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年岁月!

就连人群后方的杨风都吃了一惊。

之前月子歌只是说这母水树少说有数万年的岁月。但是张五阳直接说出这母水树的岁月超越了十万年!

十万年!

那是什么概念?

那就是从蛮荒纪末期开始存活下来的存在啊!

太可怕了!

难怪可以暴涨千米高度,难怪可以覆盖十公里的范围!

难怪它的力量已经强悍到此等可怕的地步。

月子歌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深深皱眉:“十万年级别的母水树。这是我从业至今见过的岁月最长的生灵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十万年级别的奇树。”

苗雨和度寒两个人凝望着头顶上那浩瀚无边的树冠,心中也是说不出的惊讶。

月子歌道:“接下来事情不妙了,如果这母水树对我们发起攻击的话,只怕我们都要遭殃了。必须尽快想办法缓解此事。”

这时候,感到惊悚的不单单是月子歌等人。就连血玲珑刺客都眉头紧皱:“黑袍,你是怎么查看消息的?母水树这等可怕,你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你这不是让我很尴尬么?”

黑袍也是感到很不好意思,当下微微道:“对不起血玲珑大人,之前这母水树都没有苏醒,我不知道它的实力啊……”

血玲珑道:“罢了罢了,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那么也不必着急脱身的事情。看看有没有机缘得到这母水树再说吧。”

黑袍都很诧异的看着血玲珑。别人见到如此可怕的母水树,都一心想着如何逃命去了,谁还敢妄想着得到这母水树?

大概也就只有血玲珑这样的顶级高手才敢动这样的念头吧?

所以艺高人胆大。说的便是这样的情况了。

黑袍没有多说话,而是抬头看着头顶上的母水树树冠,静静等待着这十万岁月的生灵发话。

张五阳,玉祭司此刻也都纷纷抬头看着头顶的树冠,等待着母水树发话。

很快,十万岁月的母水树开始发生了变化。

“嗡嗡嗡~”

只见树干上,忽然映射出一滴水的样子,然后这滴水里面孕育出一个生命——树人。

一个人形的树。

母水树灵。

树灵很年迈了,出现了很明显的皱纹和胡须。

仿佛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随时都可能人死灯灭,身上的光芒也是忽明忽暗,一闪一闪的。

过不久,母水树灵开口了,声音苍凉而古老:“你们打扰我睡觉了,实在很讨厌。我平生最讨厌别人打扰我睡觉了。但凡打扰我睡觉的,都要付出代价!”

它的声音软绵绵的,毫无强悍的味道,但是它的声音太古老了,散发出来的苍凉让人感到害怕。仿佛人家就算很苍老,但是凭借岁月的碾压就可以随意的杀死自己似的。

每个人的灵魂都感到一阵瑟瑟发抖。

张五阳这时候道:“方才我们也只是为了一睹真容,并无打扰和冒犯的意思。方才是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剑客打扰了你的清修。如果你有怒气,只争对那一人即可!”

说话的时候,张五阳指着躺在草地上一边吐血的霍西!

霍西浑身大震,百口莫辩,腿脚发抖,然后吃力的伏在地上,跪地求饶。

周围的人纷纷山前指责霍西,就差一人一口唾沫把他给淹死了。

霍西战战兢兢,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打死他都不会这么冒失了。

母水树灵喃喃道:“哼,虚伪。我见过的人比你们吃过饭还多。你们无非就是想得到我嘛。既然现在我就在你们面前,你们怎么不敢开口了?你们都想得到我!驾驭我,压榨我!险恶的人类,我见多了!别给我装纯了!”

张五阳一阵汗颜,一时间居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这时候,玉祭司忽然道:“不错,我来就是为了得到你。让你成为我的工具!”

张五阳都吃了一惊,然后很惊奇的看着玉祭司。这是他见到玉祭司这么长时间以来,听她说过的第一句话。

没想到第一句话就这么霸气!

周围的人都纷纷的看着玉祭司。

母水树灵也好奇的看着玉祭司,目光里微微放出异彩:“不错,你这个小娃娃说话有几分真诚。看在你们这么真诚的份上,我给你们五次机会!”

说完,母水树灵的右手微微扬起,一滴雪白色的水珠忽然出现,然后悬浮在母水树灵身前的空中。母水树灵趁势道:“这是一滴母水,可容纳百川,重如华江。你们当中若有人能够拿起这母水。那么我不但面你们死罪,反而可以为你所用!”

“倘若你们无人举起这滴母水,那么你们在场的所有人都要去死。为你们打扰我的罪过付出代价!”母水树灵的声音很平静,仿佛杀人对它来说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记住,你们只有五次机会!也就是说,你们只能挑选五个人上来。五次未成功,就算失败,迎接你们的只有死亡!”

声音不大,但这分明就是生死令。

嘶!

全场的人都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压抑!

五次机会,举起一滴母水?

看起来好像很简单,不过就是一滴水而已。

这时候,人群中走出来一个两米高的壮汉,只听这壮汉大声嚷嚷道:“不就是一滴水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本来就是力士出生,举起一滴母水,信手拈来的事!”

说着,这个壮汉快速的朝母水树灵走去。母水树灵只是淡淡的看着他,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周围的人对力士的出现很认同:“恩,这个人一看就是横练功夫非常强悍的大力士,只手举起数万斤重的东西都不在话下,更何况区区一滴母水?!”

“恩,问题不大。举起母水就得到母水树,这件事情似乎很简单!让这个大力士占了先,真是有点不爽啊。不过这个力士的修为很强。至少也是命丹四十轮的高手。我等不能匹敌啊,只能干巴巴的看着!”

大家心中其实很不爽,甚至可以说是羡慕嫉妒恨,但是偏偏这大力士展现出来的修为很强悍。大家不敢阻拦。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力士大步流星的冲向母水树灵,嘴里面哈哈大笑道:“哈哈哈,这母水树灵注定了是我的!呜呜呜,有点小小的激动啊!”

大力士就要来到母水边上,正准备动手的时候,忽然听到张五阳的声音响起:“蠢货,给我住手!”

大力士猛然转头看着张五阳:“原来是张五阳啊。我知道你是命榜第五的高手,修为很强,快入虚境了。但是这是公平竞争,树灵说了有五次机会,我是小弟也是晚辈,你不会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吧?这为免太自私了,也不符合你的身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