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锤整个人都不好了,不断的给华不悔华音柏梓三人传音:“这怎么可能啊?普度门什么时候有了领域级别的高手?“

华不悔都不淡定了:“华音,这是怎么回事?我之前动用了整个华江门的情报系统去打探杨风普度门的实力。从来没有发现普度门有领域级别的高手啊。这个领域高手是哪里冒出来?”

华音也很吃惊,但是比他们两个人要好不少,此刻微微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莫非这个领域高手来自昆仑圣境?”

华不悔都有点胆战心惊:“昆仑圣境的领域高手……思来想去,似乎也只有这个可能了。只是昆仑圣境的领域高手怎么会如此给力的为杨风站台呢?这不科学啊!”

华音道:“杨风的后台只有昆仑圣境。现在来了这么一个领域级别的高手。唯一的解释就是昆仑圣境了!估计昆仑圣境也不好明着支持杨风,所以暗中来人,还故意蒙着脸,不然给我们看出他的相貌!”

柏梓这时候道:“恩,华音大人说的没错。这是唯一的解释了。难怪杨风一开始就有那么足的底气。原来是有昆仑圣境的领域强者为他撑腰!这就不奇怪了!”

金锤明显的不甘心:“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华音道:“现在杨风都有昆仑圣境的领域高手为他站台。我们想要迅速灭绝杨风普渡门的计划,显然也不太现实了,我们必须另外想办法!”

金锤道:“难道我们就要放过杨风吗?不,我不甘心啊!他不过就是一个小门派的垃圾,这种垃圾我们本应随手就灭掉的!但是搞到现在,反而让我们缩手缩脚的!这口气我实在咽不下去啊!”

华不悔道:“华音说的有道理。现在昆仑圣境的强者都在为杨风站台!这是在敲山震虎,震慑我们华江门呢。如果这个时候我们继续发兵灭绝普渡门。只怕昆仑圣境就拿我们是问了!”

金锤还是甘心:“我就不信了,昆仑圣境的强者会为了区区一个杨风而对我们华江门动手!”

华音道:“虽然你不相信,但是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们不能拿整个华江门的生死去试探昆仑圣境的决心!”

柏梓道:“此前杨风就得到昆仑圣境的殊荣,被破格纳入瑶池宫修行!这可是连储君王都没有得到的殊荣啊!瑶池宫主卫瑶极度看中杨风,还特意传授了太乙金身诀这样的秘笈。足见卫瑶对杨风的重视!现在卫瑶又不惜派遣昆仑圣境的领域强者前来给杨风站台。这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很清楚了。我建议门主还是不要冒险的好。一旦激怒了昆仑圣境,凭借他们的手段,要灭绝我们华江门,那简直是弹指间的事情!”

昆仑圣境!

这四个字深深的嵌入金锤的脑海之中。让金锤浑身震撼,不敢再说话了。

华不悔道:“金锤,你不要再说了!这件事情华音和柏梓说的有道理。杨风在昆仑圣境的地位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我们绝对不能拿华江门的前程和生死去赌!”

金锤冷冷道:“好,一切听凭父亲处置!”

华不悔点头,随后转头看着那个斗篷男子缓缓进入场上,每走一步,脚下生莲,领域之力不断的往周围爆发!

当斗篷男子走到杨风旁边的座位上坐下的瞬间,整个大殿都被领域气场所笼罩,其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动弹,生死被捏在领域之力的人手上!

华江门四人,都感到领域的可怕力量。

斗篷男子用沙哑的声音道:“华门主好大的口气啊!抬手就能灭普渡门了!”

显然,斗篷男子可以改变了自己的声音,让别人都无法分辨真假。

华不悔压根无法说话,只是畏惧的盯着斗篷男子。

斗篷男子很洒脱的端起茶桌上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茶:“华江门既然如此藐视我普度门。那么你们今日就带着五十里外的大军攻过来好了。让我会会你们华江门的华老祖!”

这话一出,华江门四人都浑身大震,感到死亡的畏惧。

说完,斗篷男子微微挥手,周围的领域之力顿时消散,场上恢复平静。华江门四个人也恢复了行动能力,纷纷瘫软的在地上,浑身衣服都湿了。

斗篷男子微微道:“华不悔,你可以走了!回去带着你们的华老祖来普渡门。我和杨风就在这里等着你们来!至于和谈,还是算了吧!”

华不悔等人则是目瞪口呆,完全吓傻了!

斗篷男子一边喝茶一边盯着杨风,很淡然的笑着:“杨风,我就说了,和这种人没什么好和谈的。本就应该出其不意的直接灭了华江门就是了!何必心怀慈悲,不想大兴刀兵呢!”

斗篷男子言语之间都透露出斗篷男子和杨风又有绝对灭绝华江门的力量!

这极大的震撼着华江门的四人!

杨风这时候很淡定的喝了口茶,冲华不悔道:“华不悔,老前辈说的话你也听见了。我看就按照老前辈的意思去办吧。我们的和谈到此为止,你现在就带人回去吧。我普度门会大开大门,等着你们的大军到来!”

“滴答!”

冷汗,顺着华不悔的脸颊掉落在地上!

金锤和华音柏梓等人都纷纷流冷汗。

好半晌,华不悔都没办法说话。随后斗篷男子站了起来:“诶,和你们这些蝼蚁说话真是累啊,有损我的比格。我就不和你们玩了,去找个地方浪一浪!”

斗篷男子倒是十分的洒脱,转身离开了大殿。

斗篷男子一走,华江门的人这才松了口气。但是斗篷男子留给他们的震撼,却深深的震撼着他们,让他们感到无穷的压力!

杨风淡然的坐在位置上:“华门主,你为何还不走啊?”

华不悔抹了把冷汗,咳嗽一声,调整好心态,微微开口道:“杨门主,刚刚那位老前辈是?”

杨风一脸淡然:“这人的身份我不能告诉你。如果你有心的话,可以自己猜测。”

杨风越是这么说,让华不悔越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当下对杨风的态度都发生了变化:“没想到普度门居然也有领域级别的高手。既然这样,我们不妨坐下来谈谈!”

杨风很淡然的喝着茶,一副好整以暇的态度:“哦?刚刚华门主不是说要灭了我们吗!”

华不悔淡笑道:“刚才不过说着玩的,其实我们之间不是不可以谈。”

杨风道:“你想怎么谈呢?”

华不悔道:“我们可以退兵。也可以签订互不侵犯条约。但是十年的时间太长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