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杨风传话的人是江若离。

这天,杨风正在修行行宫之中盘坐修行,这大半个月来,杨风几乎都在盘坐修行。偶尔会炼制一些丹药,整合一些武技和修炼心法,分发给普渡门的其他人学习。

大部分时间,杨风都在修行自己的事情。

前面几天,杨风的心情很激动,很愤慨,带着一股劲儿在修行。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闭关的进行,杨风的心态逐渐的平和下来,达到心如止水的地步!

这种状态对修行是最好的!

崔进也是最快的。

这半个月来,杨风几乎都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天气,忘记了一切。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这种感觉,真好。

进步,真快。

而这一天,江若离急匆匆的赶来。

看到杨风盘坐,江若离就站在身前静静的等候,从晌午时间等到黄昏,江若离正琢磨着要不要开口的时候,杨风忽然睁开双眼,黝黑深邃的眼神让人看来就感到一股毛骨悚然。

江若离都心里发触,她深切的感觉到养分身上展露出来的气息太过可怕了。

杨风身上的气息,和之前仿佛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变得更加冰冷,深不可测。

过了好一会儿,杨风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道:“若离,什么事儿?”

江若离道:“这几天我们普度门来了数百名病患以及家属,他们跪在大门外,说是要求见你!”

“病患家属?他们有事情去找龙药集团或者普度基金会不就行了吗?”杨风很淡定:“我现在很忙,让他们去找普度基金会吧,白姐会安排好一切!”

江若离道:“他们来求见你,是有别的事情。不仅仅是治病那么简单!“

杨风微微道:“什么事情?”

江若离道:“最近华江门的大军后撤,路过后方的十几个村镇,结果村镇上的女人都遭殃了。全部被这些战士们给糟蹋了。甚至还折腾死了不少人!影响非常恶劣!这些人来普渡门是为了求助的!”

江若离说着,拿出一叠厚厚的文件,递给杨风:“杨哥,你看看!”

杨风翻开文件,只见上面是很多求助的血书。还附带大量的照片!

照片都是一些被糟蹋的女人的照片,很多女人都满身鲜血,死在血泊之中。触目惊心!

杨风翻开第一张照片开始,整个人就站了起来,神情很严肃。一张一张的往下翻。

有些女人的衣服褴褛,倒挂在墙壁上,保持着一个可怕的姿势。

还有些照片,则是四五个体魄雄壮的战士在折腾同一个女人,女人脸上的表情格外痛苦,嘴角都在流血。但是战士们丝毫没有怜悯之心,反而脸上露出很欢快的笑容。

这笑容是如此的醒目!

如此的灿烂!

当杨风看到最后一张照片的时候,整个人再也无法淡定。只见一个女子身上充满了带血的鞭痕,周围站着六个男子,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根很长的鞭子,一边发出很狂妄的笑容,一边抽打着这个女子!

“嘶!”

杨风深深呼吸,捏着照片的手都握成拳头,骨骼“咯咯”作响:“华江门此刻的大军在哪里?”

江若离道:“他们的大军一边退一边玩,行军速度非常慢,都不知道他们打什么注意。半个月了都还没回到华江门。现在距离我们燕山只有一千里!暂住在佩云镇上。刚刚来求助的人,就很多是佩云镇的人!”

杨风微微道:“走吧,去见见!”

普渡门大门外,数百人跪在地上,拉着横幅,请求普渡门主持公道,诛杀恶贼,为民除害!

他们很规矩,没有为难普渡门的守卫,也没有破坏周围的秩序,甚至都只是跪在普渡门的大门两侧,连普渡门大门的交通都没有影响。

他们坐在这里已经好几天了,自带食物,甚至都没有在地上留下垃圾。

这样的情况倒是让杨风很感动,甚至有点疼惜!

处理这件事的人是铁血营的助手傅乾龙,只见傅乾龙不断的上前说好话:“诸位不要着急,我们已经派人去通知门主了!门主知道后很快就会来和大家见面的!”

一个年过七旬的老者住着拐杖,站立都不太稳定,却一脸乞求:“请求你一定要通知给普度门的门主杨风啊。我知道杨风在华州做了很多好事。设立龙药集团和普度基金会,让无数看不起的病患得到了基金会的帮助,广为好评!我知道杨门主有一颗慈悲之心。请杨门一定要为我们讨回公道啊!”

傅乾龙连忙道:“诸位稍安勿躁,门主日理万机,在处理要务。我们已经派人去知会门主了。门主知道后一定会站出来为大家说话的!”

就这个时候,一个沉厚的脚步声走出大门。傅乾龙见到来人后,连忙抱拳道:“参见门主!”

周围的守卫也都纷纷开口:“见过门主!”

杨风挥挥手,示意大家不必拘礼,随后快速走到那个七旬老者身前,把他搀扶起来:“大家都起来吧,不必在乎礼数。傅乾龙,你怎么做事的,这里很多都是老弱病残,你不知道请大家进去喝茶吃饭么。”

傅乾龙马上低头认错:“门主,我之前也这么说了!但是他们不肯进去,说是不想给门主添麻烦,宁愿在这里等着门主!”

“胡闹!”

杨风虽然嘴上呵斥傅乾龙,但是心中却对这些人充满了敬意。这是一群多么的朴实的人啊。

杨风扶着七旬老者,和善的笑道:“老人家,你有什么事情,慢慢和我说!”

老人家颤抖的扶着拐杖,一双充满皱纹的眼眶深深的陷入其中,其中布满泪水:“杨门主,我是佩云镇的镇长!就在昨天,一群土匪进驻佩云镇,然后掳掠了我们镇子上所有年轻漂亮的女子,集中在祠堂里面,尽情的折腾。经常有一些女子衣衫不整的被扔出来,死状很凄惨。我的孙女也遭了秧……”

说到后面,老人家忍不住,泣不成声。

从怀里面拿出一张照片。

一个女子满身的鞭痕,六个男子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很长的鞭子,抽打着那个女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