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不死的跑了?

杨风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只觉脑袋一阵问问作响,整个人都大震,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

“老不死的跑了?!!”杨风大叫一声,上前紧紧盯着血玲珑:“到底怎么回事?这家伙好端端的跑什么?”

血玲珑一把拉着杨风的手:“别问了,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说不上来。我还是带你去看看再说吧。”

也不管杨风是否答应,血玲珑拉着杨风的手就冲出了房间大门,快速的朝燕山的山顶上跑去!

北堂府原本就是坐落在燕山山顶的位置,占地面积非常大,整个山头都是北堂府的建筑。但是在山巅的边缘之地,还有一个高出山巅约莫四五百米的山丘。这个山丘处于未开发的地步。周围都是葱郁的大树,平时很少人去。

山丘之上,才是灵气最浓郁的地方!

这里有一个修行行宫,平时就是北堂青云,华婆婆和北堂墨他们修行的地方。杨风接手北堂氏后,在这里重新设置了法阵,老不死的改良法阵,比当初在傅家的法阵还要精粹!

血玲珑拉着杨风便一直远离普渡门的府邸,朝着这个偏僻的山丘之上赶路。

杨风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玲珑,你那么着急,到底怎么了这是?老不死的不会特麽的出事了吧?”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杨风浑身的毛发都竖起来了。

妮玛啊,不会真出事了吧?

血玲珑严肃的道:“别问了,我带你去看看你就知道了!”

杨风带着一脸的担忧,快速的跟着血玲珑,来到山丘的山脚下。

刚刚来到山丘脚下,杨风就感到周围弥漫着一股极其强盛的杀气!

“恩?好强的杀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风举目四望,发现四面漆黑一片,苍穹墨色,不见月亮,周围都没有光,林子里面弥漫着一股浓厚得让人心惊的杀气!

“赶紧的!到上面的行宫里你就知道了!”血玲珑没有解释,拉着杨风一路往前!

杨风跟着血玲珑的脚步不断往前狂奔。越往山顶上去,就越加的感觉到周围弥漫着的杀气越来越浓厚,越来越可怕。

临近山顶的时候,杨风都被这股杀气压抑的喘不过气来,胆战心惊!

天啊,这到底是何等可怕的杀气啊!

“这杀气哪里来的?”杨风边走边问,实在是无法淡定了:“我能够感觉到,这杀气是经历过大战之后遗留下来的。人已经走了,却留下这么大的杀气。想想都令人感到害怕!”

血玲珑快速往前走:“我也是惊讶万分。杀气都是人在战斗的时候才释放出来的。但是从未听说过,人离开之后还会留下这么大的杀气的!”

杨风越走越快,一脸的担心:“这杀气充满了阴冷毒辣,隐约的还透露出一股可怕的毒性!走了这么长的时间,遗留下来的杀气还这么强。实在是很可怕!”

“到了!”血玲珑一跃冲上山顶,看着眼前的修行行宫。

行宫是一片很大的空旷之地。

原本齐聚着法阵,汇聚大量的灵气!但是此刻,这法阵都被打烂了,百孔千疮。周围的地面都打得四处凸起,变成了无数的小山丘和沟壑,无数的鲜血倾洒在地面上,染红了一大片的地面。

看着就触目惊心!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风越过一片片的凸起,查看周围所有的山丘后,杨风对之前的战局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想:“这是有强大的高手袭击行宫,袭击老不死的!这上面的血,七成是老不死留下来的!”

杨风站直身体,站在行宫的大殿门口,冷冷的看着这片被打成百孔千苍的广场:“老不死的凶多吉少。只怕是仓促之下逃走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血玲珑也是面色苍白:“这来的高手可是很不一般!居然能够把罗先生打成重伤!到底是谁啊?”

杨风道:“你不是说老不死的有信件给我么?“

“这个!”血玲珑指着大殿门口的一块石头,石头里面嵌着一封信件:“这信件我拿不出来,可能需要用阎罗法术!”

杨风点点头,上前用力拉扯信封,果然拉不出来。

动用阎罗法术后,这信件便轻松的拿出来了。

杨风迫不及待的拿出信封里面的信件,急促的道:“老不死临走之前留下来的信件,肯定传递了重要的内容!我看看!”

杨风翻开信纸,却发现是一张白纸!

“我曹,这怎么是一张白纸啊?老不死的做事情这么不靠谱的吗?”杨风拿着纸张翻来复去的翻看,最后也没看出一个字。

血玲珑接过纸张后,也没看出一个所以然:“兴许罗先生一时走的太急,没空闲在上面留下字迹呢。”

杨风拿着纸张不断地翻看:“那老不死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吗?”

血玲珑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不如找军师来问问,军师智慧无双!”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请军师来啊!”杨风大为着急。

片刻后,妯百阅急匆匆的走来,看过信纸和现场后,最后道:“杨风,我想老先生的意思是——他走了,什么都没有给你留下,只给你留下一张白纸。意味着接下来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

杨风顿时恍然,口中喃喃的念叨着:“还是军师聪明。军师说的对!军师说的对……说的对啊。这是不是也说明老不死的自身难保了?”

妯百阅道:“是的!看这场面就知道老先生被重创了!”

杨风有点紧张,连声道:“到底是谁,能够有这么大的能力重创老不死的?还有,这人怎么找到老不死的?和老不死的又有什么恩怨?”

妯百阅道:“老先生身份特殊,仇敌遍地。被仇敌发现的概率还是比较大的。老先生这一次主动离开,让你一切靠自己,其实这就是对你最大的帮助了!”

杨风深深叹息:“是啊!老不死的这一走,就是不想牵连我们。这对我们已经是极大的帮助了!只是不知道老不死能不能自己照顾自己!他的伤势还那么重,在这里就经历了这么惨烈的战斗。他的处境,我实在难以想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