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圣境内务府,外务府,三宫宫主全部都因为这个消息而感到万分诧异。

谁都无法相信杨风这个区区小子居然成为了虚境级别的高手,而且斩杀了境域强者,特别是吸收了领域法阵的境域强者!

整个昆仑圣境都大为震动!

“什么?杨风突破虚境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开什么玩笑,杨风在几个月以前还是主魂境界呢。连命丹都还没进入。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就跨越了命丹八十一难进入虚境,这样的成就,岂不是远远超过储君王了吗?”

“我们昆仑圣境年轻一代除了储君王,谁也没有进入虚境。而且照目前的情况来,就算是白子歌,没有三五载只怕都无法窥探虚境的神通。杨风居然怎么快就进入虚境。真是匪夷所思。储君王的地位,只怕受到威胁了要!”

“储君王这等神一样的人,这一次只怕是要受到威胁了。杨风啊杨风,还真是一个可怕的妖孽!”

“……”

杂院之中,负责杂院事务的人是张倩。

这些时间以来,张倩操劳杂院的事情,头发都有点发白了。盖印储君王重新授意内院的人,重新扶持内院的天才上位,接替胡刀的位置,开始重力打压杂院。

杂院的一号围屋,日子就不好过了,每况愈下。

深夜时间,张倩的屋子里面还亮着灯火,办公桌子上堆满了无数的文件和账目,是个人看到这么多的账务只怕都要头疼了,但是张倩却很认真的翻阅着。

整个人几乎成了一个机器在高速的运转。

站在张倩旁边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这个青年之前是跟着张虎威的人,只是修为当时没能够提上来,杨风离开的时候没能照顾到他。

此人叫做章厚。

是个很勤恳老实的人。

章厚在旁边看了良久,最后道:“张倩大人。这个月我们一号围屋需要上交一千三百个积分给杂院的胡志亮。如若不然,只怕内务府会暗中给我们穿小鞋。下场恐怕就很凄惨了!”

杂院虽然是一个被内务府抛弃的院落,平时根本不管杂院的死活。

但是如果内务要给你穿个小鞋的话,分分钟就可以把杂院的某个围屋的让你全体送下地狱!

张倩放开其中一份文件,记录着这个月需要给胡志亮缴纳的积分,当下皱眉:“这文件是什么时候送来的?”

章厚道:“刚刚!”

张倩揉了揉眼睛,因为长时间的工作操劳,双目都布满了血丝,看上去显得很憔悴:“这不对啊,之前我们每个月只需要缴纳四百个积分,平均我们一号围屋每个人缴纳半个学分就可以了。为何这一次缴纳的积分暴涨了三倍?”

章厚道:“这件事情我也很纳闷,据说这个月的缴纳清单前两天就拟订好了,也是四百个积分。但是胡志亮连夜修改了数额,改成了三倍。我想这会不会和杨风的消息有关!”

张倩沉声道:“杨风的消息?”

章厚道:“是啊,张倩大人你这几天一直在集中闭关处理公务,可能不知道……杨风在华州斩杀了境域强者,甚至斩杀了吸收了领域法阵的境域强者。诸夏千闻社已经发布消息了。大家都在说杨风的修为已经突破了限域!”

“什么?杨风的修为突破了限域?”张倩再也不能够淡定,站起身的那一刻就愣住了,然后双目含满了湿润:“突破虚境了!!!”

章厚道:“是啊!储君王前脚刚突破限域没多少时间,杨风就跟着突破了。这是我们所有跟随杨风的人的福音啊!”

张倩的双手都在发抖,这些时间来,张倩一个人支撑着杂院的一号围屋,还有周围原本宣誓跟随杨风的几个围屋。一路走来,有多么的艰辛,只有张倩自己清楚!

章厚自然也看在眼里:“章厚大人,这几个月来,你走的太辛苦了。现在杨风突破限域,我们的希望来了!”

张倩的眼睛忍不住湿润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道:“难怪内院的胡志亮忽然加大三倍的要求,看来是储君王身边的人授意啊。杨风突破虚境,威胁到储君王的地位了。储君王自然要全面的对付杨风!”

章厚道:“是啊。之前储君王从未把杨风当成对手,自然是不屑对杨风动手的。但是现在不同了!杨风是我们昆仑圣境之中第二个突破限域的人!储君王如坐针毡,肯定忍不住出手打压了!”

张倩点点头:“既然这样,一千三就一千三吧,只要我们坚持到杨哥回来,一切的委屈和窝囊就到头了!这段时间,应该不会太久!”

章厚道:“张倩大人说的对,还请张倩大人吩咐!”

虽然张倩是个后来者,而且是杨风曾经的敌人。一号围屋的人都清楚。刚开始张倩进入一号围屋的时候,大家自然不服气张倩的领导。但是随着这几个月的时间,大家已经逐渐接受了张倩。

盖因大家都认可了张倩为一号围屋所做的一切!

张倩道:“吩咐下去,一号围屋,和另外几个围屋的人,最近保持低调。不惜一切代价保持低调!千万不要招惹是非!在杨风回归之前,我们要尽量的保全自己。哪怕卑躬屈膝,也必须忍着!”

章厚道:“好,这几个月来,大家都习惯了忍耐,再忍耐一段时间,也不算什么事儿!”

张倩道:“恩,这一千三百个积分,我个人先把自己的积分拿出来,然后不足的,大家再凑一点。我亲自送给胡志亮!”

“大人你要亲自去送吗?”章厚都大为吃惊:“我们每一次给胡志亮送积分的人,都会受到羞辱啊。之前几次你送积分,都受到很大的羞辱,这一次还是让我去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