州的面约战华老祖,于半个月后在华江流域决生死!我若输,整个华州之地,便是你的。我的黑炎瞳自当双手奉上!脑袋也由你摘去!”

白衣老者双目微微眯起,饶有兴趣的看着杨风。

杨风继续道:“我若赢了,你华老祖自然生死归我。并且,传承四百年的华江门也到此陨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